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看了看周围,谨慎说道:“高县令让我带几句话给公子。”

    “什么话?”

    老者小声说道:“公子有所不知,抓你,判处你,都不是县令做的,都是杜县尉一人干的,杜县尉仗着自己与京兆府尹刘文通私交甚好,所以胆大妄为,抓了许多人,此事,高县令早已愤怒无比……高县令与令尊还有你,都是多年好友,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蓝公子大喜:“这么说,之前我以为是高远志害我,看来,是我误会他了?”

    老者一拍大腿:“是啊,误会大了,这一切,都和高县令无关。”

    “那他打算怎么救我?”

    老者附在蓝公子耳边,神秘地说道:“高县令说了,待会儿你到了大堂之上,不管杜县尉说什么,你都答应就好,不管什么罪状,你都认下,签字画也不怕……高县令已经去了吏部,很快就会有人来收拾杜荷的,到时候,你就得救了。”

    “就这么简单?”

    “高县令说了,一切听他的,肯定不会有错。”

    蓝公子点点头:“我与高县令乃是多年的交情,我当然相信他,你放心吧,我待会,不管什么事,我都答应下来。我相信高县令一定会救我的。”

    蓝公子方才还有些紧张,此刻却是很淡然了。

    他被两个衙役,带着来到大堂上。

    啪。

    杜荷一拍惊堂木,喝问道:“堂下可是蓝莲?”

    蓝莲,乃是蓝公子的名字,只是人们都称呼他为蓝公子,反而将他的真名给忘了。

    蓝公子点点头:“正是我!”

    杜荷大声说道:“蓝公子,本官昨日带着属下巡街,正好撞见你当街行凶,将你捉住,尔后,本官让人追查,发现你不只是昨日行凶,你近年来,在东长安城为非作歹,欺压百姓,草菅人命,罪大恶极,现在,本官要当众宣判对你的处罚……你听好了。”

    杜荷顿了顿,拿起案宗,开始问道:“五月十五,就是昨日,你当街殴打外地商人,索要赔偿,属于勒索,此事,你可承认?”

    “没错,是*的。”蓝公子很大方地承认道。

    杜荷又问道:“五月初三,你抢夺了城外一个农夫的女儿,那农夫不答应,你让人将他活活打死,埋在城外二里地的树林里,那女子被你带到长安,自杀在你家中,你没有报官,将其拖出城掩埋了,你可承认?”

    蓝公子点点头:“是啊,是我做的。”

    “禽兽!”

    “呸,禽兽不如!”

    “该杀!”

    “太狠心了!”

    百姓们却是忍不住,纷纷开骂。

    蓝公子扭头看了看,毫不在意。

    你们骂吧,反正本公子有高县令帮忙,最后屁事没有,等我出去,再收拾你们这些贱民。

    他一脸得意。

    杜荷又开始问道:“蓝公子,四月十八,你设下赌局,邀请江南来的一个商人赌博,你骗了那商人两万贯,致使他来长安城做买卖的本钱输了个精光,灰溜溜地回去,这件事,你承认吗?”

    “切,是那厮学艺不精,那么明显的*都看不出来,不骗他骗谁啊……”蓝公子很自豪地说道。

    “四月初九……”

    “三月初八……”

    “……”

    杜荷念出了一桩桩罪状。

    蓝公子谨记那老者的教诲,坚信一切都会有高远志的安排,高远志一定能将自己救出去,所以他对答如流,甚至都会抢答了。

    一共二十八条罪状。

    蓝公子全部认罪。

    杜荷说道:“既是如此,蓝公子,你就将这罪状签字画押吧。”

    蓝公子迟疑了一下。

    但相信高远志占了上风。

    他爽快地签字画押。

    杜荷拿过罪状,当众宣布道:“蓝莲,万年人氏,近年来,在万年县境内,为非作歹,欺压百姓,草菅人命,罪无可赦……按照大唐律令,当斩!来人,将蓝莲杖打五十,立即押到东门外斩首示众。”

    在后世,犯人都要秋后问斩。

    但在大唐,还没有这个规矩。

    只不过,斩杀犯人,需要上级报备。

    蓝公子顿时吓尿了,他脸色惨白地大喊道:“高县令何在,高远志何在?”

    可惜,除了激动的围观群众,并无高远志的踪迹。

    张三、李四二人过来,将蓝公子捆得严严实实的,然后按在地上。

    几个衙役上来,提着板子便劈头盖脸地砸下去。

    蓝公子平时养尊处优,哪受得了这个,五十大板下去,竟然被打晕过去三次,最后一次,却是没有立即醒过来。

    杜荷冷声道:“晕了最好,免得这厮呜呜咋咋的恶心人,来啊,立即将蓝莲带到东门外,斩首示众。”

    “是!”

    马三儿带着衙役们,将晕厥的蓝莲扔到牛车上,出了县衙。

    万年县县令高远志不在,杜荷自然就是监斩官。

    他乘坐马车紧随其后。

    而百姓们,一个个面色激动地跟在杜荷的马车后面。

    长安城,顿时出现一队引人注目的人马。

    人们纷纷打听,便知道是万年县县尉杜荷判处纨绔蓝公子的罪行,正在将蓝公子押往东门外斩首示众。

    “蓝公子那厮,竟然要被斩首?”

    “老天有眼啊!”

    “这种好事,怎么能少的了我孙铁蛋!”

    “我叔父家的三儿子的舅父的外孙,就是被蓝公子害死的,我一定要去看看,给他一口唾沫!”

    人群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几乎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东长安城有名的纨绔蓝公子要被斩首,人们三五成群地加入了围观的队伍中。

    一开始,队伍还算井然有序。

    后来,有人带头,开始朝躺在牛车上的蓝公子扔东西,吐唾沫。

    杜荷见了,忍不住感慨道:“东长安城苦蓝莲久矣,这厮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啊!哎呀……那是哪个王八蛋扔的石头……”

    杜荷亲眼看见,一个砂锅大的石头,冲天儿降,一下砸在蓝公子的胸口,将蓝公子砸的吐了一大口血。

    等到了东门外,蓝公子已经奄奄一息,就算不将他斩首,他估计也活不了几日。

    在县衙挨的五十大板,已经足够重了,一路来,这家伙又被人砸了无数的东西,要是杜荷不及时让衙役们去阻止,这些愤怒的百姓能将蓝公子活活打死在城内。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愤怒的百姓,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