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金云一通忽悠。

    众人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赵钱孙李几位商人都连声说是。

    赵掌柜说道:“请戴公子明示!”

    戴金云沉吟道:“既是你们相求,那我就勉为其难,为你们指一条明路吧。”

    众人俯首聆听。

    只听戴金云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明日一早,你们,就赶紧去县衙,表示你们拥护新赋税政策,然后主动认错,主动将之前漏下的赋税,全部补齐,甚至于,将本年的预计赋税全部交清,到年底的时候,由县衙多退少补……总之一句话,你们要便被动为主动,让老师看到你们的诚意。”

    “啊?”

    众人都有些惊愕。

    按照戴金云的办法,不但要将上个月漏掉的赋税补齐,还要拿出一大笔钱先放在万年县衙?

    一个个都有些不愿意。

    戴金云冷笑道:“法子倒是给你们了,至于采不采纳,全凭各位,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等到你们手下人到赋税局将你们举报了,到时候,可就是查抄所有家产,想弥补过错也就没机会了。”

    大家恍然明白过来。

    赵掌柜说道:“戴公子言之有理,不就是拿一笔钱放在赋税局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愿意。”

    钱掌柜点点头:“我也愿意!”

    孙掌柜说道:“只要能护住我孙家的产业,区区赋税,又算得了什么。”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

    戴金云起身告辞。

    赵掌柜小声说道:“多谢戴公子指点迷津,我等准备了一份薄礼,就在外面的马车中,还请戴公子笑纳。”

    戴金云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他来到醉仙楼露馅,果然看见一辆马车早已等候多时。

    戴金云直接钻进马车中,马车内,却是有一个半人高的箱子。

    他将箱子打开,里面装满了金银珠宝等各种好东西,价值至少几万贯。

    戴金云笑道:“老师说的没错,这些商贾,到了要命的时候,出手大方,十分舍得。”

    若是没有杜荷的许可,他肯定会将这些东西拒之门外,可现在,他能心安理得地将其收下。

    ……

    醉仙楼,厢房中。

    一个小厮从门口走进来。

    赵掌柜关切地问道:“如何?戴公子收下了吗?”

    小厮说道:“老爷,戴公子已经收下了。”

    “太好了!”赵掌柜高兴地说道,“只要戴公子收下东西,就意味着他是真心帮咱们的。”

    众人悬在心头的大石头,也随即落地。

    ……

    次日。

    早朝上。

    一切都跟杜荷预料的一般。

    果然有不少大臣站出来,*他大张旗鼓搞颁奖典礼。

    “陛下,臣要*杜荷!昨日,杜荷在万年县衙门口大张旗鼓地搞了一个颁奖典礼,将五万贯开元通宝就明晃晃地摆放在百姓们面前,此举却是*了百姓,许多百姓已经不想好好劳作,反而想通过举报偷税漏税来发财,长此以往,长安城的百姓将不思劳作,国将不国,民将不民啊!”

    “陛下,臣也要*杜荷,杜荷的颁奖典礼,未经臣等同意,就将臣等的座牌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此举无异于是在昭告天下,这颁奖典礼,乃是朝廷默许的。”

    “还有臣,臣要*杜荷,现如今,长安城的商贾们人心惶惶,许多商贾纷纷出逃,商贾们也不再专心经营,反而诚惶诚恐,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长安城的商贾们将会逃走一空,到时候,非但收不上来赋税,反而会给长安城的百姓造成极大的不便……”

    ……

    一个个大臣,轮番上阵,数落杜荷的各种不是。

    个个都说的很有道理。

    李二闻言,皱眉问道:“这颁奖典礼,当真会让长安城的商贾们出逃,影响东市、西市的商业?”

    王珪第一个说道:“陛下,臣以为,各位大人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此事,极有可能发生……自古以来,偷税漏税者,不计其数,商人重利,眼中只有利益二字,而今,杜荷却弄出了举报制度,商贾们有亲属,有下属,这些人在高额的举报奖赏下,难免不会心动,商人们若是真的偷税漏税,定然会诚惶诚恐,担惊受怕,继而会出逃。更为重要的是,长此以往,商贾们会认为朝廷不信任他们,对朝廷产生抵触甚至敌对的情绪,长安城的商业,很可能会因此荒废。”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臣认为,当务之急,是赶紧废除新赋税政策,再下旨申饬杜荷一番,不要让商贾们寒了心,也不要让长安城的百姓人心不定。”

    李二陷入深思中。

    半晌,他抬起头来,缓缓说道:“既是如此,这新赋税政策就……”

    他话还没说完,就见内务府总管西门青急匆匆跑了进来。

    “陛下,奴才有要事禀报!”西门青竟然打断了李二的话。

    李二不悦道:“说!”

    西门青说道:“陛下,宫外传来消息,今日一早,长安城的大商贾们,结队去了万年县衙,有数百人之多……”

    王珪忍不住问道:“难道是去*的?陛下,臣早就说过,杜荷搞出的新赋税政策,肯定会犯众怒,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商贾们忍无可忍,要去冲击县衙了,请陛下早作决断才是。”

    其他人纷纷附和。

    西门青神色古怪地看了王珪一眼,摇摇头:“不,陛下,诸位大人,商贾们并非是去万年县衙*,他们是去拥护新赋税政策的。”

    啥?

    众大臣懵逼。

    李二傻眼:“说,到底怎么回事?”

    西门青娓娓道来:“上百个商贾,到万年县衙,纷纷承认自己偷税漏税,然后承认错误,表示已经认识到过错,愿意改过自新,而且个个称颂新赋税政策公开透明,公平公正……为了弥补过错,商贾们纷纷拿出一大笔钱,作为今岁的赋税,全部交给了万年县赋税局,到年底时,由万年县赋税局核算清楚,多退少补……”

    西门青说完,才发现,整个朝堂上,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王珪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太丢人了!

    太尴尬了!

    这是**裸地在抽老夫的脸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太尴尬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