老者指着外面,结结巴巴地说道:“公子,大雨,外面在下大雨!”

    长孙冲扭头看了一眼外面瓢泼的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怒道:“本公子当然知道外面在下大雨,你个老狗,下大雨就把你吓成这样,你还是个男人吗?”

    老者哭道:“公子,大雨,把长孙家的粮仓淹了,你快去看看吧!”

    砰。

    长孙冲闻言,楞了一下,一把将老者推翻在地上,转身就往外面冲。

    其他大粮商们顿时酒醒了大半。

    一个个飞快地冲出醉仙居,也不管大雨倾盆,纷纷朝自家的粮仓跑去。

    ……

    长孙冲跑到长孙家在城西的粮仓处时,浑身已经湿透。

    他身后几个狗腿子拿着伞,也没能撵上他。

    当看到粮仓的情形时,长孙冲彻底傻眼了。

    长孙家的粮仓,被大雨冲垮了,已经塌了,无数的粮食,已经被大雨全部打湿。

    他转身,一把抓住那老者的衣领,咆哮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粮仓,怎么就塌了?是不是有人搞鬼?”

    老者说道:“公子,你有所不知,这粮仓,本来就年久失修,堆放不了多少粮食,后来,咱们大肆购粮,将粮仓塞得满满的,连人都进不去,大雨下来,西边的墙就垮了,粮食太多,跟着垮塌,整个粮仓就垮了……完了,全完了!”

    长孙冲大喊道:“立即叫人,搬运粮食。”

    老者却说道:“公子,来不及了,这场雨,已经下了足足五个时辰,咱们粮仓中的粮食,大半都被淋湿了,现在粮仓屋顶垮塌,所有粮食都成了泡水粮啊。”

    长孙冲摇摇头:“不不,咱们还有机会,赶紧派人,将粮食搬运到安全的地方,等到天晴,天晴后,晒粮!”

    当即,长孙家的粮商们,调集人手,开始抢救粮食。

    粮食被水淹,不只是长孙家。

    那些之前跟着长孙冲大肆购粮的大粮商们,也遭遇到粮食被淹的局面。

    原本,各家的粮仓容纳有限。

    为了击溃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大家砸锅卖铁,大肆购粮,粮仓中堆放不下,有些人干脆将大批的粮食就堆在外面,只是简单用麻布覆盖。

    若是一般的小雨,顶多损毁一层粮食。

    可这场大雨,着实力气,足足下了五个时辰也没有停,而且一直持续暴雨,连粮仓都顶不住,更何况堆放在外面的粮食。

    ……

    傍晚时分。

    长孙家粮仓的粮食,总算全部搬完了。

    老者来到长孙冲跟前,小声说道:“公子,粮食被大水冲走了足足有一成,剩下的粮食,全都是从水中捞出来的……”

    长孙冲阴沉着脸:“本公子知道了,吩咐下去,让人彻夜看守,这大雨还在下,明日总归是天晴,到时候,立马将所有粮食拿出来晒干。”

    “是!”

    老者刚出去。

    却见一个个粮商们,带着眼泪走了进来。

    “长孙公子救我!”

    “公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家的粮食,全部被水淹了。”

    一个个哭天喊地的跑进来。

    长孙冲心烦意乱地说道:“诸位,天降暴雨,此乃天灾,本公子无能为力……不过,这场大雨过后,应该是天晴,到时候,将粮食晒晒,再以稍低的价格卖出去,反正那些贱民也吃不出来,咱们一样还能赚钱,此次的损失,又算得了什么。”

    “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大家无奈地点点头。

    ……

    驸马府。

    大雨。

    众人都难得歇息下来。

    马周说道:“如此暴雨,足足下了七八个时辰,真是几十年难得一见啊!”

    王老五扭头道:“干爹,此次咱们虽然提前将粮食搬运到安全的地方,但这场雨实在太大,有两成粮食都被水淹了,是不是立即派人手去打理,明日一早,天放晴之后,立即开始晒粮,减少损失?”

    杜荷闻言,摇摇头:“放弃吧,明日一早,让魏叔琬去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拉被水淹的粮食,全部送去养猪场养猪。”

    “养猪?那不是损失太大了吗?这些粮食要是及时晒干,以稍低的价格卖出,还是有人会买的。”王老五大惑不解。

    杜荷看了看外面,摇摇头:“这场雨,明日,不会停。”

    以杜荷的常识来看,这场雨,只怕会持续好几日,哪怕到最后下小雨了,但也不可能天晴。

    这是典型的江南梅雨啊。

    只是长安地处西北,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王老五虽然疑惑,却也不敢怠慢,急忙去安排。

    马周问道:“少爷,你提前几个月便开始布置,是否早就知道会下这么一场雨?这场大雨一下,长孙家这样的大粮商,毫无准备,而且囤积了大量的粮食,肯定损失惨重,过后,大粮商们肯定一蹶不振,而那些新出现的小粮商们,就能彻底站稳脚跟,少爷真是天下第一神人啊!”

    马周佩服不已。

    马周分析的也没错。

    但杜荷苦笑着摇摇头:“这是上天在帮咱们,在帮百姓啊,我预备的计划,还没实施呢,按照我预计,大粮商们也不会这么快死,但这场雨一下,一切都结束了。”

    ……

    第二日。

    小雨。

    第三日。

    小雨。

    第四日,依然如此。

    这场雨,没完没了地下个不停。

    长安。

    醉仙居中,长孙冲等人,心态彻底崩了。

    一个粮商说道:“长孙公子,咱们不能再等了,这都四日过去,我仓库中的粮食,都发霉了,再持续两日,所有粮食都会烂掉啊,这可怎么办?”

    长孙冲一言不发。

    他也无奈了。

    按说,只要天晴,立即着手晒粮,就能尽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可现在倒好,这场雨一直不停地在下,根本没有要天晴的意思。

    “老天要忘我啊……”

    长孙冲忍不住说道。

    噗!

    一个损失惨重的粮商,当场*。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走进来,禀报道:“公子,外面有一拨人要见你,自称是鄠国公。”

    鄠国公?

    杜荷?

    长孙冲大怒:“杜荷那厮,是来看本公子笑话的,将他赶走。”

    一个粮商忍不住说道:“长孙公子,咱们不妨见见鄠国公,看他想干什么,你意下如何?”

    “是啊……”

    粮商们,一个个站起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天要亡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