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县衙。

    杜荷坐在旋转木椅上,一脸的轻松随意。

    他笑呵呵地看着对面的高远志,说道:“高县令,你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你交给我办的两桩事情,这第一桩已经办的差不多了,你看,杀了蓝公子,就是杀鸡给猴看,据说,这几日,我万年县境内,再也没有人敢当街欺负百姓,治安一片大好,还有,我给你带来了好名声,你该怎么感激我?”

    高远志面如死灰,他盯着杜荷,大喊道:“杜荷,你害我。”

    “哎,高县令,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你可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做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啊……你看,现在满长安城的百姓,都对你感恩戴德,都说你是当世好官员,有人每天到县衙送米,送肉,都是为了感念你杀了蓝公子,为民除害呢,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部高兴呢?”杜荷奇怪地问道。

    高远志嘴皮打架,问道:“杜荷,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把我往死里整?”

    杜荷问道:“想知道答案?”

    高远志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杜荷站起身来,拍了拍高远志的肩膀,说道:“要怪,只能怪你不自量力,想对付我去讨好你叔父,没错,我的确是被削了鄠国公的爵位,成了一个平民驸马,还得了一个小小的从九品下的县尉官职,可你以为,你真的能对付得了我吗?”

    高远志一愣。

    瞬间,他明白了什么。

    他指着杜荷,吃惊道:“原来,你从来到万年县衙,一直与我客气,都是装出来的,你根本不怕我?”

    “怕你?笑话……本少爷什么风浪没见过,吐蕃王子是我带人干掉的,东瀛皇子是我杀的,卢氏叛乱,是我带人平定的,就凭你高远志,也能让我惧怕?你觉得,这不是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吗?”

    高远志呆若木鸡。

    原本,他以为自己是县令,还有高士廉做靠山,杜荷一定会害怕自己。

    哪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输了!

    输的彻彻底底。

    半晌,高远志才回过神来,他看着杜荷,艰难地问道:“按说,你要对付我,轻而易举,可你为何要处心积虑设计害我?”

    对付高远志这样的小喽啰,杜荷只需要一挥手。

    可杜荷如此繁琐,到底是为什么?

    高远志不解。

    杜荷凑到高远志身前,说道:“因为,从一开始,本少爷的目标就不是你。”

    “目标不是我?那是谁?”

    高远志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

    杜荷却始终没告诉他答案。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闯进来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将高远志团团围住。

    带头的人来到杜荷身前,恭敬道:“杜驸马,我等奉刑部尚书李大人之命,来带走高远志,你看需要将他留下,让你审问一番吗?”

    这人十分客气。

    杜荷摆摆手:“带走吧!此人恶贯满盈,我与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会脏了自己的舌头。”

    几人便将高远志强行带走了。

    高远志大喊道:“杜荷,你告诉我,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你快告诉我啊……”

    杜荷哈哈一笑:“高远志,你很快会知道的。”

    ……

    朝堂上。

    刑部尚书李道宗站出来,说道:“陛下,刑部于昨日已将万年县令高远志的案情查办清楚,此乃案情卷宗,请陛下过目。”

    赵阳将李道宗的卷宗,拿到李二面前。

    厚厚的一摞卷宗,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侧目。

    李二翻开卷宗,仔细看了起来。

    越看越心惊。

    昨日,大臣们的*,已经足以让人惊骇了。

    可刑部查办的卷宗,事实清楚,证据明白,更让李二感到吃惊。

    小小的万年县令高远志,担任万年县令十二载,竟做出如此多骇人听闻之事。

    最主要的是,高远志这些年顺风顺水,却是收买了不少京兆府的官员和朝中官员为他掩盖是非,否则这家伙不至于一直没被人*。

    砰。

    半晌,李二突然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

    “岂有此理……高远志,真是妄而为人,如此行径,猪狗不如……”

    堂堂皇帝,竟然在朝堂上破口大骂,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

    李二冷冷地说道:“李爱卿,立即查抄高远志所有家产,高远志,立即斩首示众……但凡和高远志有牵连的官员,从京兆府到吏部,全部革职查办,一个不留……”

    李道宗答应一声:“是!”

    李二看了看位列三班的吏部尚书高士廉,沉声说道:“高远志乃是高爱卿的侄儿,如今事发,高爱卿你有何话说?”

    高士廉立即躬身道:“陛下,臣有罪!”

    李二摆摆手:“高爱卿,朕忽然想起来,同州,自打窦氏覆灭后,治理一直有所欠缺,尉迟卿家有心无力,不如你去一趟同州,如何?”

    高士廉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

    虽然李二没说要降职,但让他去担任同州刺史,这就是降职啊。

    吏部尚书,那是实打实的朝廷大员。

    毕竟六部尚书,天下稀缺。

    可刺史就不一样,在大唐,满大街都是刺史啊。

    可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辩驳的机会,于是躬身道:“臣,多谢陛下隆恩。”

    至于朝中大臣们,早就看清楚了,高远志的事,和高士廉脱不了干系。

    这个时候站出来为高士廉说话,那不是找死吗!

    李二点点头:“既是如此,着中书省草拟两道敕旨,其一,由刑部立即查办高远志案件,绝不姑息留情。其二,吏部尚书高士廉,调任同州刺史,原同州刺史尉迟恭,担任吏部尚书。”

    “陛下圣明!”众人纷纷说道。

    高士廉抬起头,张张嘴,还想说什么。

    “退朝!”

    却见李二一甩袖子,就离开了。

    高士廉的话,被憋了回去。

    众人相继离开太极殿。

    长孙无忌走过来:“舅父,你到同州,暂避风头,等陛下气消了,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尽快回到长安……”

    高士廉闻言,摇摇头,一脸苦涩:“无忌,我这辈子,算是到头了,就算回到长安,又能如何……我后悔啊,后悔当初纵容高远志这个畜生,他不但毁了自己,也毁了我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真正的目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