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

    戴胄揉了揉眼睛,举起发麻的手,站起身来,吩咐道:“来人,准备车马,老夫要上朝了。”

    管家担忧道:“老爷,你昨晚一夜未眠,还是吃点东西吧。”

    戴胄摇摇头,眼睛红红的,“来不及了。”

    “老爷,小的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按说这新赋税政策,乃是杜驸马一手搞出来的,如今就算有乱子,也应该由他来承担才是,老爷何必操这么多心。”管家咬咬牙,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戴胄冷哼一声:“你懂个屁,此事,我是答应杜荷了的,岂有不好好办之理,再说……金云现在可是万年赋税局的局长,真到了要拿人泄愤的时候,杜荷不好过,金云只怕会万劫不复。”

    管家愕然地张开嘴巴,最后点点头:“老爷,我这就去准备。”

    不多时间,一顶轿子从戴府出发。

    戴胄来到皇宫门口。

    只见许多大臣早已到了。

    这些大臣,往日里见了他,都会拿他花了十二万贯在鄠县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修建宅子的事来调笑,今日,却是无一人与戴胄打趣,大家都心事重重地样子。

    戴胄落得个清净,心中暗道:一帮势利眼,现在是火烧眉毛了才知道着急,老夫总算明白杜荷当初为何会颁布新赋税政策这个看起来的昏招,若是那新赋税政策不是昏招,满朝文武又怎么可能纷纷赞同,朝廷又怎么可能下旨默许……原来,杜荷的后招都在后面呢。

    这个小子,真是逆天了,对人心的算计,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咚咚咚。

    鼓声响起。

    宫门打开。

    众人鱼贯涌入,一个个脚步轻快,匆忙地赶往太极殿。

    只是,当人们来到太极殿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早就到殿内了。

    这人正是杜荷。

    大家都有些傻眼。

    王珪忍不住问道:“杜荷,怎么是你?”

    杜荷笑了笑,“王大人,怎么不能是我,你们,都迟到了。”

    王珪辩驳道:“胡说,我们来的刚好,怎么能算迟到,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八品官,你有什么资格上朝,还不赶紧出去。”

    “对,杜驸马,你只是万年县令,没有陛下的旨意,你不得上朝,你还是速速离去为好。”

    “你快走吧!”

    不少人都纷纷说道。

    ……

    戴胄上前,小声问道:“小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要将朝堂交给老夫吗?”

    杜荷说道:“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只是,我不详细你的实力啊,万一你说不过这帮家伙,让父皇改了主意,一下取缔了新赋税政策,那我之前做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你信不过我?”

    “是!”

    戴胄:“……”

    他很想打人。

    王珪等大臣,却是不依不饶,非要将杜荷赶走。

    戴胄想要帮杜荷说几句话,却不知怎么开口。

    杜荷一个小小的八品官,还只是个县令,按规矩,的确不能随意上朝。

    就在众人骂的激动的时候,杜荷突然慢悠悠地掏出了一块金牌。

    这金牌,与众不同,足有怀抱大小,之前一直被杜荷拎在手中的一个袋子里,差不多有二十斤,而且是足金,没有任何的杂质,一拿出来,便明晃晃的,闪瞎了众人的狗眼。

    杜荷双手举着金牌,问道:“诸位大人,我现在有资格上朝了吧?”

    王珪吃惊地问道:“你这是何物?”

    杜荷说道:“此金牌,正是当年先皇赏赐给我的,有此金牌,我可以随意进入皇宫,也可任意上朝奏事。”

    众人一愣。

    王珪喊道:“你胡说,先皇赐你的金牌,我等都见过,何时有这么大,这般招摇?”

    杜荷指着那巨大金牌的中央,“王大人,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王珪凑上前仔细一看。

    果然,巨大金牌的中央,正好镶嵌着一块小金牌,正是功御赐之物。

    王珪忍不住问道:“杜荷,你疯了吧,你为何要弄出这么一块招摇过市的巨大金牌?”

    杜荷举累了,说道:“我有钱不行吗?”

    众人:“……”

    先皇的御赐金牌一出,再无人敢驱赶杜荷。

    ……

    “陛下驾到!”

    内侍赵阳的声音响起,早朝正式开始。

    李二沉声问道:“诸位爱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唰唰唰唰。

    话音未落,就见十几个大臣纷纷跳出来。

    李二都被吓了一跳。

    如此宏大的场面,只有国家出现什么巨大变故时才会出现。

    一个大臣说道:“陛下,臣要*万年县令杜荷,杜荷身为万年县令,不思教化百姓,却鼓励百姓告密,如此行径,简直是教坏百姓。”

    李二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那大臣说道:“陛下有所不知,昨日,万年县全城张贴告示,让百姓们自发举报偷税漏税的商户,奖赏最低一万贯,上不封顶,一旦查实商户们偷税漏税,最低处罚十万贯,上不封顶……满长安城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一夜之间,许多商贾关门跑路,光东市,就有几十个商人连夜出逃,臣请陛下立即下旨,制止杜荷胡闹,还长安城一片太平。”

    “臣附议!”

    “臣等附议!”

    十几个大臣,纷纷附和。

    李二听了,连连皱眉。

    他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到最前方的重臣们身上,问道:“诸位爱卿,你们以为如何?”

    王珪第一个说道:“陛下,臣以为,此事,还是要制止为好,杜荷身为万年县令,乃是一方父母官,本该教化百姓崇德向善,可他却鼓励告密,长此以往,我长安百姓不思劳作,不思和睦,反倒是掀起举报之风,人人仇视,此风不可长啊,请陛下明示。”

    戴胄知道自己要站出来,于是他说道:“陛下,臣有话说,王大人和诸位大人所言,不无道理,可是,臣以为,杜荷此举,也是为了推行新商业赋税政策,古人有言,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如今,新赋税政策刚施行,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杜荷能想到重赏抑制商户们偷税漏税,虽说有错,却不至于被制止,更不能有罪。”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我有钱不行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