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朝廷正式颁发敕旨,许可了杜荷在长安城的所作所为,并肯定了杜荷新颁发的长安城商业赋税政策,乃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要鼎力支持,谁要是敢阻拦,轻则问罪,重则诛杀。

    敕旨一出,全城称赞。

    小商贾们最是欢愉,以前,他们要上缴赋税。可新赋税政策一出,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不用交税了。

    大商贾们纷纷寻找各种避税办法,然后发现,在新赋税政策之下,可以完美地避开各种征缴,少交八成以上的赋税。

    而朝廷官员、王公贵族们,都是大商贾们的后台,也是既得利益者,自然十分高兴。

    据说有人因此大摆筵席,宴请亲朋好友,共同庆祝。

    一时间,满长安城都在议论新赋税政策。

    ……

    清晨。

    杜荷刚来到万年县衙。

    就见戴金云急匆匆走进来,说道:“老师,有人给咱们送来牌匾。”

    嗯?

    杜荷一愣:“怎么回事?”

    戴金云解释道:“都是因为咱们新施行的商业赋税政策,长安有名的布匹商人樊兵兵,做了一块牌匾,亲自送到了门口,说是要亲手交给你。”

    樊兵兵,乃是长安城有名的布匹商人,连杜荷都有耳闻。

    杜荷说道:“去看看!”

    等杜荷和戴金云来到县衙门口,只见县衙大门外,早已被围观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人群最前方,有一队人马,正在敲锣打鼓。

    锣鼓喧天!

    气氛热烈。

    杜荷出现后。

    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肥胖中年人,走上前来,他身后跟着几个壮汉,抬着一块用丝绸盖着的牌匾。

    中年人上前,微微一躬身:“草民樊兵兵,见过县令大人!”

    杜荷上前,“你就是长安城的布匹大王,樊兵兵,听闻你要给本少爷送牌匾,这是何意?”

    樊兵兵微微一笑:“大人,请看!”

    他转身,将牌匾上的丝绸揭开,顿时一块做工精良的牌匾,就展露出来。

    只见上面写着几个烫金大字:古今智慧。

    这是说杜荷集中了古往今来的智慧。

    是最高的褒奖。

    杜荷看了,笑道:“樊掌柜,你这牌匾,我承受不起啊。”

    樊兵兵说道:“县令大人莫要客气,你颁布的新赋税政策,天下人有目共睹,你造福百姓,造福江山社稷,当得起这几个字,请你务必收下。”

    杜荷点点头,说道:“好,既然樊掌柜一番好意,那我就没必要推辞,来人……将这牌匾,悬挂在县衙牌匾下方,让长安城的百姓,都好好看看……”

    几个衙役过来,立即将牌匾接过,按照杜荷的吩咐,悬挂在县衙牌匾的下方。

    百姓们见了,纷纷拍手叫好,称颂杜荷。

    樊兵兵寒暄一番,才乘坐马车离开。

    马车来到街角,他掀开马车帘子看了远处被百姓们拥戴的杜荷一眼,突然呸了一声。

    樊兵兵冷声道:“都说这杜荷聪明,我看来,此人不过是草包一个,连我送给他牌匾羞辱他,他都不知道,还高兴地挂在县衙下方,真是愚蠢之极……”

    他身边一个老者说道:“老爷,杜荷毕竟是县令,还是驸马,咱们如此羞辱他,有朝一日,他要是反应过来怎么办?”

    “他反应过来又如何?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杜荷收不上来赋税,等到几个月后,到年底,长安城的商业赋税收缴不上来,造成国库空虚,你看到时候会有多少人想让他死……”樊兵兵分析道。

    然后他转身,对那老者说道:“老秦,我吩咐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秦郑重道:“老爷,请放心,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咱们之前的账册,全部藏了起来,从今起,咱们所有的布行,都会有两本账册,一本记录真实,咱们自己持有,一本随便糊弄赋税局那些人就是。”

    樊兵兵点点头:“你做的很好。”

    马车驶过街头,很快消失了。

    ……

    一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按照新赋税政策,长安城的所有商贾,每个月初,都要自觉到万年县赋税局交税。

    交税也简单,就是拿着自己上个月的营业账册,到赋税局核对清楚,然后按照赚取的利润多少来上缴赋税。

    戴金云也陷入了忙碌之中。

    大唐长安城虽说商业发达,但此项工作其实并不复杂,而且在这个时代,商户们也不算多。

    忙碌了几日,终于将上个月的赋税,全部征缴清楚了。

    戴金云第一时间就拿着征缴名册,见到杜荷。

    他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老师……情况不乐观,上个月征缴的商业赋税,整个长安城,上缴商业赋税的商户,一共一百三十户,总共收取赋税三万三千贯,照这样下去,只怕全年的赋税,也不过十几万贯,而去岁长安城的商业赋税,多达五十万贯……这可如何是好?”

    杜荷问道:“交税的商户,只有一百多家,你觉得这正常吗?”

    “肯定不正常!据万年赋税局此前调查的情况,整个长安城,应该缴纳赋税的商户,至少五百户。”戴金云肯定地说道。

    杜荷问道:“金云,你觉得,问题出在何处?”

    戴金云知道老师是有意考较自己,于是认真地想了想,才开口说道:“老师,学生以为,商户们在弄虚作假,他们明明赚取了许多利润,可是账册是假的,账册上的利润少了许多,有人因此不用缴纳赋税,有人因此少缴纳了许多赋税……”

    砰。

    杜荷一拍桌子:“没错,你说的,正是问题关键。”

    “请问老师,此事该怎么解决?”

    杜荷笑了笑,说道:“按照咱们之前颁布的政策继续进行。”

    戴金云惊讶道:“老师的意思是,咱们依然按照政策,将收取的赋税,进行全城张榜公示?”

    “没错!”

    戴金云面露难色:“可是……这样一来,不是明明白白告诉天下人,咱们的新赋税政策失败了吗?”

    新赋税政策,目的就是要解决赋税收缴困难,为朝廷收取更多的赋税。

    可现在非但没解决问题,收取的赋税反而比此前更少。

    如此一来,不是失败是什么。

    而一旦外人知道此事,定然会笑话杜荷,笑话万年县。

    难怪戴金云会有所担心。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赋税难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