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州。

    同州刺史府。

    高履行步履匆忙地跑进后院,大喊道:“爹,长安的家信。”

    正在一棵桂树下练剑的同州刺史高士廉,收起手中的佩剑,纳闷道:“奇怪,前日不是刚收到长安的家信吗?怎么今日又有信来?”

    按照惯例,高士廉与长安许国公府的家信,一个月一封足矣。

    高履行摇摇头:“送信的老张把信刚送到就累晕了,我还未来得及询问。”

    插!

    高士廉急忙拆开信件。

    仔细一看。

    信的内容倒也简单,那就是许国公府在长安东市上的三个巨无霸一般的商铺,受到樊兵兵偷税漏税一案牵连,已经被查封,所有财产,全部充入万年县衙。

    高士廉半天没动静。

    高履行急忙走过来一看,顿时勃然大怒。

    “樊兵兵这厮是猪吗?就算他早已投靠我们许国公府,也不能在那种场合下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啊……”高履行气急败坏地吼道。

    高士廉缓缓扭头,问道:“履行,此事是你做的?”

    高履行结结巴巴地说道:“爹……我……我就是气不过你被杜荷赶出了长安,于是暗中授意樊兵兵借着新赋税政策,为难一下杜荷,没曾想,这厮竟然愚蠢之极。”

    “噗……”

    高士廉一张口,一口鲜血喷洒而出,然后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

    说回长安。

    万年县衙。

    戴金云恭敬地说道:“老师,此次查抄樊兵兵的樊氏布行,共计获得开元通宝五十万贯,布帛丝绸价值一百五十万贯,还有金银无数,珍馐古玩无数……咱们万年县衙的仓库,已经堆不下了。”

    杜荷点点头:“金云,你辛苦了。”

    只见戴金云蓬头垢面,疲惫不堪,都是这几日查抄樊氏布行给累的。

    这家伙已经足足五天五夜没有睡觉了。

    可是,依然神采奕奕:“老师,我一点也不辛苦,都是你教导有方,谁能想到,从接管长安城的治安,到接管长安城的赋税,再到新赋税政策、举报制度,这一切,都是你提前准备好的……整个长安城的商贾、朝中大臣,都被你指挥得团团转,真是爽快啊,原来,这就是做官的快乐,学生以前不懂,现在却是懂了。”

    杜荷看见戴金云那眉飞色舞的样子,心头一跳。

    他急忙说道:“金云,如今你算是正式踏入了官场,为师有一句话却是要告诫你。”

    戴金云一怔,“请老师赐教,学生洗耳恭听。”

    杜荷郑重地说道:“你要记住,为官之道,做人之道,手段不是目的,为师所做的一切,都是逼不得已,可目的是好的,无非就是为了打击偷税漏税之人,为国库充盈而做努力,充盈国库是为了更好的造福百姓,简言之,为师是为了目的而使用手段,切不可为了手段而手段。”

    华夏历史,纵横几千年,放眼到每个时期,都有无数将权谋手段玩的让人目瞪口呆之辈,可这些人,大多是奸臣弄臣,以玩弄手段为荣,并未给百姓做过什么好事,甚至为祸朝堂,危害天下。

    杜荷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子将来也成为这样的人。

    戴金云十分聪明,很快就明白杜荷的告诫之意。

    他郑重地点头答应道:“老师放心,学生谨记老师的教诲。”

    “嗯,我的弟子中,你算是聪慧的,将来出将入相,也未必不可能,为师希望你能好好做人,好好做事。”

    “学生谨记。”

    杜荷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颁奖典礼,都准备妥善了吧?”

    戴金云才说道:“按照老师的吩咐,已经提前两日发出了请柬,并且在县衙门口清出了一块空地,专门用来做颁奖典礼。”

    所谓颁奖典礼。

    乃是杜荷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这颁奖典礼,就是要将五万贯奖赏,当着众人的面,奖赏给背叛了樊兵兵的老秦父子三人。

    至于邀请的人,有朝中官员,也有商贾巨贵,这些人将作为见证,而且杜荷提前让赋税局张贴告示,让全城的百姓都可以来观摩。

    杜荷的目的只有一个,此次颁奖典礼,规模越宏大越好。

    戴金云好奇地问道:“老师,为何此次要大张旗鼓地给老秦父子三人颁奖?”

    杜荷解释道:“当然是为了告密。”

    戴金云恍然大悟:“难道,老师要马上要启动宰羊了?所以,此举是为了告诉长安城的人,只要有愿意举报那些偷税漏税之人的,都可以得到丰厚的奖金?”

    “不错!”

    戴金云认真分析道:“如此高额的奖赏,很难有人不心动。老师真是高明啊!”

    “走吧,时辰差不多了,咱们一道去为老秦父子三人颁奖。”

    “老师请!”

    ……

    颁奖的地点,就在万年县衙门口一块开阔无比的空地上。

    此处早已搭建了一个高台。

    最前方,有衙役专门看护,而且摆放了许多的桌椅。

    最前面几排,乃是杜荷专门留给朝中大臣们的。

    只是,当他目光落到最前面几排时,才发现,竟然空荡荡的,只来了一个京兆府尹刘文通。

    刘文通看见杜荷,急忙上前来寒暄。

    杜荷好笑地问道:“刘大人,别的大臣都不来,唯独你来了,难道你不担心朝中那些家伙背后非议你。”

    刘文通哭笑不得地说道:“驸马啊,你就别取笑我了,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刘文通能做到京兆府尹的位置,全靠你提携,朝中那帮家伙,一个个都看不起我……我又有何惧,反正我能有今日,都是你的功劳,如此大恩,别说来参加这颁奖典礼,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很早之前,刘文通就想通了。

    像他这样的人,毫无背景,他想和朝中那些大佬玩,人家还不带他呢。

    于是他决定,就跟着杜荷混了。

    事实证明,跟着杜荷,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权力、钱财,样样都不会缺。

    旁边,长安县令许知远羡慕不已地看着刘文通。

    他心想,要是当初杜荷刚创建梦幻集团时跟着杜荷,现在自己早已经不是小小的县令了吧。

    他急忙问道:“驸马爷,如今朝中无人到来,会不会影响今日的颁奖典礼?”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手段不是目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