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远志推开众人,来到最前方。

    一抬头,就看见杜荷坐在大堂上。

    大堂正上方,还挂着一块派兵:明镜高悬。

    看起来很有气势。

    可这并非县衙的。

    高远志心道,肯定是杜荷这厮自己挂上去的。

    他大吼一声:“杜县尉,你好大的胆子,那是本官坐的位置,又岂是你能坐的,还不赶紧滚下来。”

    县令的位置,有些类似皇帝的龙椅,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坐的。

    在县衙中,按照规矩,坐在正中央的人,应该是县令,县丞、县尉等分列两侧,在下方,则是三班衙役之类的。

    这些,都是有规矩的。

    所以,当高远志看见杜荷大马金刀地坐在自己的位置时,心头顿时火起。

    杜荷闻言,非但没有让开,反而问道:“高县令这是要将我赶下来?那好,今日的案子,由你来审问吧,这些卷宗,都是我连夜让人做出来的,对蓝公子等三十六人的罪状,陈述清楚,证据确凿,高县令只需要按照我大唐律令,进行判处即可……”

    “胡说八道……”高远志大怒道,“本官什么时候说要开堂审问案前?什么时候审问,怎么审问,本官说了算,你一个县尉,擅自替本官做主,成何体统……杜县尉,你马上下来,还有,将这些百姓全部遣散,什么时候再审问蓝公子等人,本官说了算。”

    杜荷却没动。

    高远志的眉头,顿时皱成了川字。

    他刚要发作。

    就听杜荷说道:“高县令,恕难从命,今日这圣堂审问,你答应也得审,你不答应,也得审,你若是愿意,便上来亲自审问,你若是不愿,那就由本少爷来审。”

    高远志吼道:“你一个小小的县尉,你难道想造反不成?你等着,我这就去京兆府,我要将你的所作所为,上告给京兆府……”

    “高县令,不必麻烦了,我这里,就有京兆府尹刘大人的文书,你仔细看看吧……”

    啪。

    杜荷直接居高临下,将文书扔到高远志脚边。

    县丞急忙捡起来,递到高远志身前。

    高远志瞪大眼睛,仔细一看,差点没气死。

    的确是京兆府衙的文书,而且还是京兆府尹刘文通亲自批准的,万年县县尉杜荷,可以不经县令,直接审问案情,缉拿人贩,追缴赋税……

    这文书说的明白,那就是杜荷在县衙,可以横着走,根本不需要高远志同意。

    我要这县令有何用?

    高远志破口大骂道:“刘文通狗屁不通,怎么会发出这种奇怪的文书,真是岂有此理……本官这就去京兆府,找刘文通问个清楚,他要是不给本官一个满意的交代,本官就去吏部告发他。”

    说着,高远志拂袖而去。

    县丞见了,急忙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百姓们目瞪口呆。

    堂堂的万年县县令,竟然被杜县尉给气走了?

    “好!”

    “好啊!”

    不知道谁带头,众人竟然都在叫好。

    刚出门的高远志,听到后方传来山呼海啸的叫好声,两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他气呼呼地说道:“杜荷……杜荷这厮,为何如此大胆,想他刚来县衙的时候,还对本官客客气气的,为何突然间,转变这么大,还有,刘文通好歹是京兆府尹,朝廷大员,怎么会给他如此胡闹的文书?刘文通是疯了吗?”

    县丞搀扶着高远志,小声解释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刘文通,以前是涿州刺史,外号刘乌龟,说的就是他胆小怕事,什么都不尴尬,做涿州刺史就做了十几年,一直未曾升迁,也未曾犯错……后来,杜县尉带兵平定卢氏叛乱,刘文通有功,就升迁京兆府尹,外面都传言说,刘文通完全是因为杜县尉才升迁的……想来,刘文通早就和杜县尉沆瀣一气了。”

    高远志冷冷地说道:“就算如此,那我也要先去京兆府衙转一圈,若是刘文通真的偏袒杜荷,那我就去吏部找我叔父为我做主。”

    ……

    万年县衙。

    大堂之上。

    蓝公子等三十六人,已经判处了三十五人。

    前面的三十五人,都是东长安城有名的泼皮无赖,常年在东长安城游荡,坏事没少干,但也没干了什么大事,都是小打小闹。

    杜荷早已让人准备好了案宗,罪状和证据早已确定,无非就是当着百姓的面宣读而已,所以时间很快。

    但是,让百姓们想不到的是,杜荷的宣判,别开生面。

    除了其中十个人因为罪大恶极,被判处流放之外。

    其余二十五人的判处,却是让人感觉很新鲜。

    杜荷当堂宣布道:“曹阿慢,刘轩得,管云长……等二十五人,从即日起,加入万年县治安队,为东长安城的百姓做贡献半年,东长安城的治安,便交由你二十五人负责,半年内,若表现良好,便可无罪归家,若是表现不好,全部按流放三千里处置。”

    简言之,杜荷打算成立一支治安队,由马三儿等人为首,其余的,由这二十五人充入,专门负责东长安城的治安,缉拿盗贼,巡城,抓捕……等等事务,都交给治安队来负责。

    杜荷问道:“你们,可愿意加入治安队?”

    二十五人,吓得赶紧匍匐在地上。

    “多谢大人!”

    “大人,我等愿意啊!”

    “我等愿意!”

    杜荷方才雷霆手段,宣判了另外十个人流放三千里,早就吓到了他们。

    百姓们虽然疑惑,却也没说什么。

    这些泼皮无赖,并非罪大恶极,如此判处,倒也合情合理。

    大家真正期待的是蓝公子。

    蓝公子乃是东长安城有名的纨绔,坏事恶事没少干,百姓苦蓝公子久矣。

    大家全都将目光放在杜荷身上。

    杜荷沉声道:“带蓝公子?”

    远处,几个衙役将蓝公子从大牢中带出来。

    蓝公子一出现,就大吼大叫:“我爹是蓝明宇,我和你们县令是好友,谁敢判处我,谁敢……”

    这时,突然跑出来一个衣着华贵的老者,凑到蓝公子身侧,小声说道:“公子不必紧张,我是高县令派来的……”

    “你来做什么?”蓝公子皱眉问道。

    ……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别开生面的判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