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公府。

    偏厅中。

    高远志一脸得意地说道:“叔父,你是不知道,杜荷这厮,只怕是因为被剥夺了鄠国公爵位,一夜之间成了平民,患失心疯了,竟然真的答应了那两件事!还立下了军令状,叔父,只要一个月内,他办不好,我就将军令状公告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杜荷并没有大家吹嘘的那样厉害,你看如何?”

    高士廉皱了皱眉头:“远志,杜荷此人,不按常理办事,你若是如此为难他,当心他报复你啊!”

    高远志不屑地说道:“叔父,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说杜荷不简单吧,可是,他如今只是个平民驸马,还是我的下属,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军令状是他自己要立的,我可没有逼他,再说,他想报复我,还不是要看看叔父你的面子……”

    高士廉闻言,叹息道:“记住,事情不要做的过火,否则,老夫也保不住你。”

    “叔父,我知道了。”

    高远志压根没将高士廉的嘱咐放在心上,转眼就忘了。

    ……

    大白天过去了。

    马三儿等人跟着杜荷巡街,已经快巡完大半个东长安城了。

    一个个腰酸背痛,疲惫不堪,都快走不动了。

    而杜荷依然神采奕奕。

    这倒不是因为杜荷身体素质好,而是因为杜荷一直坐在马车内,马车前进的速度慢,他也有时间品茶、吃点心,除了有点无聊之外,其他都挺满意的。

    就在这时杜荷,马车突然停滞不前了。

    杜荷掀开帘子。

    却见张三跑过来,说道:“大人,前方有人*,把路给堵住了。”

    “去看看怎么回事!”杜荷吩咐道。

    张三等人急忙跑过去。

    不多时间,又返回来:“大人,前方是蓝公子带着家奴在问一个外地来的商人要赔偿……好像是蓝公子路过时,那外地商人骂了他,他便讨要一个说法,要那外地商人赔偿一百贯钱,否则就要去报官,外地商人不答应,就被蓝公子的家奴打了一顿……”

    杜荷皱起了眉头,问道:“外地商人骂了蓝公子,可有证人?”

    一旁,马三儿突然说道:“大人,你有所不知,这蓝公子,乃是东长安城有名的泼皮无赖,经常干这种事,有许多刚到长安城的外地人,都被他欺负过,外地人忍气吞声,最后都给钱了事……”

    原来是专业碰瓷的。

    杜荷突然笑了。

    马三儿问道:“大人,我看那外地商人很可怜,是不是上去阻止一下?”

    杜荷摆摆手:“不,现在不必阻止,咱们过去看看。”

    杜荷下了马车,带着人来到人群外。

    杜荷等人都身着便装,也未曾引起别人的主意,反倒是被人们当成了看热闹的。

    人群中间,一个身着蓝色华服,身上佩戴着的玉器,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手中拿着一把折扇,一脸的纨绔模样。正是张三等人口中的蓝公子,他身边跟着七八个家奴。

    再看对面,却是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商人。

    那商人瘫坐在地上,口中不断求饶。

    蓝公子怒道:“你敢骂本公子,你也不看看,本公子是什么人?识相的,赶紧拿出一百贯,本公子就不追究,否则,这件事没完!”

    商人可怜巴巴地说道:“公子,你就可怜可怜小人吧,我到长安,是来做小买卖的,哪知道,钱没赚了,还赔了不少钱,现在是一文钱都没了,正准备去投奔亲戚呢,公子,我是真的没钱啊……”

    蓝公子冷声道:“还敢诓骗本公子,找死,来啊,继续打!”

    他身边的家奴们一哄而上,正准备动手。

    “住手!”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人群散开一条路。

    杜荷带着张三等人缓缓走上前来。

    蓝公子眉毛一挑,问道:“你是谁,敢阻止本公子教训这个家伙?”

    张三上前,说道:“马公子,这位是我们县衙新上任的县尉,杜县尉,是当朝右相之子,驸马是也。”

    蓝公子打量着杜荷,却也不敢太过放肆:“原来是杜县尉,你来得正好,这个外地商人,竟敢当街骂我,你把他抓起来,扔进县衙大牢,让他给我个说法。”

    杜荷问道:“蓝公子,你说此人骂你,可有证据?”

    蓝公子一愣:“证据,我就是证据,我听见他骂我了。”

    杜荷冷笑道:“蓝公子,好,这件事,本少爷管定了,不过,你当街打人,还有,你勒索钱财,这件事又如何处置?”

    “这……这家伙骂我,难道我不应该打他吗?他骂我,难道我不应该让他赔偿吗?”蓝公子盯着杜荷,不悦地说道。

    杜荷淡淡地说道:“他是不是骂你,该不该赔偿,能不能挨打,那是县衙做的事,你有什么权力处置他……来人,将纠纷的双方,全部带到县衙,本官要调查清楚事实!”

    蓝公子怒了:“杜县尉,你想将我带去县衙?你问过为了吗?”

    “本官做事,何须问你,来人,带走!”

    马三儿等人上前,便强行将那外地商人和蓝公子一起拿住。

    蓝公子的家奴们正要动手,却听杜荷说道:“谁敢阻碍本官公干,一起拿下,扔进县衙大牢。”

    家奴们顿时踌躇不前。

    蓝公子咆哮道:“杜县尉,你反了天了,你竟敢抓我,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我与你们县令,乃是好友,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唰。

    杜荷拿出一份文书:“蓝公子,你看清楚了,这就是高县令的官文,上面写清楚了要捉拿你,你有什么话,去县衙说吧。”

    蓝公子仔细看那官文,都惊呆了。

    上面竟然白纸黑字写着要捉拿他。

    还盖了官印。

    肯定是高远志干的。

    蓝公子大怒:“高远志,你个王八蛋,你前几日才收了本公子几百贯的钱,今日却让人将我当众带走,我跟你没完,我跟你没完……”

    哦!

    围观的百姓们,顿时明白,为何蓝公子这家伙在东长安城为非作歹,原来是送钱给万年县令高远志啊!

    蓝公子被马三儿等人带走了,可百姓们却是议论纷纷,不多时间,便将蓝公子和高远志见不得人的交往透露了出去,至于高远志为何收了蓝公子的钱,回头又让人将蓝公子抓走,大家都懒得去求证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全部带走,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