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杜荷刚到万年县衙,一抬头,便看见大门上已经挂上了万年县衙的牌匾,大门也有了。

    进了大门,只见院子里的杂草已经去除。

    那年久失修的县衙大堂,也已经重新修缮加固。

    虽说看上去依然寒酸,但总算有点县衙的样子了。

    一个小厮过来,带领杜荷到县尉的公房,就在大唐的左侧。

    杜荷来到公房,*还没坐热。

    就看见张三、李四二人屁颠屁颠地跑进来,为杜荷打扫屋子,端茶倒水,跟两个孝顺孙子似的,全然没有昨日在门口对杜荷时的态度。

    等一切杂货都做完了,二人便来到杜荷身旁。

    张三谄媚地笑着:“杜县尉,从今日起,我们哥俩来侍奉你,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们说。”

    杜荷一言不发,面色冷峻。

    张三、李四一看,顿时就慌了。

    二人喋喋不休地说着道歉的话。

    可杜荷依然不为所动。

    最后,二人对视一眼,咬咬牙。

    噗通。

    两人几乎同时跪在了杜荷身前。

    张三大哭道:“杜县尉,驸马爷,你就饶了小人吧!小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个体弱多病的娘子要养活,为了来县衙当差,我还送了不少钱呢……要是我有个三长两短,不能当差了,那我一家老小就只能活活饿死啊,杜县尉,我知道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听县令大人的吩咐为难你啊!”

    李四也说道:“杜县尉,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以后我做牛做马,一定好好报答你。”

    杜荷抬了抬眼皮,问道:“是高远志让你们来的吧?”

    “啊……”

    张三一愣。

    他忙不迭地点点头:“……是!”

    杜荷见状,问道:“你二人,想让我本少爷轻易饶过,岂有这么便宜之事,不过,我倒是有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你们若是做好了,本少爷非但不会计较之前的事,反而会送你们一桩富贵,就看你们能不能抓住机会了。”

    二人闻言,眼睛一亮。

    张三忙不迭地爬过来,问道:“请杜县尉明示!”

    杜荷站起身来,招招手。

    吕布提着一个半人高的袋子,走了过来。

    砰。

    袋子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吕布将袋子打开。

    只见里面,竟然是满袋子的开元通宝。

    少说也有好几百贯。

    这点钱,对杜荷来说,不值一提。

    但对张三、李四这样苦逼的衙役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两人眼睛都看直了。

    半晌,张三吞了吞口水,问道:“杜县尉,敢问这是?”

    杜荷开门见山说道:“从现在起,这些钱,就是你们二人的……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给本少爷送钱,把这些钱,全部送给县衙上下的人,让他们从今后听从本少爷的差遣!”

    张三起初还有些高兴,可听到杜荷的要求,忍不住说道:“杜县尉,你有所不知,高县令已经下令,整个县衙的所有人,只听他和县丞的,就算你送钱了,也不会有人来听候你差遣啊!”

    高远志作为县令,也是县衙内的一把手,可以让出了县丞、县尉之外的人随时滚蛋,自然没有人敢跟他对着干。

    杜荷笑了:“你们按照本少爷的要求办事即可,至于会不会拉拢人,不需要你们操心。”

    张三和李四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两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扛着那满当当的一袋开元通宝扛走了。

    等两人离开,杜荷才对吕布说道:“告诉张俭,找人盯着这两个家伙,若是他们好好办事也就罢了,若是敢私吞本少爷的钱,就弄去蓝田煤矿挖煤吧。”

    “是!”

    吕布转身离去。

    吕布刚离开,却见高远志笑眯眯地走进了公房。

    “杜县尉,一切可好啊!我方才看见张三、李四这两个天杀的扛着一个袋子出去,可是杜县尉让他们这么做的?”高远志故作热情地与杜荷打招呼。

    杜荷点点头,“原来是高县令!我给了他们几百贯钱,让他们送去给县衙各位同僚,也算是我来万年县衙给大家的一点见面礼,不成意思!”

    高远志嘴角一阵抽抽。

    第一次听闻将拉拢人心说的这么委婉的。

    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

    他经营万年县衙多年,整个县衙,从上到下,全都对他忠心耿耿,岂会因为钱财而背叛他。

    他笑呵呵地说道:“这是好事,好事啊……杜县尉果然与众不同……杜县尉,如今你已经正式担任万年县县尉,自然也要开始做事了,鉴于你初来乍到,还不是很熟悉,本官就交给你两件小事,你先处理怎样?”

    “哦?高县令不妨明说。”

    高远志说道:“第一件,乃是近来,我万年县衙管辖内,有不少商贾不上交赋税,多次催缴,依然无果,你作为县尉,追缴赋税,此乃你的分内职责。第二件,这几个月来,有不少为非作歹之人,在长安城中欺男霸女,鱼肉百姓,搞得人心惶惶,影响恶劣,此事,也需要妥善处置才好。”

    杜荷眉头一皱。

    第一件,乃是赋税问题,追缴赋税,历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放在长安城,那就更复杂了,这里王公贵族,勋贵大户遍布,以一个小小的从九品官的身份,要想追缴赋税,难上加难。

    第二件,算是治安问题,按说县尉这个官职跟后世的公安局差不多,理所应当要管治安,但作为一个改邪归正的二世祖,杜荷十分清楚,长安城的勋贵们所作所为,这些人身份尊贵,要想管理,又何其容易。

    高远志这厮,是给本少爷出难题呢。

    杜荷来之前,万年县衙基本就是个摆设。

    高远志口中的两件事,连京兆府衙都管不了,而今,却被高远志塞给了杜荷。

    高远志见杜荷不说话,呵呵笑道:“杜县尉,你若是办不到,本官也不勉强,我就如实向上禀告算了。”

    杜荷抬手道:“高县令,何必着急,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高远志心头狂喜。

    这两件事,都是烫手的山芋,谁碰谁死。

    杜荷竟然接下了,这不是自掘坟墓吗?他简直要高兴得跳起来。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难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