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

    杜荷嘴角微微升起:“我何错之有,为何要认错?”

    县丞说道:“你没有县令大人的命令,擅自抓人,此是其一。其二,你拿着官文到处示众,可县令大人并未知晓,那官印,莫非是你私刻的?这可是犯了大罪啊!”

    高远志背负着双手,冷哼一声,等着杜荷来认罪。

    杜荷却笑道:“其一,我乃是万年县县尉,身负捉拿盗贼,维护百姓安危职责,按照我大唐律令,并不需要县令同意,所以,擅自抓人这一说法,根本不成立。”

    高远志和县丞都一愣。

    二人没想到,杜荷对县尉的职责,十分清楚。

    县丞咬咬牙说道:“就算如此,那你私刻官印这件事呢?”

    杜荷坦然说道:“这可是高县令同意的啊!”

    话音未落,就听高远志激动道:“胡说,本官什么时候同意你私刻官印了?”

    杜荷笑了笑,拿出一张纸,在高远志面前晃了晃。

    正是之前高远志给杜荷的承诺,高远志不但在上面签字画押,还盖了官印。

    承诺的内容也简单,那就是杜荷在一个月之内办好高远志交代的两桩事情,一桩是东长安城的治安问题,一桩是赋税追缴问题,而高远志全力配合杜荷,杜荷需要的官文,高远志都要加盖官印。

    当时,高远志之所以答应得这么干脆,乃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算盘,就是赶紧把官印藏起来,宣称官印丢失,死活不给杜荷盖官印。

    他瞪大眼睛说道:“杜县尉,你这是什么意思?听闻你今日示众的官文,就有几十份,本官何时给你盖官印了?”

    杜荷指了指那承诺,说道:“高县令,你这承诺上写得清清楚楚,只要是我需要官文,你都同意盖官印……那么,如果这些官印不是你盖的,你岂不是违反了承诺,你若是违反承诺,那咱们之间的约定也就不复存在,我立下的军令状,也就不管用,若是这些官印是你盖的,那就合情合理了,你说呢?”

    杜荷的分析,有理有据。

    可高远志听了,却是一阵头大。

    他一脸懵逼,根本没听懂杜荷在说什么。

    半晌,他说道:“合着,你说这些,都是本官同意的了?”

    “没错……”

    高远志问县丞,“是这样吗?”

    县丞点点头:“大人,好像就是这样的。”

    高远志:“……”

    他一甩袖子:“好,杜县尉,算你狠,哼!不过,这些犯人,总归要本官来审问吧,你作为县尉,只有抓人的权力,却没有审问犯人的权力……本官若是一直不审问,看你如何,哼!”

    说完,他一甩袖子就离开了。

    杜荷转身,对马三儿等人说道:“诸位,今晚就烦劳你们辛苦一下,好好看着这些家伙,明日,本少爷就将他们全部神问清楚,一并处置了。”

    张三吃惊道:“大人,方才县令大人不是说,他不会审问这些人吗?你作为县尉,似乎不能审问这些人吧?”

    “本少爷自有办法!”

    ……

    次日清晨。

    高远志眼睛红红的。

    他一夜没睡。

    刚纳入房中的小妾,突然不香了。

    他满脑子都想报复杜荷,可一夜过去,也一无所获。

    “狡诈,好狡诈的小子……”

    “真是岂有此理!”

    一想到杜荷,高远志就气的牙痒痒。

    刚说着,却见县丞急匆匆而来。

    县丞说道:“大人不好了……蓝明宇突然把之前送给你的一车上好的香料,全部拉走了。”

    啥?

    高远志一下瞪大眼睛。

    在这个时代,香料可是稀缺货。

    一车香料,价值连城啊。

    县丞口中的蓝明宇,正是蓝公子的爹。

    蓝氏父子,是长安城有名的香料商人,家财几十万贯,经常贿赂高远志。

    现如今,蓝明宇竟然一声不响将前几日送来的香料拉走了,这还了得。

    高远志紧张道:“蓝明宇这是何意思?”

    县丞无奈道:“据说,蓝明宇对外宣称,他给了你无数的好处,最后你还将他的儿子抓进县衙大牢,这口气,他忍不下。”

    高远志用仅有的脑子分析道:“他这哪里是对外宣称,分明是示威呢,他是在告诫本官,要是不赶紧放了他儿子,他就要彻底翻脸了。”

    县丞问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把蓝公子先放了?”

    高远志皱了皱眉头:“有点难办,杜县尉这厮,铁了心要办蓝公子,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他手中还有我的承诺书,我要是与他翻脸,此事闹出去,只怕影响不好……容我再想想办法,你派人去告诉蓝明宇,反正蓝公子暂时在牢中关着,有吃有喝,杜县尉也无权审问,过几日,本官自会想个法子,将他放了。”

    县尉正要答应。

    却听外面闹哄哄的一片。

    高远志问道:“是什么声音,怎么这般吵闹?”

    县丞摇摇头。

    “去看看!”

    二人急忙迈步从后院来到前院。

    刚走到县衙大堂附近,就看见前院里,围满了人。

    人挤人,摩肩接踵,好不热闹,比东市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远志紧皱眉头:“怎么这么多人,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老者看了一眼高远志,也没认出来高远志的身份,大大咧咧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啊……今日,万年县新上任的杜县尉,要亲自审问蓝公子这些泼皮无赖,一共三十六人……还说什么公平公正,所有百姓都可以来围观呢……哎呀呀,你们是不知道,我记得上一次万年县衙审问案情,都是十几年前了……现在的万年县县令,听说叫高远志的,简直就是个饭桶,咱们这东长安城,若是没有京兆府衙撑着,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你们说,这种狗县令,是不是该杀?”

    高远志脖子一凉。

    他瞪了那老者一眼,怒道:“县令又岂是你能随便议论的,当心把你抓进去活活打死。”

    老者不屑道:“什么狗县令,还不让人说了,我们以前是敢怒不敢言,现在好了,鄠国公都来担任县尉了,有县尉护着我们,那狗县令又能怎么样!”

    高远志差点气死。

    他被人一口一个狗县令的骂着,偏偏不好发作。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狗县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