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远志听了县丞的描述,陷入沉思当中。

    半晌,他突然抬起头来,哈哈大笑。

    县丞不明所以。

    却见高远志站起身,激动地说道:“原本,本官以为,本官这回完了,没想到,没想到啊,这些百姓,竟然给本官送来了一条生路……哈哈哈……”

    高远志一扫之前颓丧的模样,迅速让人来伺候自己沐浴更衣,穿戴整齐,坐着轿子离开县衙,前往许国公府。

    到了许国公府,高远志喜气洋洋地来到后院书房,见到了高士廉。

    一看见高士廉,高远志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叔父,好消息啊,你这回是不是要给我升官了。”

    高士廉并没有什么愉悦,问道:“你想怎么升官?”

    高远志笑眯眯地说道:“叔父,你还不知道吧?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蓝公子是我下令斩首的……百姓们都称颂我为民除害呢,如此机遇,简直千载难逢啊,叔父,你看,要不让我再升两级,如何?”

    高士廉看见高远志那得意的样子,气的抓起桌上的砚台,猛地砸了过来。

    砰。

    高远志一下就被砸懵了。

    他捂着流血的额头,不可思议地问道:“叔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蠢货,你是猪脑子吗?你知不知道,为何百姓们都在称颂你?”高士廉大声问道。

    高远志一愣,“难道不是因为我为名除害,杀了蓝公子吗?”

    “蓝公子是你下令斩首的吗?”

    “不是,是杜荷干的。”

    “那为何百姓们将功劳算在你头上,杜荷一言不发?”高士廉问道。

    以高远志的脑子,当然没明白。

    高士廉无语地说道:“蠢货,你这回,谁也救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滚吧!”

    高士廉挥了挥手。

    立即有两个家丁过来,架着高远志往外走。

    “叔父,你要救我啊!”

    “叔父,明明可以升官,为何说我要死了?”

    “叔父……”

    高远志大喊大叫,最后被扔了出去。

    等高远志被弄走之后,高士廉捂着额头,叹息道:“想当初,老夫让杜荷去万年县任县尉,只是想让远志治一治他的威风,哪曾想,远志这个蠢货,非但没有治了杜荷,反而被杜荷当枪使了,杜荷……是老夫小瞧你了,难怪老夫之前奇怪为何你到了万年县衙之后,对远志客客气气的,原来,你是在谋划一盘大棋啊。”

    ……

    东市附近。

    一座辉煌的大宅。

    整座宅院,进出的人却都披麻戴孝。

    整个宅院,气氛哀伤。

    此处,正是长安城有名的香料商人蓝明宇的宅子。

    后院。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充满哀伤,背负双手,站在台阶上。他身形消瘦,眼眶红肿。

    正是蓝明宇。

    蓝明宇扭头,看向管家,问道:“这么说来,百姓们并非谣传,下令斩杀莲儿的,是高远志?”

    管家说道:“当日有人看的清楚,监斩官虽然是县尉杜荷,但杜荷手上拿的却是高远志的官文,也就是说,杀少爷的人,其实就是高远志。”

    卡卡卡。

    蓝明宇闻言,拳头捏紧。

    半晌,他冷冷地说道:“岂有此理……高远志,亏我这些年,将他当成好友,隔三差五,就给他送去不少钱物,没想到,他为了升官,竟然拿我儿开刀,真是岂有此理……高远志,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一样啊了,你立即下去准备……咱们在长安城经营这么多年的关系,全部动用,这一次,我要高远志死。”

    “老爷,可高远志是吏部尚书的远房侄子啊。”管家吃惊道。

    “侄子又如何?哼,高远志死了,咱们就立即变卖财产,离开长安,高士廉又能奈我何,何况,高远志这些年做的龌龊事,都在咱们手中掌握,高士廉又怎么可能出面保高远志。”蓝明宇分析道。

    “是,老爷,我这就去办。”

    管家脚步匆忙地离开。

    ……

    次日。

    皇宫。

    太极殿。

    早朝上。

    一开始上朝。

    便有一个官员立即站出来,大声说道:“启禀陛下,臣有本奏,臣要*万年县令高远志,高远志担任万年县令十二载,不思造福百姓,却是贪污受贿,中饱私囊,鱼肉百姓,简直耸人听闻,臣搜集了高远志十八条罪状,其一……其二……”

    这官员准备充分,连罪状都搜罗清楚了,当着满朝文武大臣的面,一条一条地陈述出来。

    高远志的每一条罪状,都让人触目惊心。

    就说这家伙为官十二载,竟然纳了四十多个小妾,就让人吃惊。就不说这家伙做了多少冤假错案,坑害百姓了。

    这官员刚说完,又有官员站出来:“陛下,臣也有本奏,臣也要谈何高远志……”

    “臣要*高远志……”

    “还有臣……”

    一时间,竟然有十几个官员站出来,纷纷陈列高远志的罪状。

    李二听到高远志的所作所为,早就愤怒异常。

    他一巴掌排在身前的案几上,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堂堂长安城,竟然有此等罪大恶极之徒……朕似乎记得,这高远志,乃是高爱卿的亲属吧?”

    魏徵说道:“陛下,高远志乃是高尚书的远房侄子,当初,也是高尚书举荐高远志担任万年县令的。”

    李二皱眉问道:“高爱卿何在?”

    他左右巡视,并未见到高士廉的身影。

    赵阳说道:“启禀陛下,今日一早,许国公府就有人来报,说高大人身体抱恙。”

    李二顿时就明白了。

    他方才本来还有些怀疑,但高士廉不出面,那这事,八成就是真的。

    李二沉声说道:“高远志之事,着刑部亲自查办,三日内,朕要知道结果。”

    刑部尚书李道宗立即站出来,“请陛下放心,刑部一定在明日将事情查清楚,给陛下一个交代,给长安城的百姓一个交代。”

    ……

    散朝之后,刑部尚书回到刑部,立即调派人手,开始追查高远志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按说,查一个县令,短短两日时间,未必能查清楚,但高远志不同,现在,朝中许多人都已经开始*他,这些人掌握了高远志为非作歹的大量证据,刑部根本不需要花费什么功夫,就能把所有事情调查清楚。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蠢货,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