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金云不敢看杜荷的眼睛,诚惶诚恐地说道:“老师……此事,我原本打算告诉你的,只是,我有些害怕,我害怕老师会责怪我……所以我回到县衙后,迟迟不敢开口,不过老师请放心,我从未做对不起县衙之事,更不敢违背老师的教诲,那些商贾的确许诺了许多好处,让我在老师面前为他们美言几句,不过,我都没有答应,更不敢收他们的任何东西……老师,这名册,都是约我见过面的商贾,上面详细记录了他们的名字,来历,许诺的好处,还有他们要我做的事……还有许多商贾送来的请柬,都在赋税局的公房之中,我都一一推了,我马上就取来请老师过目。”

    一向话不多的戴金云,此刻却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急急忙忙地说了一通。

    他很担心杜荷对自己的看法。

    说着,戴金云便拿出一本账册,交给杜荷。

    杜荷却是看都没看,随手就扔进了旁边的池塘中。

    “老师……”戴金云瞪大眼睛。

    杜荷笑着说道:“为师相信你的为人……不过,这件事你做得不对!”

    啊?

    戴金云有些傻眼。

    这样做还不对?

    他急忙说道:“老师的意思,我不能与那些商贾见面?学生记住了,从今日起,我不会再和任何人见面。”

    杜荷摇头。

    戴金云就懵逼了。

    半晌,杜荷才说道:“你不但要与他们见面,而且还要告诉他们怎么做,教他们避免被县衙查抄所有家产。”

    “老师……学生愚笨,不懂老师的意思。”

    杜荷耐心解释道:“此前,为师说过,咱们要杀猪宰羊,如今,樊兵兵这头大肥猪已经杀了,接下来,就是宰羊了,长安城偷税漏税的商贾们,就是羊,咱们就是宰羊专业户……”

    戴金云听到这里,简直忍不住要为杜荷鼓掌。

    樊兵兵家大业大,而且喜欢作死,简直就是一头大肥猪。

    而其他商贾,虽然偷税漏税,却比不上樊兵兵,所以是羊。

    好形象的说法!

    他忍不住说道:“老师,你要对商贾们下手了?”

    “不错,不过,单单对付这些商贾没意思,为师已经想到一个一石二鸟的计策,既能宰羊,又能堵住朝中那些家伙的嘴巴。”杜荷说道。

    戴金云问道:“老师,怎么堵住他们的嘴巴?”

    杜荷笑道:“当然是拿出为师最要紧的东西,塞进他们的嘴里。眼下,却有两件事需要你仔细去做。”

    戴金云立即直起腰杆。

    杜荷说道:“这第一件事,就是你今日要去与那些商贾见个面,答应他们的请求。至于细节,待会为师再告诉你。第二件事,这张纸,你速速交给戴大人,让他明日在朝堂上恶心恶心那些*我的家伙。”

    “是,老师!”

    杜荷将具体的细节交代清楚,戴金云才匆匆离开县衙,往戴府赶去。

    ……

    醉仙楼。

    已是黄昏后。

    最豪华的一个厢房之中。

    坐着十几个衣着华丽之人,个个富态毕露,恨不得将全部家当都穿在自己身上,好显摆自己是长安城最有钱的人。

    为首的,却是四个人。

    分别是:

    赵掌柜!

    钱掌柜!

    孙掌柜!

    李掌柜!

    只见李掌柜有些忐忑地说道:“诸位,你们说戴公子今日会来吗?要知道,此前我五次三番送给他请柬,许诺了无数的好处,他都未曾露过面啊!”

    赵掌柜呵呵一笑,抚摸着自己那还不及身下一成的胡须,说道:“诸位不必着急,今日召集大家前来,乃是戴公子已经给了我一个准信,说一定会出现,否则,我哪敢烦劳诸位跑一趟啊。”

    钱掌柜说道:“若戴公子真愿意给我等指出一条明路,别说是跑一套,就是跑十趟我也无怨,如今,那举报制度就像一把刀立在头顶,我家中下人众多,商铺不少,这么多人,难保有哪个要钱不要命的就去赋税局把我举报了,我可不想看着我的家产全部被查抄,自己辛劳大半辈子还去坐牢啊……”

    “谁说不是呢……”

    “咱们现在真是走投无路啊!”

    一个个,唉声叹气的。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戴金云走进了进来。

    唰唰唰。

    一个个商贾,急忙起身,热情地请戴金云落座。

    戴金云刚坐下,就看见醉仙楼的小厮们涌进来,用飞快的速度摆满了一桌子美酒佳肴。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

    赵掌柜才开口说道:“戴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今日请你到醉仙楼,我等都是为了一件事,如今长安城施行新赋税政策,县令大人更是弄出了举报制度,我等心中不踏实,想请戴公子为我等在县令大人美言几句,将此事化解一番。”

    戴金云笑着说道:“诸位掌柜不必绕弯子,你们找我,无非就是,你们和已经被关进牢狱的樊兵兵一般,都偷税漏税了,而今,家师施行举报制度,你们坐不住,担心有一日被人举报,但是以你们的身份,想要面见家师,根本不可能,所以,你们找到了,对吗?”

    杜荷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县令,但来头很大啊。

    梦幻集团的大掌柜!

    娶了两位公主的驸马!

    曾经的鄠国公!

    还是当朝右相杜如晦的儿子。

    这样的身份,全天下独一无二,可不是任何一个县令都能比得上的。

    这些商贾虽然是长安城的大户,但要想见到杜荷,难比登天。

    众人听了戴金云的话,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戴金云心中冷笑,嘴上却是说道:“诸位,把你们的小心思都收起来吧,你们若真是想寻求一条生路,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一点建议,不过,事先说好,此事你们不能说是我教你们做的,更不能提我与你们见面之事。”

    赵掌柜立即说道:“戴公子放心,我等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钱掌柜说道:“请戴公子赐教。”

    戴金云故作高深地说道:“诸位,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说,这新赋税政策施行之后,你们损失有多少?”

    不等众人开口,戴金云就说道:“其实,我已经亲自测算过,这新赋税政策,与原来的赋税政策相比,上缴的赋税还要更少,不过这是名义上的……不瞒你们说,此前的赋税政策,施行起来,名目繁多,花样百出,耗费许多的人力物力,最后却未必能收上来那么多赋税,可县令大人新发明的赋税政策,却正好相反,需要交多少就交多少,这正是许多人不愿的原因所在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宰羊专业户,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