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胄刚说完,就被猛烈炮轰。

    长孙无忌说道:“戴大人此言差矣,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情有可原,可眼下,长安城并非到了非常时期,长安乃是国都,国都不安宁,社稷又怎么稳定,戴大人说杜荷没错,难道错的是百姓?错的是那些得知消息,惶惶不可终日逃走的百姓?”

    “对,长孙大人说的没错,戴大人的说法,根本立不住脚。”

    “……”

    王珪更是反唇相讥:“戴大人,说吧,杜荷给了你什么好处,听闻你花了十二万贯,让杜荷在鄠县给你修建一座宅子,你二人早已沆瀣一气,不然,你为何要明摆着他给送钱?”

    “哈哈哈……”

    此话一出,众人捧腹大笑。

    因为,这件事充分证明戴胄就是个棒槌。

    戴胄脸色通红:“这……你……”

    他准备好的言语,瞬间被打乱。

    戴胄气势输了,再无法为杜荷辩解。

    其他大臣更是逮着机会,纷纷数落万年县的种种不是,更是有人将矛头直指杜荷,要把杜荷的县令贬去。

    杜荷听了,站在戴胄身后,十分淡定。

    这时,戴胄突然回头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小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有所动作,待会等陛下有了主意,一切都晚了,你完了不要紧,老夫也要跟着你陪葬。”

    杜荷闻言,无奈地摇摇头。

    他心道:还好本少爷早有准备,亲自上朝,不然,今日真要完蛋啊。

    看来是本少爷高估戴大人的战斗力了。

    这就是个三脚猫的水平啊。

    就在众人吵吵嚷嚷之际,只见李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沉思了一会儿,刚要作出决定。

    突然,只听大殿内响起一道沉重的叹息声。

    “唉!”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突然落到戴胄身后的杜荷身上。

    方才,大家吵吵嚷嚷,却是将他忘记。

    现在,终于想起杜荷来了。

    王珪心中暗叫不好。

    那些*杜荷的大臣,面色瞬间变得不好看起来。

    李二这才看见杜荷,惊讶道:“杜荷,你怎么上朝了?”

    看到杜荷,李二脸上,止不住露出几分喜色。

    杜荷说道:“启禀父皇,儿臣今日一早听说早朝上会有一出大戏,儿臣便迫不及待赶来,果然看到了一出大戏,各位大人精妙绝伦的表演,都可以排队拿今年的金牛奖了。”

    杜荷讽刺意味十足。

    李二问道:“那你为何叹息?”

    杜荷淡淡地说道:“父皇,儿臣叹息,乃是因为,诸位大人,是要让我大唐去死啊。”

    “杜荷……”

    “不可……”

    “你住口!”

    王珪等大臣,纷纷开口喊道。

    可是,杜荷充耳不闻,继续说道:“父皇有所不知,上个月,整个长安城的商业赋税,只有区区几万贯,如此算下来,全年的赋税,不会超过三十万贯,而去岁长安城光商业赋税,就有两百万贯,连续几年来,更是未低于一百五十万贯过……照此下去,今岁长安城的商业赋税,将会低的可怜,国库也会受到影响……儿臣才想出举报制度,想要挽回损失,巩固国库,没曾想各位大人却纷纷反对,看来,你们是想让我大唐亡掉啊,你们可真是忠君爱国啊……”

    杜荷冷冷地扫视一圈,鄙夷意味十足。

    王珪脸色煞白。

    长孙无忌气的说不出话来。

    其他大臣,一个个震惊不已,全都吃惊地看着杜荷。

    完了!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原本,大家攻击杜荷,攻击举报制度,都没有提长安城上个月收上来的那可怜的赋税,目的就是为了让举报制度消失,让杜荷滚蛋,但新商业赋税制度保留,因为,除了朝廷,所有人都是受益者。

    现在杜荷倒好,一下把锅砸了。

    所有人都吃不成了。

    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两个:一则,陛下震怒,将新的商业赋税制度取缔,沿用原来的赋税制度,如此一来,许多人就没有便宜可占。二则,依然是陛下震怒,用暴力手段惩处那些商贾,到时候,肯定有不少人要受到牵连。

    砰。

    “岂有此理!”李二一拍桌子,大怒道。

    果然,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选择了第二条路。只听李二说道:“这新赋税政策,原本是让利于民,造福百姓的,没曾想,却被一些奸商钻了空子,真是岂有此理……既是如此,那就由朝中派人去查实清楚,一旦有偷税漏税者,决不轻饶。至于新赋税政策,暂且搁置吧。”

    赋税,那就是国库的钱。

    国库的钱,就是李二的钱。

    现在自己的钱被人动了,李二怎么还能淡定下来。

    众大臣吓得脸色惨白。

    却见杜荷淡定地说道:“父皇,不可!”

    “有何不可?”

    “首先,新赋税政策,决不能取缔,新赋税政策在鄠县施行将近两年,证明行之有效,最大的转变在于,以前,是让朝廷主动征收赋税,费时费力,损耗极大,而现在,却是由商贾主动来上缴赋税,可以减轻不少的工作,而且随着我大唐商业的繁荣,新赋税政策,才更适合……其次,惩治偷税漏税的奸商,举报制度足矣,根本不需要朝廷出面。”杜荷侃侃而谈。

    李二问道:“杜荷,你可知道,一旦新赋税政策失败,会是什么后果?”

    杜荷心中好笑,后果?不就是会让国库损失上百万贯吗?

    原来,英明神武的陛下,也在乎钱啊。

    但这些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

    表满上,杜荷说道:“父皇,请给儿臣两个月时间,若是两个月后,局面仍然糟糕,请父皇,砍了我的脑袋。”

    “你这是在立军令状吗?”

    “是!”

    唰。

    李二一下站起身来,一甩袖子说道:“好,朕就给你两个月时间,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至于新赋税政策,还有举报制度,你想怎么用都可以……出了事,朕替你担着。”

    “多谢父皇信任!”

    众大臣都傻眼了。

    原本,以为杜荷是将大家吃饭的锅一起砸了。

    现在才发现,杜荷砸的是大家的锅,杜荷手里的锅,反倒是好好的。

    王珪突然忍不住喊道:“上当了……”

    可是,当李二看向他的时候,他却急忙摇头,闭口不言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上当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