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急忙问道:“皇爷爷,可是你潜心研究的天文,出什么成果了?”

    杜荷想破脑袋,也觉得唯有此事,能让李渊如此郑重其事。

    毕竟,在这个愚昧的时代,李渊若是真的搞出什么天文成果,只有交给渡河,才能发扬光大,交给别人,只会蒙尘。

    哪知道,李渊却摇摇头。

    杜荷在此愣住,凑到李渊身前,说道:“请皇爷爷明示!”

    李渊哈哈一笑:“老夫希望你……赶紧生儿子,越多越好!你和朕的两位孙女,已经成婚两年有余,为何一直不见动静?朕希望,一年内,你能有子嗣!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你杜荷天不怕地不怕,难道会害怕生孩子吗?”

    说完,他又凑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朕其实一直知道,你并未将自己当成真正的大唐人,对吗?小子,但是,你现在是大唐的子民,你娶了两位公主,难道,你还不觉得自己是大唐人吗?”

    杜荷愣住。

    如遭雷击。

    完蛋!

    难道,穿越者的身份,被发现了?

    不应该啊!

    难道,李渊也是穿越者?

    不可能!

    李渊要是穿越者,怎么可能会将皇位拱手让出去,若是穿越者,就算是个棒槌,也能借助历史的优势,有一百种办法弄死李二。

    不等杜荷回过神来,却见李渊将李二叫了过来。

    李二恭敬道:“父皇!”

    李渊说道:“将满朝文武,都叫过来吧!”

    李二点点头,让人将文武百官全部叫进来。

    奈何屋子太小,只有重臣们装得下,其他人,只能守在院子里。

    等众人都到齐之后。

    李渊扫视一圈,说道:“尔等当初跟随朕,南征北战,建立大唐,着实不易……而今,朕还有一件事,要向你们言明!”

    “请太上皇明示!”

    众人恭敬地说道。

    李渊缓缓说道:“想当初,朕下了一道旨意,让杜荷取媛姝、丽质两位公主,也提出条件,杜荷此生不得封爵,也不得入朝为官,细细想来,却是荒唐至极,而今,朕也想通了,这道旨意,作废……杜荷可以封爵,也可以入朝为官……”

    什么?

    众人顿时大惊失色。

    这两个条件,乃是当初众人妥协的结果。

    可如今要废除,那岂不是意味着,当初的努力都白费了。

    不能封爵这一条,杜荷因为平定卢氏有无上功劳,已经打破了。

    但是朝臣们却是坚定地不会让杜荷打破第二条。

    只要杜荷不入朝为官,就不能为祸朝廷,这是许多人都乐于见到的。

    只是,如今太上皇竟然说当初的旨意作废……许多人都无法接受。

    有人刚要开口。

    却听李渊沉声说道:“朕知道,你们有人不服……好,朕做主,削去杜荷鄠国公的爵位……此事,朕意已决。”

    “太上皇……”

    王珪急忙开口。

    可惜,他的话还没出口,就见李渊直挺挺地躺在了床上。

    太医们奔跑进来,检查一番,最后对李二说道:“陛下,太上皇他老人家已经走了!”

    贞观十二年五月初三。

    太上皇驾崩了。

    一代人杰,就此告终。

    屋子内,静悄悄的。

    无人敢打扰李渊离去。

    半晌之后,一个御史站出来,行了一礼,说道:“陛下,如此时刻,臣原本不想开口,但有一句话,却是必须要说出来。”

    “讲!”李二阴沉着脸。

    御史说道:“陛下,杜荷迎娶两位公主,古往今来,未有之,当初,太上皇下旨,让杜荷此生不得封爵,也不得入朝为官,天下人皆知……如今,太上皇弥留之际,却是废除旨意,若是传出,只怕会让天下百姓觉得朝廷旨意,朝令夕改,着实不妥,臣请陛下三思。”

    众人瞪大眼睛。

    纷纷看向那御史。

    那御史反倒是一脸得意。

    看,你们不敢说的,我说了。

    你们不敢站出来,我站出来了!

    我牛逼吧!

    他刚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就听李二说道:“叉出去,斩了!”

    立即有禁军闯进来,将御史架起往外走。

    御史大惊失色,大声嚷嚷着。

    可惜,无人为他求情。

    众人都心知肚明,李渊临别之际留下的话,算是彻底解开了杜荷身上的束缚。

    满朝文武,都羡慕地看着杜荷。

    真是个好运气的小子!

    果然,李二黒着脸说道:“太上皇的话,就是敕旨,谁敢不从,或敢非议,斩!”

    如此一来,再也无人敢讨论这件事。

    接下来,事情也就简单了。

    三省立即将太上皇驾崩的消息,宣告天下。

    礼部立即着手准备国丧之事。

    ……

    百官们相继离开忙碌。

    杜荷、李恪等人,却是留在了西内苑。

    湖边。

    李恪悠悠地问道:“老师,你说,皇爷爷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杜荷一愣,问道:“殿下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李恪说道:“皇爷爷在病重的时候,口中念叨着要见的,是老师你,咱们一同赶到西内苑,皇爷爷最先也是对你说话,最后的话,也是关照老师你的……他自始至终,都没想跟我说一句话。”

    李恪有些郁闷。

    他可是被李渊带大的啊!

    杜荷哭笑不得:“殿下,你以为,是皇爷爷忘了你。”

    “难道不是吗?”

    “你错了……”杜荷说道,“皇爷爷临走的一刻,眼神一直停留在你身上,可你知道他为何始终没有开口跟你说话吗?他是为了保护你啊。”

    “啊?”

    李恪一脸疑惑。

    杜荷分析道:“父皇子嗣众多,皇爷爷独宠你一人,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若是他临别时,只对你一人说话,会发生什么事,你想想就知道了。”

    李恪震惊道:“皇爷爷是担心,若是他太过关注我,会引起其他皇子的不快,怕有人为难我?”

    “没错!”

    杜荷点点头。

    李恪诺诺自语道:“我真蠢啊……我竟然不明白皇爷爷的意思,竟敢责怪皇爷爷,我是一个大蠢货。”

    说着,他转身往别院跑。

    杜荷问道:“殿下,你去做什么?”

    李恪头也不回:“我要去给皇爷爷赔罪……”

    说着,转身就跑没影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好运气的小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