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和王珪对视一眼,二人都低下了头。

    谁能想到,局面竟然是这样。

    半晌,王珪悠悠地说道:“这些……恐怕是商贾们的小把戏,谁会舍得真的拿出一大笔钱来存放在万年县衙啊!”

    傻子才会这么干吧!

    西门青接着说道:“据说,才两个时辰不到,商贾们已经送了十多万贯到万年县赋税局了……”

    王珪:“……”

    他气的吹鼻子,狠狠地瞪了西门青一眼。

    西门青一脸委屈。

    还不让人说话了是不是?

    “哈哈哈……”

    大殿上,突然响起一道洪亮的笑声。

    正是李二发出的。

    李二大笑完之后,才说道:“好……好,杜荷做的不错,没曾想,商贾们非但没有反对,反而如此支持新赋税政策,传朕旨意,凡是主动拥护新赋税政策、提前将赋税交到万年县衙的商户,今年的赋税,可以减免一成。”

    “陛下圣明!”

    众人急忙称颂道。

    李二十分高兴。

    王珪这几个方才不遗余力地攻击杜荷的大臣,却是一言不发,脸色无比苦涩。

    为了*杜荷,恶心杜荷,昨日不少大臣都在一起商量,更是搜集了不少的证据,有几个大臣更是牺牲了自己睡小妾的时间来写了文采飞扬的*奏章,哪知道,所有的精心准备,最后竟然一败涂地。

    输得太惨了!

    李二正要宣布退朝。

    却见戴胄站了出来。

    戴胄说道:“陛下,诸位大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昨日晚间,我侄儿金云回到府上,告诉我说杜荷早就猜到今日朝堂上会有人*他,我当时不信,金云却说,他的老师杜荷连*他的理由都猜到了,并拿出一张纸,交给我,现在,我想拿出这张纸给诸位大人,共同看看……”

    说着,他便将那纸张拿了出来。

    尉迟恭第一个接过,然后扯着大嗓子高声念道:“朝中那些软蛋*本少爷的十二个理由,第一条……第二条……”

    众人当场石化。

    十二条理由!

    大家稍微细心地一数,方才众人*杜荷,搜刮出来边边角角的理由,可不正是十二条吗?

    而且,和杜荷预测的,都差不多。

    这家伙,是偷看了我们的*奏章吗?

    尉迟恭说完,忍不住呵呵呵地笑了起来:“哎呀,诸位大人,我要是你们,我就干脆撒泼尿把自己淹死算了,你们看看,你们还没脱裤子,杜荷就知道你们要拉屎了,真是丢人啊……”

    破天荒的,没人反驳。

    尉迟恭又笑了起来。

    “酷酷……”

    杜如晦终于忍不住,大笑。

    “哈哈哈……”

    然后,不少大臣都忍不住开始笑了起来。

    在一众嘲笑声中,王珪为首的一帮人,落荒而逃,飞快地离开了太极殿。

    ……

    一连好几日,王珪、长孙无忌这些人,都不曾上朝。至于原因,许多人都心知肚明。

    自此开始后的几个月,朝中再无人*杜荷。

    但凡是想*杜荷的,都要先掂量掂量会不会被杜荷猜到,然后被人在朝堂上羞辱。

    另一边。

    杜荷推行的新赋税政策,有了朝中的支持,却是大获成功。

    至少再没有大规模的反对之声。

    万年赋税局只需坐在县衙,便能将赋税收到手中。

    当然,偷税漏税者仍然存在,但绝对是少数。

    这些少数奸商,大多被手下人或者熟人举报,家产被查抄一空。还有一些比较隐蔽的,却是被万年县赋税局查的一清二楚,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至此,新赋税政策在长安城大获成功。

    ……

    杜荷这个县令,自然也闲暇下来。

    这一日清晨。

    万年县衙却是来了一位熟人,与杜荷见面。

    杜荷正在吃早饭,听闻有人来访,而且还是故人,便丢下早餐,急忙来到正堂中。

    一进门,他便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家伙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猪肉干正一根根往嘴里塞。

    若非这家伙身材消瘦,杜荷还以为这是加大版的小黑胖子李恪呢。

    杜荷惊讶道:“魏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鄠县县令魏叔瑜。

    魏叔瑜见到杜荷,眼睛充满光亮,站起身来,说道:“杜兄,咱们终于见面了,上次一别,已有半年之久……真是不易啊。”

    杜荷招呼魏叔瑜落座。

    魏叔瑜拿出几根皱巴巴的猪肉干,递给杜荷。

    杜荷摇摇头。

    这玩意儿是杜荷最先搞出来的,用盐腌制,可以存放很久,但太咸了,而且口感并不怎么好。

    魏叔瑜露出憨厚的笑容,继续吃猪肉干。

    杜荷好奇地问道:“魏兄,一别半年,你比以往更黑了啊。”

    在以前,魏叔瑜还是很*的,没曾想,现在却是黑的跟木耳一般。

    魏叔瑜说道:“这半年,我几乎都在野外,劝课农桑,时间长了,难免被晒黑,不过,与鄠县的农业成绩比起来,我黑一些算不了什么。”

    为民情怀!

    让人钦佩。

    这就好比平康坊的仙女爱上一个书生,甘愿为书生奉献一切,只要书生开心,自己变黑又算得了什么。

    两人寒暄半晌,魏叔瑜才说到正题。

    魏叔瑜说道:“杜兄,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

    魏叔瑜继续说道:“其实,此事是我与县衙的县丞等人商议过的,如今,你乃是万年县县令,却接管了整个长安城的商业赋税和治安,效果甚好……而鄠县的种种政策,都是你当初担任县令时制定的,与现如今的长安城不谋而合,是以,我想,万年县能不能也把鄠县的商业赋税和治安一并接管了?鄠县赋税局,合并到万年县,鄠县管城大队,管辖范围也变成鄠县、万年县、长安县,你意下如何?”

    我曹!

    杜荷听了,都忍不住有些惊讶。

    这的确是个大胆的想法。

    魏兄果然与我是好兄弟,这是带着鄠县来投靠我呢!

    他好奇地问道:“魏兄,你为何会有此想法?”

    魏叔瑜往嘴里塞了一根猪肉干,又露出标志性的憨厚笑容:“因为,我信得过你……”

    这个理由很简单!

    却值得让人信服。

    魏叔瑜并非聪明绝顶之辈,但他是个做实事之人。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投靠,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