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戴胄的疑问,杜荷哈哈一笑,说道:“因为,我缺钱啊!”

    “你还会缺钱?”戴胄顿时嗤之以鼻。

    杜荷现如今已经不只是长安首富了,而是隐隐的大唐首富。

    虽说,和五姓七望这种无法相提并论,但在新贵族中,论钱财,已经首屈一指。

    杜荷摇摇头,解释道:“我说的是,万年县缺钱……戴大人应该清楚,万年县虽然管着东长安城,看似风光,实则一点权力都没有,别的不说,就说这商业赋税吧,征缴的大头是东西二市,可东西二市分别有市署,也就是说,管理商人们的是市署,可征缴赋税,却让万年县、长安县负责,那些商贾又怎么能给面子……一边是赋税收缴困难,一边是朝廷将每年的赋税全部拿走,久而久之,整个万年县府库空虚,连衙役们的钱粮都无法保证,高远志在担任县令期间,靠贪污受贿,肥了自己,却哭了整个县衙啊……等我接手时,万年县衙就是一堆烂摊子……”

    杜荷是有钱,但他不会将自己的钱用于万年县。

    在这种时候,一定要公私分明才行。

    赋税,正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

    只要有钱,一切就好办了。

    戴胄听到这里,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沉思半晌,说道:“所以,你想让我在朝中为你撑腰……为你解决即将会出现的麻烦?”

    戴胄也是多年的老狐狸成了精,很快就想通杜荷上门的意思。

    可以想见,这奇葩的赋税征缴若是公布,朝中肯定有许多人会站出来反对。

    到时候,若是朝中无人替杜荷说话,万年县接管整个长安城的赋税,将会成为一句空谈。

    杜荷点点头,“戴大人可有把握?”

    “有,但是很难!你小子准备给我什么好处?”戴胄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荷。

    与杜荷打交道时间长了,戴胄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市侩起来。

    杜荷想了想,问道:“不知戴大人是否知道,大唐建设公司,最近在鄠县,正在大兴土木?”

    戴胄笑道:“我怎么不知道,虽然普通百姓不知道,但长安城的勋贵们,都传遍了,说你小子在鄠县开始大肆建造房屋,许多人都在暗中笑话你,鄠县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你建造那么多房子,是准备给谁住呢?”

    杜荷笑了笑,说道:“戴大人,你就别管我打算给谁住了,只要戴大人肯出手相助,我便将靠近鄠县商贸中心的一万亩土地,送给你,这万亩土地,我不会动分毫,全部送给戴府,戴府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一万亩土地,看起来很对,但对家大业大的戴府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更何况还是在遥远的鄠县。

    戴胄摆摆手:“好了,你小子还真是抠门啊,这件事,我答应你了。我会在朝中,尽力给你斡旋,不过事先说好,若是最后兜不住,你也要有个准备。”

    “能有戴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杜荷信心十足地说道。

    这时,管家进来禀告说戴金云回府了。

    戴胄高兴地说道:“好,金云回来,让他直接来正堂吧。”

    不多时间,戴金云便来到正堂。

    戴金云看见杜荷,喜不自胜,急忙上前躬身道:“见过老师!”

    哪怕戴胄在场,戴金云依然先给杜荷见礼。

    戴胄见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欣慰。

    杜荷乃是戴金云的老师,也是戴府今日的客人,戴金云有礼有节地给杜荷见礼,正是戴胄希望的。

    戴金云给杜荷行礼之后,才给戴胄见礼:“侄儿见过叔父!”

    然后,戴金云才落座。

    戴胄心中感慨:好孩子啊。

    谁敢相信,当初一个败家子,竟然变得如此乖巧听话。

    戴胄心中感慨完,才说道:“金云啊,最近那美食研究院还好吧?”

    “叔父,一切都好。”

    戴胄说道:“金云,叔父知道你喜欢做菜,而且你已经成为全天下做菜最好的人,但是,你爹当初的意愿,就是让你能入朝为官,你已经长大了,是不是可以考虑步入仕途呢?”

    天下第一美食家。

    听起来很霸道。

    其实,在这个时代,没啥用。

    这名头,就跟天下第一花魁差不多。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读书之上,就是做官。

    士农工商,美食家,都排不上号。

    戴金云却摇摇头:“叔父这是要劝我放弃美食研究,转而为官吗?”

    “正是!”

    “此事,绝无可能!”戴金云却拒绝得很直接。

    戴胄愣了愣,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时,杜荷突然说道:“金云,我倒觉得,你叔父的话,不无道理……你研究美食多年,想来应该已经发现,越到后来,越有些力不从心,何不换一种思路呢,你可以一边做官,一边做美食呢,兴许,还能提供新思路……我就认识一个叫丁宝桢的官员,在担任地方父母官时,结合当地实际,发明了一道名为宫保鸡丁的菜……”

    戴金云一听,眼睛一亮,急忙问道:“老师,丁宝桢是谁?宫保鸡丁又怎么做?”

    这是职业病犯了!

    杜荷笑道:“等以后有时间,为师会细细为你讲解,现在最要紧的,你觉得为师的提议如何?”

    戴金云庄重地说道:“既是老师如此说,那一定是为我好,我就听老师的。”

    戴胄差点*。

    他方才苦口婆心说了半天,还抵不上杜荷一句话。

    不过戴金云能答应入仕,他已经很感动了。

    他附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贤侄,为欠你一个大人情啊,赋税那件事,你放心,我一定全力而为。”

    一前一后,戴胄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他之前说的尽力而为,也就是事情能不能成,办到什么程度,都有商量的余地。

    现在就是全力而为,那就是一定要帮杜荷把事情办成。

    杜荷会心一笑。

    而他之所以劝戴金云一边做官,一边研究美食,并非心血来潮。实则是在这个时代,要成为一名纯粹的美食家,很难,而且,也不能保证戴金云一辈子富贵,做官,反而比较稳妥一些。

    杜荷补充说道:“正好,最近长安、万年二县的商业赋税征缴合为一家,金云你正好负责此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老师最大,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