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离开许久,高远志也没反应过来。

    半天,他一拍大腿,哭丧道:“娘的,下马威没弄成……没想到,竟然落了两个把柄在杜荷手中,这可怎么办啊……”

    他内心很慌乱。

    本想借着杜荷上任之际,为难一下杜荷,取悦叔父高士廉。

    哪知道,竟弄巧成拙,反而落了把柄在杜荷手中。

    一时间,高远志心乱如麻,抓耳挠腮,却也没想到什么应对办法。

    当然,以高远志的脑子,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半晌,县丞小跑进来,对高远志说道:“大人,都照你的吩咐办好了,咱们县衙上下,从今日起,都不要听新来的县尉差遣,那些衙役,也不会听他的,杜县尉在县衙,就是一个光杆大王,什么都干不了……”

    一县的县尉,负责亲理庶务,分判众曹,割断追催,收率课调,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职位,管理的事情杂多,靠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是以,高远志之前就吩咐县丞去做了一番安排,整个县衙上下,不会有人听杜荷的话,但是,该杜荷负责的事情,却是一个不少。

    只是,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

    啪。

    高远志闻言,直接甩了县丞一大耳光。

    “你是猪啊,你想害死本官吗?”高远志大怒道。

    县丞懵了:“大人,不是你让我这样做的吗?”

    啪。

    好家伙,又挨了一巴掌。

    县丞不敢说话了。

    高远志咆哮道:“你知不知道,杜荷那家伙,掌握着本官的把柄,若是他一不高兴,跑去跟御史台的魏徵一说,虽说本官有叔父护着,可以后别想再担任县令了,还有你们,你们这些年跟着本官贪污受贿多少,心中没点数吗?你们都得死!”

    县丞傻眼了:“大人,那咱们该怎么办?”

    高远志咬咬牙,说道:“去,派人盯着杜县尉,从今日起,不管他有什么动向,都给本官牢牢盯着……”

    县丞眼珠一转,问道:“大人,不知杜县尉手中,有你的什么把柄?”

    高远志将派人为难杜荷,还有县衙年久失修被杜荷抓住之事,简单一说。

    县丞笑着说道:“大人,把柄被人拿在手中,始终不是一件好事啊……保不齐杜县尉什么时候就把这件事送到御史们手中了,当务之急,是赶紧了结才行。”

    高远志顿时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问道:“依你之见,该如何是好?”

    县丞仔细分析道:“大人,你让张三、李四为难杜县尉之事,其实也好解决,把张三、李四叫来,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赶紧举家搬走,不要留在长安,到时候,就算杜县尉一口咬定是你吩咐二人为难他,人证物证都没有,就算是当今陛下,也无可奈何啊……”

    高远志眼睛一亮。

    好主意!

    平日里,高远志就十分依赖这个狗头军师。

    现在,果然很靠谱。

    他又忙问道:“那咱们县衙呢?总不能将县衙全部搬走吧?”

    县丞说道:“大人,这件事,也好办……属下这就去招募匠人,速速将这县衙,简单修缮一番,这个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啪。

    高远志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你速速去办,马上将张三、李四给我找来。”

    说完,他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未落,却见一个汉子闷头走了进来。

    正是吕布。

    吕布手拿着一张纸,啪的一下拍在高远志的桌前:“我家少爷说了,你这人,面向狡诈,不是什么老实之辈,让你在这上面签字画押……”

    高远志拿起那张纸一看,顿时目眦尽裂。

    只见上面不但详细记录着杜荷抓住他的两个把柄,还有十好几天。

    比如第三条,高远志在半个月前,强行抢走了扬州来的一个商人的妻子,纳为自己的小妾。

    第四条,高远志让东市经商的商贾们,每个月给他上交孝敬钱,然后免除这些商贾的赋税。

    第五条……

    一条条,不一而足,全都是可以下狱甚至杀头的那种。

    高远志顿时就傻眼了。

    他结结巴巴地问道:“壮士……敢问……这,这些是从哪里来的?”

    这纸上列的罪状,有许多,都只有高远志自己清楚,连他身边的心腹县丞都不曾知晓。

    吕布冷冷地说道:“签字画押吧!”

    高远志吓得六神无主。

    县丞扯了扯高远志的袖子,小声说道:“大人,咱们不能签啊,一旦签了,可就彻底被杜县尉掌握了,打死也不能签!”

    高远志想了想,点点头:“对,不能签……你不过是杜县尉的一个护卫而已,谁让你跑进来的,赶紧给本官滚出去。”

    吕布没说话,一抬手,猛地一拳砸向旁边高大的槐树。

    砰。

    咔嚓。

    粗壮的槐树,拦腰截断,轰然砸在后院之中。

    高远志吓傻了,赶紧拿起笔,便写下名字,按下了手印,然后又按照吕布的要求,盖上了官印。

    吕布拿起纸张,这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院。

    后院里,好半天,高远志和县丞才回过神来。

    县丞结结巴巴地说道:“大人,现在,咱们该怎么办?方才那张纸,要是杜县尉一交出去,咱们就死定了!”

    高远志面色煞白地说道:“现在,还还还能怎么办……人为刀刀刀……”

    他半天也没说出个完整的话来。

    县丞补充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对对对,”高远志忙不迭地说道,“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咱们就不能再得罪杜荷了……只能慢慢拉拢他,将那张纸要回来啊……不过,杜荷欺人太甚,这口气,我咽不下……”

    高远志越想越气愤。

    他本以为,没有给杜荷一个下马威,已经很惨了。

    哪知道,还被杜荷抓住了实际的把柄。

    这就很难受了。

    县丞好奇地问道:“大人,你想怎么做?”

    高远志说道:“咱们不能明着为难杜荷,但是,他不是县尉吗?正好,将咱们之前棘手的事情,全部交给他来做……他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一旦事情做不成,到时候,还不是来求我,到时候,我就可以成绩将那张纸要回来!”

    县丞听了,拍马屁道:“大人,真是高明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很难受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