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点头,是因为他赞同侯君集的说法。

    天下所有人都可能谋反,唯独杜荷不会。

    但凡造反,都要一堆小伙伴。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李二打天下、搞玄武门事变时,他身边有一堆给力的伙伴。

    刘邦造反时,身边也有一堆兄弟。

    刘备建立蜀国之前,也有五虎上将。

    杨坚……

    ……

    再看杜荷,满朝文武,几乎都被他得罪光了。

    这样的人,那就是一个孤胆英雄。

    造反,这辈子都不可能造反的。

    杜荷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以为正确的事。

    李二问道:“浩之,此事,你怎么看?”

    侯君集立即说道:“陛下,根据暗卫搜集的情报来看,三县联盟,的确是一件好事。长安城和鄠县,早已融为一体,鄠县商贸中心,甚至有隐隐超过东西二市的趋势,更有梦幻集团处在鄠县,安鄠大道的连通,大大方便了长安和鄠县的沟通,如此一来,将三县的治安、商业赋税全部合在一处,的确有好处,尤其是近来,长安城的治安大好,赋税收取不再是难题,杜荷功不可没……唯一的不妥,臣以为就在于,长安管城大队、长安赋税局,眼下依然归万年县节制,品级是否有些低了,不如,将长安管城大队和长安赋税局,交给京兆府来节制。”

    李二点点头:“浩之言之有理,朕方才也考虑过,只是,长安管城大队,长安赋税局都是杜荷搞出来的,外人很难摸清楚其中的门道,刘文通那厮未必能把这两件事办好,还是交给杜荷节制吧。不过……管城大队和赋税局的身份,倒是要尽快解决才好……传三省的长官吧。”

    不多时间,朝中的大佬们全都来到御书房。

    ……

    御史武平,奔走在长安城的街头。

    不远处,一队长安管城大队巡逻走过。

    百姓们见了,纷纷叫好。

    武平嗤之以鼻。

    “呸,杜荷这是倒行逆施!”

    “先皇分州县,是为了更好地治理天下。

    “现在杜荷却搞出三县联盟,杜荷隐隐成了三县联盟的盟主,而且没有经过朝中批准,简直是目无法纪,岂有此理!”

    “杜荷,这次我一定要整死你!”

    他腋下夹着厚厚的一摞纸张,全都是这几日搜集的证据。

    可惜,他已经被降职,不能上朝了。

    但这难不倒武平。

    天黑时分,武平来到西长安城的一个府邸上。

    这里的主人,正是武平的至交好友——御史张力。

    二人见面,把酒言欢,聊聊生活,聊聊最近朝堂内外的事情。

    然后,武平便将三县联盟、管城大队吞并武侯铺之事说出来,痛斥杜荷的种种不是。

    末了,武平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超人,你得帮我。”

    张力,字超人。

    张力问道:“武兄尽管放心,此事我一定尽力帮你,杜荷做出此等人神共愤之事,明日,我就在朝堂上好好*他一番,届时,肯定会有许多大臣出来斥责杜荷,杜荷这回肯定完蛋了。我会找个机会,提一提当初你*杜荷之事,陛下应该明白当初错的不是你,而是杜荷,你就有望官复原职,回到朝中。”

    武平站起身来,深深一揖:“有劳超人了。”

    张力自信满满地说道:“武兄客气了,明日,你就静候佳音吧。”

    二人高兴,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一夜无话。

    清晨。

    张力起了个大早,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奏章和武平搜集来的罪证,急匆匆往皇宫赶。

    来到皇宫门口,许多人已经到了。

    他老远就看见司徒王珪。

    张力心道,王大人乃是朝中最不待见杜荷的,要是能有他相助,今日*的事就成了,武兄的事,也有望。

    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跟王珪打招呼:“王大人,早啊!”

    王珪一愣。

    他乃是当朝司徒,是高等级的大佬。

    能与他打招呼寒暄的,至少也是尚书、侍郎之类的。

    张力不过是御史台下一个小小的御史,竟然敢直接上来打招呼。

    王珪不屑地冷哼一声。

    张力自以为王珪在搭理自己,急忙说道:“王大人,关于万年县令杜荷搞出的三县联盟之事,还有他指使管城大队吞并武侯铺之事,想必你也听闻了,下官已经搜集了不少罪证,今日准备*杜荷,请大人相助。大人请看,这是*的奏章和罪证。”

    他急忙将自己辛辛苦苦写好的奏章和武平搜集的证据,递到王珪面前。

    王珪看都没看,一甩袖子,走到了前面。

    张力心想,王大人这是何意?对了,他一定觉得这件事有我出马就够了。

    王大人果然还是信任我的。

    他很开心。

    很快,早朝开始了。

    李二问道:“诸位爱卿,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唰。

    张力第一个跳出来,大声说道:“陛下,臣有本奏,臣要*杜荷,万年县令杜荷,私下联盟,搞了三县联盟,这是结党营私,已经触犯大唐法令了,而且,他在没有朝廷许可的情况下,私自接管了长安城和鄠县的商业赋税和治安,此事,简直耸人听闻,更让人吃惊的是,杜荷竟然逼迫武侯铺蔡能,将武侯铺并入了管城大队,简直目无法读,人神共愤……请陛下立即责罚杜荷,贬去杜荷万年县令官职,昭告天下,以儆效尤。”

    安静!

    朝堂上,一片安静。

    御史张力有些懵逼。

    按照正常来说,不是应该有许多人站出来声援自己吗?

    尤其是王大人,王大人应该出来说话啊。

    王司徒!

    他看向王珪。

    王珪在假寐。

    他看向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却用看傻叉的眼神看着他。

    他看向陈叔达,陈叔达冷笑。

    他身边的几个大臣,急忙往旁边挪了挪,一脸厌恶。

    啥意思?

    咋回事?

    武平彻底傻了。

    不对劲!

    要出事!

    直觉告诉武平。

    砰。

    就在这时,李二一拍桌子。

    噗通。

    张力吓得一*跌坐在地上。

    只听李二怒道:“好一个御史,你诚心给朕捣乱是不是?三县联盟,商业赋税政策,管城大队,都是朝廷许可的,朝廷的敕旨,正在昭告天下,你却在此大言不惭,诋毁杜荷,你意欲何为?其心可诛……你与那武平,简直一丘之貉,你也降职一级,罚俸禄两年,好好回家反省吧。来啊,再将他拖下去,杖打二十。”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怕是个傻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