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见戴胄发问,急忙解释道:“那送地契来的人说,这一万亩土地,属于鄠县新城规划区,要咱们府上,在半年内,在这里修建新的房子。”

    “这是何道理?杜荷要老夫去那偏僻之地修建宅院,那有何用?”戴胄皱眉沉思道,随后说道,“罢了罢了,就随他吧,反正这一万亩土地也没多少,就派人去建造点房子吧。”

    管家又摇摇头:“那人说了,这一片属于鄠县新城规划区,建造的房子规格、样式,都要统一设计,必须由大唐建设公司统一建造,咱们只需要出十二万贯即可!”

    戴胄差点*。

    他恍然大悟道:“杜荷这臭小子,连我都坑啊……我终于知道他为何要给我送一万亩土地了,他送土地是假,要钱是真啊……这个混小子,亏老夫昨日还盛情款待他,没想到,他反手就将老夫坑了!”

    管家尴尬道:“老爷,那这钱,还给吗?”

    戴胄咬咬牙,心里滴血地说道:“给!”

    “啊?”

    “金云能有今日的改变,而且还愿意入朝为官,都是杜荷的功劳啊,咱们戴府,不是不报知恩图报之人,这十二万贯,就当是送给杜荷的大礼了……而且,老夫答应杜荷的事,也一定会办好,老夫只希望,他能好好教导金云,让金云能混个一官半职,正式踏入官场。”戴胄缓缓说道,以他的地位,直接请李二陛下给戴金云册封个一官半职不是难事,但他却没这么做,而是希望戴金云能首先立功,让朝中关注。二者的含金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老爷,我明白了。”

    管家急忙下去准备。

    ……

    次日清晨。

    早朝之前。

    戴胄乘坐轿子,刚到太极宫门口,就看见文武大臣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小声议论着,他走过这些人身旁,发现这些人讨论的都是长安城的新赋税政策。

    戴胄心道:杜荷这小子,每次都是大动作啊,一出手,就一石激起千层浪,连朝中大臣都不得不关注这件事。

    朝中大臣们,家中产业不少。

    如今杜荷在长安城颁布施行新的赋税政策,鲜有人不关注。

    戴胄刚走上前,却迎面撞见司徒王珪,他赶紧跟对方打招呼。

    王珪却笑呵呵地说道:“戴大人,听闻你被杜荷骗了十二万贯,可有此事?”

    戴胄急忙摇头:“没有的事,王大人,你有所不知,杜荷在鄠县给我划了一块地,一共一万贯……那块地,种粮食也没什么收成,*脆打算在那里建造一座宅子,只是家中工匠繁忙,于是想着请大唐建设公司来建造,所花费,便是十二万贯。”

    王珪哈哈一笑:“王大人,你我之间也不是外人,你又何苦替杜荷说好话,就算是在长安城建造一座宅子,也不过几万贯而已,你跑到鄠县去却要花费十二万贯,这不是被杜荷坑害是什么,你可不要推脱了。”

    戴胄有些不开心。

    他是被杜荷坑了。

    可这件事,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毕竟他也不想被天下人当成傻子。

    哪知道,王珪竟然知道。

    不但王珪知道,看周围官员们的脸色,戴胄知道,这些家伙八成都知晓此事了。

    一时间,戴胄有些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实在受不了一双双看傻子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打量。

    可是,王珪等人不依不饶,非要拽着戴胄询问被骗上当的过程。

    最后,王珪说道:“戴大人,你也真够惨的,竟然被杜荷骗了!”

    戴胄:“……”

    ……

    武平乃是一名御史。

    所谓御史,便是*百官,劝谏帝王。

    一直以来,武平都追随自己的偶像魏徵,能说敢说,争取做大唐官场上铁骨铮铮的御史。

    只是,如今四海升平,官员们大多规矩,要想*官员,机会不容易逮到。

    至于帝王,当今陛下英明神武,很少做出什么冲动之事,他也没有劝谏的机会。

    终于,就在这两日,武平逮到了一个机会,那就是,万年县令杜荷,竟然私底下和长安县令签署协议,接管了整个长安城的商业赋税,而且擅自颁布长安城新商业赋税政策,已经开始施行。

    这还得了!

    赋税,乃是国之大事。

    杜荷如此做法,简直目无法纪。

    武平这几日一直在街头奔走,搜集各种证据,利用昨晚四个时辰的时间,写了一份慷慨激昂的奏章,准备*杜荷。

    当他的轿子来到太极宫门口时,看见百官聚集在一起,不少人都在议论新的赋税政策,他心头大喜:看来,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杜荷倒行逆施,不行正事,我待会一定要第一个站出来才行,免得被别人抢了风头才好。

    就在这时,宫门打开。

    百官鱼贯涌入太极宫,纷纷朝太极殿而去。

    太极殿上。

    李二方才出现,走到龙椅处,还没落座。

    唰。

    武平激动地站出来,用颤抖的声音大声说道:“陛下,臣有本奏。”

    李二一下皱起了眉头。

    这不合规矩!

    以往,都是他询问之后,大臣们才出列上奏。

    这武平,却是慌慌张张,难成大事。

    “原来是武爱卿,你有何事要启奏?”李二不悦地问道,*坐在了龙椅上。

    武平却没注意到李二的脸色,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奏章,大声说道:“陛下,臣要*万年县令杜荷,杜荷身为万年县令,却不做好分内之事,私下与长安县令许知远勾结,签署了一份赋税征收协议,由万年县征收整个长安城的赋税,如此做法,简直目无朝廷,视朝廷法度为儿戏,令人震惊……而且,杜荷还未经朝廷允许,在长安城施行新的商业赋税政策,搞得人心惶惶,一片混乱……陛下,臣所言,句句属实,这几日,臣奔走在长安街头巷尾,搜集了无数证据,都在这奏章中,请陛下过目。”

    内侍赵阳立即上前,将武平手中的奏章拿着,转身交给了李二。

    李二看完奏章,愣了愣,然后扫视一圈,问道:“诸位爱卿,可有此事?”

    这两件事,的确有些骇人听闻。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尴尬的戴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