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

    整个太极殿,沉默一片。

    没人说话。

    御史武平有些傻眼。

    他尴尬地看着众人,说道:“诸位大人,你们怎么可能不知情,我方才在皇宫外,还听见你们在议论这新商业赋税政策呢,我还听见你们骂杜荷祸国殃民了,怎么现在陛下问起,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他有些懵逼。

    “咳咳……”

    戴胄轻轻咳嗽一下,站了出来,说道:“陛下,确有其事。”

    武平听了,才算满意,总算有人站出来帮我说话了。

    哪知,他刚这样想,就听戴胄说道:“启禀陛下,杜荷的确接管了整个长安城的赋税,而且,还颁布了新的商业赋税政策,但却不像武御史说的那样!”

    武平傻眼了。

    “戴大人,你是说,我说的不对?我说的怎么可能不对,这些证据,都是我这几日在接头辛苦搜集的,千真万确,怎么会不对呢……”武平急吼吼地说道。

    戴胄翻了个白眼,没理会武平,继续说道:“先说其一,杜荷接管长安城的商业赋税,此事,乃是与长安县令许知远仔细商议过,而且京兆府和民部都同意的,近年来,随着我大唐商贸的发达,东西二市异常繁荣,而在梦幻集团出现后,东西二市之外,已经出现许多商贾商铺,征收赋税,困难重重,再加上长安和万年分开,多有不便,民部早就想过将长安和万年的赋税全部交由京兆府来征收,只是此事一直无人愿意接手,而今,万年县令杜荷愿意接管整个长安城的赋税,臣以为,此乃是好事一桩,至于擅自做主,目无法纪,简直是胡言乱语,子虚乌有,臣第一个要为杜荷鸣不平。”

    不等武平反应过来,戴胄又说道:“其二,武御史说杜荷颁布新的商业赋税政策,闹得人心惶惶,会动摇国本,臣以为,这更是无稽之谈……这新的赋税政策,同样是民部上下商议后同意的,这些政策,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此前一年多在鄠县施行的,其成果有目共睹,鄠县去岁的赋税,占了整个京兆府的四成,差不多与万年、长安二县相当,如此政策,若是能用于长安,想必今岁长安的赋税将会翻三倍以上……如此利国利民的好事,不知到武御史口中,就变成祸国殃民了。”

    李二有些迷茫了。

    戴胄的话,和武御史刚好相反。

    在武御史口中,杜荷目无法度。

    在戴胄口中,杜荷却是在为大唐做好事。

    武御史有些懵逼地辩驳道:“陛下,戴大人此言,根本……”

    他还没说完,长孙无忌突然站出来,指着他说道:“胡言乱语,像你这等蛊惑军心之徒,就应该拉出去杖毙,如此行为,老夫耻与你为伍。”

    “啊……”

    武平傻眼。

    长孙无忌,不是一向与杜荷不和吗?

    怎么会站出来帮杜荷说话。

    又见王珪说道:“陛下,臣以为,戴大人所言,一点不错,万年县接管长安城的商业赋税,此乃大好事一桩,造福社稷,造福百姓,武御史却不知好歹,诬陷杜荷,臣都看不下去了。”

    “臣附议!”

    “附议!”

    一时间,众多大臣纷纷站出来。

    武御史看着众人,吃惊道:“诸位大人,你们这是睁眼说瞎话啊,你们,你们怎么能包庇杜荷,你们是我大唐的罪人,罪人啊……”

    李二都看不下去,挥挥手:“来啊,拉出去,杖打五十,削去官职一级。”

    几个禁军急忙进来,将大喊大叫的武平拖拽了出去。

    不多时间,太极殿门口便传来武平被打得鬼哭狼嚎的叫声。

    李二看着众人,问道:“诸位爱卿,杜荷施行的新赋税政策,当真这么好?”

    长孙无忌说道:“诚如戴大人所说,杜荷在长安颁布的新赋税政策,并非突然出现,而是已经在鄠县施行了一年多时间,成果颇丰,臣以为,这新的赋税政策,一定能充盈国库。”

    王珪点点头说道:“万年县、长安县分别在东西长安城收取赋税,多有不便,还会产生冲突,如今商业赋税全部交由万年县征缴,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臣以为……”

    “臣要为杜县令请功。”

    大臣们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李二听了,很高兴地点点头:“既是如此,此事,便是朝廷允许,就让杜荷放心大胆去做吧,不过,今日有武御史*杜荷,难保他日不会有人再*杜荷,新赋税之事,就由朝廷立即下旨吧,而且,谁要是再敢非议此事,决不轻饶。”

    “陛下英明!”

    文武大臣齐声说道。

    王珪、长孙无忌等人相互看了看,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喜色。

    ……

    “啊……”

    最后一棍落在*上,武御史感觉下身都没了知觉。

    他看着太极殿内的方向,听到里面传来大臣们称颂李二的声音,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些大臣,他们家中都有不少产业,他们拥抱杜荷的新商业赋税政策,肯定是知道这新赋税政策对自己有好处……可是,商贾们得到好处,损失的就是国库中的赋税,陛下英明神武,又怎么会答应呢……老天啊,奸臣误国,陛下被蒙蔽了。”

    他想站起来,却怎么也站不起来,于是,他爬着向太极殿的方向而去。

    他要去告诉李二其中的关键!

    只是,他还没靠近太极殿大门,就被人拦住了。

    “我是御史,我要面见陛下,你为何拦我?”武御史声嘶力竭地喊道。

    那禁军面无表情地说道:“武大人,方才陛下已经下旨,将你官职削去一级,你已经不是御史了,更无权上太极殿,你还是赶紧走吧,惹恼了陛下,谁也保不住你。”

    武御史:“……”

    然后,他忍不住喊道:“天要亡我大唐啊……”

    禁军怒了:“你竟敢说大唐要亡,真是岂有此理,你要造反吗?来啊,将他拖下去,狠狠地打!”

    于是,武御史又被拖下去,开始杖打。

    不多时间,惨叫声又在太极殿外响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悲惨的武御史,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