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田旺问道:“杰人,何事慌张?”

    陈杰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爹,大事不好……咱们刚到手的玻璃,别人抢了。”

    唰。

    陈田旺一下站起身来,怒道:“何人这么大胆?”

    陈杰人说道:“胡氏!”

    “胡氏是欺我陈氏无人吗?真是岂有此理,走,我要去找胡氏理论理论。”陈田旺一把年纪,火气却是不小。

    陈杰人见状,赶紧拦住,说道:“爹,你听我说,胡氏虽然抢走了玻璃,却也留下了钱,说是下次还要。”

    啥?

    陈田旺有些傻眼。

    “你说的是,胡氏强行买走了咱们到手的第一批玻璃,但是把钱留下了?”陈田旺问道。

    陈杰人点点头:“主要是,这第一批玻璃中,有一部分是咱们留作自用的,现在,也都被胡氏强行买走了。”

    胡氏乃是幽州的大族,实力不在陈氏之下,做事一向霸道。

    哪知道,陈田旺听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杰人啊,都这时候了,就不要在意这第一批玻璃是怎么被买走的了。我问你,这第一批玻璃,卖给胡氏,卖了多少钱?”

    陈杰人答道:“一共两万贯。”

    “咱们陈氏赚了多少?”

    “五千贯!”

    大头,都是玻璃厂的。

    但是,陈田旺一点不在乎。

    一次就赚了五千贯。

    意味着只需要一百次就能将五十万贯全部赚回来。

    一年不到,就可以将加盟费全部收回来。

    五年内,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陈氏兴旺,指日可待啊!”

    陈田旺大声说道。

    然后,他转身对陈杰人说道:“杰人,赶紧准备一下,将我陈氏珍藏的宝贝,都拿出来,为父要去一趟长安,看看我的外孙。”

    陈杰人好奇地问道:“爹,你说的是小妹的孩子?”

    “没错!”

    “可是,小妹的孩子,最少要六个月后才出生啊!”

    “哦,倒是为父忘了,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提早准备才是,我一定要亲自去一趟长安,别忘了,陈氏能有今日,都是你小妹的功劳。”陈田旺郑重地说道。

    陈杰人:“……”

    ……

    “我的好侄儿何在?”

    “还不快来拜见老夫!”

    一大早,鄠县驸马府的院子里,就响起一道粗狂的声音。

    一个皮肤黝黑的家伙,提着马鞭,大步流星地闯了进来,下人们竟然不敢阻拦。

    因为这家伙来头很大,正是当今鄂国公、同州刺史尉迟恭。

    吱嘎。

    院子门打开。

    杜荷披着衣服走出来,一脸怒意。

    他刚要发作,猛然看见尉迟恭,也吓了一跳。

    他好奇地问道:“尉迟伯伯,你怎么来了?”

    “哼,你小子有了好处,都没想着我,我这不是来找你算账来了吗?”尉迟恭却是笑着说的,语气不客气,但说话,又哈哈一笑。

    杜荷早就领教过,这是尉迟恭真性情的一面。

    他懵逼地说道:“尉迟伯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明白?哼……你跟老夫打马虎眼是不是,算了,老夫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此次来鄠县找你,只为一件事,那就是同州的玻璃售卖权,我尉迟家要了。好侄儿,你看在我与你爹的交情上,这加盟费,能否少一些?”尉迟恭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杜荷吃惊道:“尉迟伯伯,你要加盟玻璃厂生意?”

    “没错,怎么,不可以啊!”

    尉迟恭看着杜荷,扯着大嗓门。

    杜荷苦笑道:“尉迟伯伯,你不知道吧,现如今,别说其他地方,就是长安城的大户们,对加盟梦幻集团玻璃生意,都嗤之以鼻,不免嘲笑,你这时候加盟,只怕是有些不明智!能告诉我真实原因吗?”

    尉迟恭凑到杜荷身前,小声说道:“不怕告诉你,最近,我已经得到从幽州、涿州传来的消息,陈氏,靠售卖玻璃,短短一个月,竟然赚了十万贯……当初,许多人都以为五十万贯的加盟费高昂,现如今看来,根本不贵……”

    陈氏?

    杜荷一愣。

    最近他比较忙碌,竟是没有盯着幽州的动静。

    没曾想,消息已经传到同州了。

    现在看来,玻璃加盟生意,完全可做。

    他笑了。

    玻璃生意加盟,杜荷想过陈氏能赚钱,却没想到,陈氏短短时间内就赚了这么多。

    当然,杜荷不会眼红。

    因为,陈氏能赚十万贯,就意味着玻璃厂赚的更多。

    而陈氏付出人力物力,其实核算下来,不会有这么多。

    但这已经向天下人证明,加盟梦幻集团,付出加盟费,绝对划算。

    杜荷想到此,便说道:“尉迟伯伯,我与尉迟大哥是拜把子的交情,既是尉迟家想要加盟,想要在幽州的售卖权,那就拿去好了,此事,我可以做主,尉迟家可以在幽州永久独家卖玻璃。”

    哪知道,尉迟恭却是摇头拒绝了:“你这是看不起老夫吗?老夫谁的便宜都可以占,就是不能占你的!少啰嗦,赶紧说个数字吧,还有,别人都是五年,为何尉迟家是永久,必须一视同仁。”

    尉迟恭看似粗暴,其实心底是不想杜荷亏本。

    尉迟宝琳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杜荷的功劳。

    尉迟家,可是永远都记得这份恩情的。

    杜荷无奈,说道:“既是如此,就依尉迟伯伯,尉迟家加盟玻璃生意,加盟费就收十万贯好了,期限是五年。”

    “嘿嘿……”

    尉迟恭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他上前,重重地拍了拍杜荷的肩膀:“好,小子,爽快,我没看错人。”

    “今夜,到我府上,老夫要请你好好喝几杯。”尉迟恭补充说道。

    杜荷摇摇头:“尉迟伯伯的好意,小侄心领了,只是最近事务繁多,恐怕不行。”

    尉迟恭也不生气,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又在谋划怎么赚钱了?不对,这玻璃生意加盟,都足够让你繁忙了,你等着吧,不出半个时辰,你这驸马府的门槛,只怕都要被踏破了。”

    话音未落,就见马周急匆匆跑了进来,说道:“少爷,幽州飞鸽传书,玻璃厂在幽州生产的玻璃,大卖。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可是,已经有好几拨人到门口了,说是要求见你。”

    该来的还是来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大卖,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