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胄指着杜荷,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许知远立即上前,说道:“驸马爷,如今之计,只能及时止损,不如由我上一道奏疏,*ぐ蚕睾蠡诮怀錾桃蹈乘罢鹘闪耍ぐ蚕卮蛩慊僭迹栈匚鞒ぐ渤堑母乘罢鹘桑绞焙颍奈渖踔帘菹拢仓换峁肿锍ぐ蚕兀阅阌跋觳淮螅憧慈绾危俊

    戴胄听了,连连点头,“如今,也只有这条办法了,不过,真要如此做,许大人你可就成了众人仇恨的对象,他们不会放过你的,说不定,你这县令官职都保不住!”

    戴胄并非危言耸听。

    到时候,许知远就成了破坏许多人利益的人,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肯定会有许多人巴不得弄死他的。

    许知远坚定地说道:“我不怕!”

    看见这家伙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杜荷忍不住笑了:“行了,许大人,你就做好分内之事即可,现在还轮不到你牺牲自己。”

    杜荷扭头,对戴胄说道:“戴大人,此事,我早已有对策,不过,我需要你助我。”

    “助你?怎么助?”戴胄愣了愣,问道。

    杜荷说道:“过几日,朝中那些官员,肯定会疯了一样地*我,到时候,不管出什么事,我都希望,民部能顶住压力,不要动摇新赋税政策。”

    戴胄瞪大眼睛:“怎么可能?朝中那帮家伙,全都是新赋税政策的受益者,像长孙家这样的大户,因为新赋税政策,每年要少交几十万贯的赋税,他们睡着了都能笑醒来,怎么可能*你,更不可能反对新赋税政策。”

    戴胄百思不得其解。

    杜荷神秘地一笑:“戴大人,你只需要答应我即可。”

    戴胄郑重地点点头:“你放心,真要有人敢*你,我保住你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再不济,我也能保住新赋税政策,不让朝廷下旨取消……现在,你小子可以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了吧?”

    杜荷摇摇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戴胄:“……”

    戴胄转身,看着戴金云:“金云,你是杜荷的弟子,你应该知道杜荷怎么做吧?”

    戴金云一脸懵逼地摇摇头:“叔父,我也不得而知,老师的想法,天马行空,常人很难猜到。”

    戴胄再次无语,他转身,又看了看许知远,摆摆手:“算了,你这家伙,笨得很,肯定也不知道。”

    许知远:“……”

    最终,戴胄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了万年县衙。

    ……

    当日傍晚。

    杜荷将戴金云叫了过来,拿出一张纸。

    “金云,你立即派人,用最快的速度,将这告示,张贴全城,速度一定要快,在今夜天黑前,要让整个长安城都知晓这件事。这些告示,我已经让大唐书斋提前印刷好了,就在门口。”杜荷神色严肃地吩咐道。

    戴金云恭敬地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半天,他才说道:“老师果然料事如神,早就有了对策,这下,长安城有好戏看了。”

    然后他转身就急匆匆往外走。

    来到万年县赋税局办公的地方戴金云急忙召集所有人手,纷纷出动,满长安城张贴告示。

    ……

    戴府。

    戴胄回到戴府之后,一直心绪不宁,连晚餐都没吃。

    他一直在思索杜荷会如何破解目前的局面,更是好奇,为何杜荷一口咬定朝中大臣们这几日就会*他。

    他想来想去,也想不通。

    眼看已经夜深人静,他还坐在书房中,手拿着一本《论语》,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在担忧!

    担忧杜荷!

    也担忧新赋税政策。

    这可是他在太极殿上作保的,若真是失败,或者惹出什么大乱子,他也难逃其就啊。

    啪。

    戴胄将书本扔在桌上,悠悠地说道:“杜荷,你可不要玩火啊,你要是完蛋,老夫也要跟着遭殃啊。”

    就在这时,只见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

    管家手中拿着一张纸。

    管家一进来,便说道:“老爷,出大事了。”

    戴胄一愣:“这么晚了,能有什么大事。”

    “老爷,还是你亲自看看吧!”

    说着,将那张纸铺开放在戴胄面前。

    戴胄仔细一看。

    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杜荷这小子,是要鼓励告密吗?”

    没错。

    这是万年县赋税局最新张贴的告示。

    内容也很简单,那就是为了让长安城的赋税有序征收,从即日起,万年县衙欢迎百姓到赋税局匿名举报偷税漏税行为,一经查实,将给予举报人最低五万贯的奖赏,而对偷税漏税人给予最低十万贯的处罚,若是偷税漏税人拿不出罚金的,直接查处家产。在此过程中,举报人将匿名,所需证据,有赋税局自行查找。

    也就是说,举报人不用露面,不必担心被报复。

    如此一来,可以想象,许多人都会为了高额的奖赏,开始四处举报。

    到时候,长安城肯定会大乱。

    难怪戴胄见多识广,看到这告示,依然感到心惊。

    他拍了拍胸口,说道:“杜荷出手了,一出手就这么狠,怪不得,杜荷小子说要让我在朝中为他斡旋,现在,一切都*大白了……快,准备笔墨纸砚,老夫要好好谋划一番,明日,朝堂上必然大乱,老夫要有所准备才行,否则,白天说出去的话,只怕就是吹牛了。”

    戴胄彻夜未眠。

    ……

    樊氏布行。

    老秦说道:“老爷,看来,杜县令已经反应过来了,这就是他的应对之法。咱们该怎么办?”

    樊兵兵的眼神中透露出几分阴冷:“看来,是我小瞧杜荷了,没想到,他这么狠毒,竟然拿出这么高的奖赏来让人告密,哼,不过,他要对付我樊兵兵,只怕是打错了算盘……传令下去,但凡知道咱们有两套账册的人,全部给封口费,让他们最近都老实呆着,派人盯着他们,别给我添乱。”

    “是,老爷!”

    樊兵兵冷声说道:“杜荷以为,鼓励告密,就可以收缴赋税,真是异想天开,我放手去做的,都是我培养多年的心腹,这些人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背叛我,又怎么可能去赋税局举报我,哈哈哈,等这件事了,我要再送一块牌匾,再好好羞辱杜荷一番!”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杜荷出手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