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散朝之后。

    众人走出太极殿。

    长孙无忌才急匆匆来到王珪身旁,小声问道:“王大人,方才你在殿上说,上当了,可是你发现了什么?”

    王珪看了看周围,悠悠地说道:“长孙大人,咱们满朝文武,都被杜荷耍了。”

    “此话怎讲?”长孙无忌大吃一惊。

    王珪说道:“以杜荷的才智,他颁布新赋税政策的时候,难道就没想到会收不上来赋税吗?可是,他为何要颁布这政策,而且听闻布匹商人樊兵兵给他送了两块牌匾羞辱他,他都无动于衷?”

    长孙无忌恍然大悟:“王大人,你的意思是,杜荷早就想推出举报制度,但是他一开始并未颁布,而是先颁布新赋税制度,让人笑话,让商贾们都没有反对,朝中也不反对,相反,朝中大臣,还联合起来,上奏陛下,请陛下下了敕旨,承认了万年县接管长安城的商业赋税和新赋税制度,杜荷再半步举报制度,这时候,新赋税制度已经得到朝廷许可,轻易不能更改,就算有再多人跳出来反对,也于事无补,更何况,杜荷还甚至陛下最关心的就是国库,所以他已经有恃无恐了,现在,无人再能反对他。”

    王珪点点头。

    长孙无忌差点气的*。

    从头到尾,杜荷都不是傻子,真正的傻子,是自己这些人。

    满朝文武,被杜荷逗得团团装,白白为杜荷做事。

    长孙无忌看着前方的一堆官员,问道:“王大人,你说,要不要将*告诉他们?”

    王珪想了想,摇摇头:“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了,否则,我担心有人会忍不住跳河的。”

    长孙无忌:“……”

    ……

    太极宫门口。

    杜荷和戴胄并肩走着。

    戴胄心有余悸地说道:“杜小子,今日,老夫可是被你吓的够呛,此事差点就弄巧成拙啊。”

    杜荷鄙夷道:“戴大人,你还好意思说,昨日,你可是在我面前打了包票的,可是,在朝堂上,你竟然被王珪等人骂了下去,真是丢人啊!”

    戴胄老脸一红,尴尬道:“你懂个屁,老夫那是看见你在场,想让你出来表现一下,事实证明,老夫是对的,有你对付他们就够了,又何须老夫出手,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个道理,你难道不明白吗?”

    杜荷翻了个白眼。

    这老东西,可真够不要脸的。

    戴胄急忙岔开话题:“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杜荷嘴角微微上扬,轻声道:“接下来,就是杀猪宰羊了。”

    “就这么一步?”

    “不,是两步。”

    “此话怎样?”

    “再过几日,你就知道了。”

    杜荷朝戴胄挥挥手,潇洒离去。

    戴胄追了几步,却没追上,满腹疑惑。

    “杀猪,宰羊?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万年县衙。

    后院。

    杜荷打量着来人。

    五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有些干瘦。

    不自觉就会弯腰低头。

    看来是长时间做奴才做惯了。

    这是一个老者。

    杜荷问道:“你想清楚了?”

    老者说道:“草民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杜荷问道:“你是樊兵兵手下第一心腹,你为何要背叛他?”

    这老者,正是著名布匹商人樊兵兵手下的心腹,老秦。

    老秦说道:“我为樊氏布行劳苦一辈子,为樊兵兵做了许多事,但从未得到过他的赏赐,就因为我是他府中的下人,我立功的时候,他只是夸奖我几句,而别人立功的时候,却能得到赏赐,甚至能做布行的掌柜……我已经年岁大了,可是我还有两个儿子,他们都很聪明,本来可以读书做官的,哪知道樊兵兵认为我两个儿子也是他的家仆,我可怜的孩子,七八岁就在樊氏布行做活,直到现在,也没积攒了几个钱,我已经过不下去了,我不想让我两个儿子也伺候樊兵兵一家一辈子……”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草民想,那赏赐,能不能多给一些?”

    杜荷站起身来,说道:“本少爷给你五万贯……五万贯,足够你一家老小在离开长安,到其他地方隐姓埋名过活了。不过,我需要樊兵兵偷税漏税十足的证据,你明白吗?”

    老秦点点头:“草民明白!”

    说着,他往外面招了招手。

    顿时,有两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汉子,抬着一个箱子走进来。

    那箱子沉甸甸的。

    老秦指着箱子说道:“县令大人,这些,都是上个月樊氏布行的账册,这账册乃是真实的,与此前交给赋税局的那本,完全不一样。”

    不等杜荷说话,戴金云便迫不及待地冲上去将箱子打开,随便拿出一本账册,仔细翻阅起来。

    半晌,戴金云惊讶地说道:“老师,这果然是樊氏布行的账册,而且是最原始的账册,上面还有各个铺子的掌柜的签字,樊兵兵也在上面签字画押了,有了这账册,樊兵兵将无处可逃。”

    杜荷点点头:“老秦啊,你就带着你两个儿子暂时住在县衙把,等樊兵兵的事情了结,你们的奖赏就可以到手了。”

    老秦却摇摇头:“县令大人,我有个请求。”

    “哦?”

    “我想跟你们一起去,我想看看樊兵兵是怎么完蛋的。”老秦态度坚决。

    “也好!”

    杜荷点点头,吩咐道:“金云,立即召集人手,本少爷要亲自去会会樊兵兵。”

    ……

    樊氏布行。

    院子里。

    樊兵兵来回踱步。

    不多时间,一个青年走进来,说道:“爹,都办妥了。”

    “上个月,所有的账册都已经烧毁了吗?”樊兵兵问道。

    青年点点头。

    樊兵兵大松一口气:“如此最好,谁能想到,朝廷非但没有制止举报制度,反而默许了,若是那个不怕死的去举报咱们,到时候只怕会有麻烦,杜荷已经知道我羞辱他两次,他断然不会放过樊氏布行,而今,所有真实的账册全部销毁,就算杜荷亲自到樊氏布行来,也发现不了什么,为父也就不必怕他了。”

    青年说道:“爹,此事我已经办妥,你就放一万个心吧。”

    “对了,”樊兵兵突然想起什么来,急忙问道,“老秦呢?为何今早不见他的踪迹?”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杀猪宰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