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瞬间明白了什么,问道:“本官今日走马上任,烦劳两位带我去见高县令。”

    万年县令,正是高远志。

    也是高士廉的远房侄子。

    那两个衙役笑着说道:“杜县尉,我们忙着看守大门,没空,你自己进去吧!”

    说着,就别过头去,不想理会杜荷。

    杜荷也不生气,笑问道:“你二人,叫什么名字?”

    一个衙役说道:“我叫张三,他叫李四,怎么着,杜县尉想报复我们吗?”

    说着,还不屑地笑了笑。

    杜荷一愣,拿出两个沉甸甸的钱袋子,塞给张三、李四。

    说道:“二位兄弟,小小意思,烦劳两位带我去见高县令。”

    张三、李四见到钱,眼睛都直了。

    张三一把从杜荷手中将钱袋子抢过去,连连点头:“好说好说……杜县尉,你跟我们来。”

    说着,便皮笑肉不笑地招呼杜荷进了县衙。

    一路进了县衙。

    杜荷大失所望。

    只见县衙破败不堪,审案的大堂,墙壁已经坍塌了一半,屋顶破了几个大洞,挡不住风,也遮不住雨,院子内,杂草丛生。

    别说这是万年县衙,就说是破庙,都不会有人怀疑。

    他皱了皱眉头。

    来到中院,环境顿时变好。

    各个厢房,整整齐齐的。

    房子也刚修缮过。

    县令高远志,却是住在后院。

    后院与前、中院大不相同,一进门,就能感到十分奢华,比如,大门都是上等的木料做成的,门环是镶了黄金的,台阶都是罕见的白玉青石打造。

    院子一脚,一棵槐树下。

    一个肥胖如球的中年人,正躺在一张由大唐家具厂出品的躺椅上,微微闭着眼睛。

    杜荷进门的时候,分明看清,这家伙是睁大眼睛的。

    可看到杜荷进来,这厮竟然把眼睛一下闭上了。

    张三和李四上前。

    张三小声道:“大人,新来的县尉到了。”

    中年人没有任何表示。

    张三重复道:“大人,杜县尉到了。”

    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张三有些尴尬地来到杜荷身边,刚要说话,却见杜荷摆了摆手。

    那中年人,正是万年县令,高远志。

    这是准备给杜荷一个下马威呢。

    对此,杜荷心知肚明。

    他朝一旁的吕布,突然眨了眨眼睛。

    吕布点点头,突然,脚下一动,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子,飞了出去,带着巨大的力道,正好击中高远志躺着的木制躺椅。

    砰。

    哗啦。

    顿时,那躺椅就散架了。

    高远志一下砸在地上,也顾不得装睡了,叫苦不迭,挣扎半天,竟然没能爬起来。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把本官扶起来……”看见张三和李四愣着,高远志破口大骂。

    张三和李四赶紧上前,将高远志扶起来。

    高远志怒道:“是谁,谁干的?你们俩看没看见是谁坑害本官?”

    张三一脸疑惑:“大人……没人啊,我们都看得清楚,没人害你……那躺椅,是自己散架了的。”

    高远志有些懵逼。

    这躺椅,造价不菲,他尝试过自己和小妾躺在上面随便折腾,都没坏,怎么睡个觉就散架了?

    他的目光落到杜荷身上,冷声道:“你们想死啊,这是本官居住的后院,还有女眷在此,你们怎么能让生人进来?”

    张三收了杜荷的好处,自然不好再说杜荷的坏话,于是介绍道:“大人,这不是生人,是杜驸马,也是新来的县尉!”

    高远志颠簸着脚,来到杜荷身前,面色冷峻地问道:“原来是杜驸马?你说你是新来的县尉,可有文书?”

    杜荷拿出文书,递到高远志身前。

    高远志看了看,的确是吏部的文书。

    按说一个县尉,不至于让礼部发文书,可谁让杜荷特殊呢。

    堂堂鄠国公爵位被削,换来的却只是一个从九品下的县尉。

    高远志本以为杜荷不会随身携带文书,准备为难杜荷一番,哪曾想杜荷竟然真的将文书拿出来。

    他下意识地就要去拿那文书。

    杜荷却猛然将手收回来,说道:“高大人,文书你也看过了,确认无误,我就收起来了。”

    高远志皱了皱眉头,冷声道:“如果本官非要呢?”

    “好!”

    杜荷也不为难,直接将文书交到高远志手上。

    高远志拿到文书,突然揉成一团,塞进嘴里,竟然就吞了下去。

    “哈哈哈……杜驸马,你来我万年县衙做什么?”高远志一脸得意地看着杜荷,“张三,李四,你们两个*,怎么能随便让人进本官的后院,这里可是万年县衙,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还不将人给本官轰出去。”

    这一幕,吓傻了张三,李四。

    杜荷也看呆了。

    这人,脑子有病吧?

    杜荷说道:“高县令,本少爷乃是吏部新任万年县县尉,也算是县衙的人,你这么将我轰出去,似乎不妥吧?”

    啪。

    高远志一拳砸在槐树树干上,吹鼻子瞪眼地吼道:“杜驸马,你说你是吏部新任的县尉,可有文书?”

    说着,竟然还朝杜荷伸了伸手,一脸得意。

    我曹!

    杜荷心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之人。

    太特么不要脸了。

    你是把本少爷当傻子吗?

    不过,杜荷转念一想,就明白高远志有如此*操作,其实不难理解,甚至整个县衙跟破庙一样,也可理解。

    愿意就在于,高士廉的这个远房侄子,其实是个二百五,来长安之后,受到高士廉关照,做了万年县令,一做就是十多年,未曾升官,也未曾有过错。

    当然,这家伙自打当了万年县令,除了领俸禄,便啥也没干,当然不会有错。

    杜荷当初说过,万年县,长安县这种地方,就是让一头猪当县令,三五年也能上升了。

    现在看来,高远志猪都不如。

    这家伙,不但人坏,而且*。

    “哈哈哈……”

    杜荷想到此,突然大笑起来。

    高远志见状,也跟着大笑起来。

    然后,杜荷说道:“高县令,依你看,我该怎么办?”

    高远志说道:“杜驸马,不是本官为难你,你要说你是新来的万年县尉,空口无凭,你要证明自己是万年县县尉,那你就拿出文书来,若是没有,你就去吏部,重新开一份文书。”

    说完,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我叔父,早就离开长安了,你去吏部,也拿不到新的文书,最少要十日后才行,哼!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傻子县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