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纳闷道:“兴许,他回老家了吧?”

    啪。

    樊兵兵一拍大腿:“不对,此事没这么简单,老秦的老家,只有几个远方亲戚,几年难得回去一次,他这时候回去做甚,快,让人把老秦找到,还有他两个儿子……”

    青年立即派人去寻找。

    不多时间,青年神色慌张地回来:“爹,都找遍了……没有,老秦消失了,他两个儿子也不见了。”

    樊兵兵顿时不淡定了。

    他一把拽住青年,“儿子,快,走,出城,立即出城。”

    樊兵兵的确很谨慎。

    当即,来不及收拾东西,他便带着儿子和几个下人走出了樊氏布行,往南门的方向而去。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匆匆追了过来,说道:“老爷,不好了,官府将咱们樊氏布行包围了。”

    “什么……”

    “果然不出我所料!”

    “杜荷果然出手了!”

    樊兵兵咬咬牙,很果断地说道:“走,快,快出城!”

    却见几个衙役已经冲了进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然后一道声音响起:“樊掌柜,你如此匆忙,可是要出城?”

    青年随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杜荷冷笑道:“因为,你爹偷税漏税,情节,相当严重,按照万年县新颁布的法令,不但要被罚款,还要坐牢。我说的对吧,樊掌柜?”

    杜荷盯着樊兵兵的眼睛。

    樊兵兵眼神闪躲,说道:“没有的事,杜县令,你可不要随意污蔑好人,你别忘了,我是最拥护新赋税政策的,我还为此送了两块牌匾给你呢。”

    “你不说牌匾,我倒是忘了,现在,牌匾还给你。”杜荷刚说完,吕布就从外面走进来,手中拎着两块牌匾,嘭嘭砸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

    吓得樊兵兵父子二人心胆直颤。

    杜荷问道:“樊掌柜,羞辱本官的滋味,是不是很爽?你真以为,你如此做派,本官看不出来吗?”

    樊兵兵大惊失色:“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两次送牌匾,是为了羞辱你?”

    “不错,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本官面前,本官就知道你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那……那你为何不拆穿?”

    杜荷微微一笑:“你知不知道民间有个说法,叫将猪养肥了再杀,你的确是一头很合格的大肥猪,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现在,你已经很肥了,可以宰杀了。”

    “原来……原来我是一头大肥猪,可是,就算如此,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哈哈哈……杜县令,你是想说我偷税漏税吗?证据何在?就算你是县令,就算你是驸马,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吧?”

    杜荷冷声道:“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只见他招招手。

    老秦和他的两个儿子,便走了过来。

    两个儿子还抬着一个箱子。

    哗啦啦。

    箱子打开。

    里面正是樊氏布行上个月的账册。

    樊兵兵不可思议地扭头看向自家儿子。

    他儿子懵逼地说道:“爹,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账册,我分明都烧毁了的,一本都没剩下,这些账册,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他有些傻眼。

    樊兵兵瞬间明白了什么,他指着老秦:“是你?”

    老秦说道:“没错,就是我,你们烧毁的账册,都是假的,只不过是废弃的账册而已,真正的账册,昨日已经被我偷偷带走了,全部在这里,樊掌柜,这些账册上,都有你的字迹,你就是偷税漏税,你跑不掉了!”

    樊兵兵两眼一黑,差点晕倒。

    却见戴金云走上前来,亮出一块腰牌说道:“樊掌柜,你涉嫌偷税漏税,现在,跟我们回赋税局去解释清楚吧,樊氏布行要全部查封。”

    说着,就有衙役上来,架着樊兵兵要往外走。

    樊兵兵慌了,他大声喊道:“杜县令,你不能随意抓我,我与许国公府关系匪浅,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你要是敢对付我,许国公府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杜荷嘴角微微上扬,心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然后他大声说道:“原来樊兵兵你偷税漏税,都是许国公府指使的啊。许国公府家大业大,没曾想也做这种事,公然唆使樊兵兵违抗朝廷的新赋税政策,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由于杜荷是当街抓人,樊兵兵又是东市一带有名的商贾。

    所以,周围早就围满了人群。

    樊兵兵的话,杜荷的话,早就传入百姓耳朵里。

    顿时,许多人都恍然大悟,原来,樊兵兵偷税漏税,和许国公府有关。

    一传十,十传百。

    整个长安城都传遍,樊兵兵的背后靠山是许国公府。

    传来传去,甚至传成了偷税漏税的是许国公府。

    许国公府更是百口莫辩。

    ……

    两日后。

    万年县衙发出告示。

    樊兵兵偷税漏税一案,已经彻查清楚。

    樊兵兵的樊氏布行,上个月赚取利润,超过三十万贯,但缴纳赋税只有几百贯,严重违反了新赋税政策,按照万年县新颁布的举报办法,要处罚樊氏布行八十万贯,樊兵兵和他儿子,分别要坐牢十年、三年。

    告示一出。

    全长安城都疯了。

    偷税漏税而已,竟然被罚八十万贯!

    这几乎就是樊氏布行所有的家底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樊氏布行一个月的利润根本不可能超过三十万贯。

    但这又如何?

    万年县说是就是。

    昔日与樊兵兵私交甚好的人们,早已躲避不及。

    至于许国公府,更是多次派人散布,说与樊兵兵没关系,自然也不会管樊兵兵的死活。

    不到几日,樊氏布行被查抄。

    所有财产,全部充公。

    长安再无樊氏布行。

    ……

    又是两日后。

    万年县赋税局查抄了东市的三个商铺,因为牵连了樊兵兵偷税漏税一案。

    有心人稍微一打听,才知道,这几个商铺,乃是许国公府的产业。

    许国公府损失一大笔生意,却是有苦不敢说,因为这时候要是站出来,那就正好说明许国公府和樊兵兵有关系,因此,这个哑巴亏,只能自己吃了。

    ……

    “哈哈哈……”

    戴府。

    戴胄突然大笑起来,他一边拍着桌子,一边说道:“老夫,老夫明白了,这就是在杀猪啊……八十万贯,那樊兵兵,真是好大一头猪啊……杜荷这小子,真狠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真狠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