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乃是太上皇,驾崩后,按照天子驾崩的待遇安葬。

    这些事,自然有李二和朝臣们去操持,根本轮不上杜荷插手。

    一切事情都办妥当之后。

    杜荷准备先回一趟鄠县。

    哪知道,却被李二一句话,就给限制在了宫内。

    “荷儿,太上皇生前最喜爱的人就是你,你就留下来,给太上皇守灵吧。”李二不是商量,而是直接命令。

    杜荷眼巴巴地看着李二:“父皇,我已入宫十日,身上还是这一套衣服,就算不去鄠县,让我回一趟莱国公府也好啊!”

    “不行!”

    李二一口回绝。

    杜荷郁闷了。

    李媛姝和李丽质急忙过来劝慰他。

    杜荷只能无奈答应。

    国丧,足足举行了七七四十九天,杜荷也一直留在西内苑呢。

    一开始,他还有点感觉。

    到后来,整个人都麻木了。

    近两个月不洗澡,不换洗衣物,身上的衣服都入味了。

    当李渊在皇陵下葬之后,杜荷才得到可以离开皇宫的命令。

    杜荷蓬头垢面,走出皇城,一抬头,便看见上千人对自己指指点点。

    杜荷声音嘶哑道:“我曹……这特么是要干嘛?”

    难道是因为我身上的臭味,想打死我?

    杜荷拔腿就要跑。

    可是,他突然听到了百姓们的议论声。

    “这就是鄠国公啊!”

    “什么鄠国公,他现在是平民身份!你们还不知道吧?太上皇驾崩前,削了鄠国公的爵位,但是,宣布废除之前的旨意,从此后,杜驸马也可以入朝为官了!杜驸马为了感念太上皇的恩德,不吃不喝,在宫中守灵四十九日。”

    “如此至孝之人,难得一见啊!”

    “之前,有人还说杜驸马是在做样子,可现在看来,杜驸马守灵都守傻了,又怎么可能是装的!”

    “没错没错……”

    啥?

    杜荷停下脚步。

    挠挠头。

    我反倒成了万民称赞的对象?

    他乐了,然后快步跑回到了莱国公府。

    吩咐府上下人准备一缸热水,洗了个热水澡,将全身上下狠狠地搓洗了三十遍,杜荷才满意地换上衣服。

    等他走出院子,正好撞见杜如晦。

    杜如晦问道:“荷儿,陛下让你守灵,你可有怨言?”

    杜荷说道:“怎么会没有……凭啥其他守灵的皇子皇孙都可以回家,唯独我不可以,还不让洗澡,不让换衣服,这不是要把我整死吗?”

    杜如晦叹息一声,说道:“你啊……竟然不知道陛下的良苦用心。”

    “什么良苦用心?”

    杜荷一脸懵逼。

    他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良苦用心。

    杜如晦解释道:“你知不知道,太上皇临别前的话,会引起多少轩然*,太上皇临走之际,那不知死活的御史被当场杀了……但是,朝臣们不会因此罢休,他们之所以一直沉默,是因为太上皇的丧事,现在,丧事已经办完了,不少人肯定会蠢蠢欲动……”

    “他们要阻止我入朝为官?”

    “不错,你自己的斤两,难道你不清楚吗?满朝文武都清楚,一旦让你入朝为官,不出几年,你恐怕就会到一个让万人敬仰的高度,若是别人,他们只会羡慕,唯独你,他们会嫉妒……因为你行事异于常人,你与所有人都不一样,所以,大家都防着你……”

    顿了顿,杜如晦继续说道:“但现在,你大可不必担心,你不吃不喝为太上皇守灵之事,已经宣扬了出去……你感念太上皇恩德之事,天下尽知,这时候,若是还有人敢出来阻止你入朝为官,那一定是与天下人为敌……”

    杜荷点点头:“爹,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

    杜如晦转身走了。

    ……

    李渊的丧事完毕。

    朝堂也恢复了正常。

    诚如杜如晦所说,已经无人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让杜荷入朝为官,尽管他们有一万个不甘心。

    这日的早朝上。

    处理完政事之后。

    李二便开口说道:“诸位爱卿,太上皇之前的遗旨,削去杜荷鄠国公的爵位,但此前的旨意飞出,杜荷可以入朝为官,你们可有异议?”

    众人都摇头。

    “臣等无异议!”

    太上皇已经归天了。

    再加上杜荷为太上皇守灵之事,已经天下皆知。

    这时候跳出来反对,那不是找死吗?

    李二点点头:“既是如此,朕倒是有一个想法,杜荷此前是鄠国公,突然被削去……确实有些不近人情,不如今日正好商议一下,让杜荷担任什么官职?也好弥补他一番,同时,也算是了却太上皇的一桩心愿。”

    众人闻言,眼睛滴溜溜地开始转起来。

    赐杜荷为官?

    这件事许多人不答应。

    但李二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肯定是不会改变。

    许多人对视一眼。

    那就只能从杜荷的官位上做文章了。

    让杜荷入朝,那肯定不行。

    不符合大家的利益。

    半晌,吏部尚书高高士廉站出来,躬身说道:“陛下,臣倒是有个建议!太上皇的遗旨,让杜荷入朝为官,定然是想着要磨砺杜荷的心性,让杜荷为民做事……以杜荷的功劳,朝中三品官职位,定然可以赐给他……然这不是太上皇老人家的本意,根本不能磨砺杜荷的心性……老臣建议,赐杜荷从九品下官职,领万年县县尉,以杜荷之才,今后定然能高居庙堂,此举却是让杜荷能体恤下层小吏的辛劳,真正了解民间疾苦……”

    从九品,乃是大唐官阶中最低等。

    而县尉,按照民间说法,连官都算不上。

    因为,最小的官就是县令。

    县尉,不过是县令的助手而已。

    再说,万年县乃是上等县,万年县尉,应该是从九品上,可高士廉找了一堆理由,竟然给杜荷整了一个从九品下。

    许多人眼睛都直了。

    这特么简直太妙了。

    这是羞辱杜荷啊!

    长孙无忌第一个说道:“陛下,臣以为,高大人的建议,十分妥当。”

    王珪也说道:“高大人,言之有理!”

    陈叔达说道:“高大人用意颇深,实在是让我等佩服!”

    “臣附议!”

    “臣等附议!”

    “……”

    不少人都跳出来,纷纷赞同。

    杜如晦眉头皱了皱,刚想开口,却被人打断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最小芝麻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