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来之前,马文才有些不屑。

    一个小屋子而已,难不成里面还有蛇虫鼠蚁?

    但当大门落下后,周围一片漆黑。

    最关键的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一股巨大的恐惧,笼罩着马文才的全身。

    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

    马文才心头狂跳,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脏咚咚咚跳动的声音,呼吸声更是清晰入耳。

    “救我!”

    马文才忍不住喊道。

    可惜,声音只在小黑屋内回荡,半晌才消失。

    害怕,孤独,颤抖……像黑暗一样将人包裹。

    ……

    第二日。

    一大清早。

    万年县衙门口,却是人声鼎沸,聚集了足足几百人。

    这些人个个非富即贵,都是来县衙讨要人的。

    正是昨日被送到鄠县那一百书生的家人,现在得到消息,当然要来要人。

    这些人,个个来头不小。

    有长安城有名的商贾,有地主,还有不少官员。

    甚至牵连了朝中大臣,不过,这些大臣碍于脸面,并未出面,而是派遣下人来县衙*。

    有人愤慨地说道:“老夫将孙子送到半山学院,乃是想让孙子勤学好问,将来参加科考,博取一个功名,可万年县衙倒好,直接将人从半山学院抓走了,弄到赋税局做一个征缴赋税的小吏,真是岂有此理。此事,老夫决不能忍。”

    “对,我儿子聪慧过人,将来是要出将入相的,怎能做赋税局的小吏!”

    “我儿是文曲星下凡,算命先生都说了,他今年参加科考,定能高中。”

    一个个家伙,牛皮越吹越大。

    可惜,万年县衙大门紧闭。

    别说县令杜荷,就是衙役也不曾见到一个。

    半个时辰后。

    县衙内,还是静悄悄的。

    有人忍不住了:“诸位,杜县令肯定是躲着咱们,咱们要是在此干等,只怕今日都不会有人出来见咱们。不如,咱们把门撞开,闯进去吧?”

    “对!”

    “闯进去!”

    一些大胆的家伙,纷纷喊道,然后便冲到县衙大门处,拿出刀枪棍棒,准备将万年县衙的大门撬开。

    吱嘎嘎。

    就在这时,县衙大门打开。

    一队管城提着狼牙大棒,冲了出来,迅速将两侧包围。

    之前还叫嚷得厉害的家伙们,立即往后退。

    管城大队的威名,早已传播到四方。

    然后,一个青年走出来。

    有人惊呼道:“是杜驸马!”

    正是杜荷。

    杜荷扫视一圈,冷冷地问道:“尔等大清早就将县衙包围,还想闯进县衙,想造反吗?”

    一个老者上前,说道:“驸马,你误会了,我等都是来看望家中子弟的,并非是来*,更不可能造反?”

    杜荷眉头一挑:“家中子弟?”

    老者点点头:“正是,驸马,我乃是京兆府的官员,名叫马冬梅,我儿马文才,在半山学院念书,昨晚却是接到消息,长安赋税局到半山学院将我儿带走了,我正是来问问情况的。”

    “还有我儿子,李大壮!”

    “我孙子也被带到赋税局了。”

    群情激愤。

    杜荷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诸位,原来是为了此事而来,不过,马大人,你们来错地方了。”

    啊?

    马冬梅等人全都愣住。

    杜荷解释道:“你们要人,理应去找半山学院才是,因为,赋税局招募的一百人,名册是半山学院的王院长给的,而且还有王院长的字据,半山学院答应选派一百人到长安赋税局任职,尔等咬人,也应该去找王崇基才是,只要王崇基有手书,本少爷随时可以放人。”

    马冬梅问道:“驸马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马冬梅想了想,说道:“既是如此,我等现在就去半山学院,找王院长要一封手书。”

    “对,去找王院长!”

    “速去!”

    一群人来的慢,去得快,乌泱泱地赶紧往城外的半山学院赶去。

    杜荷盯着马冬梅等人的背影,转身吩咐道:“把人都撤了,全部进县衙。”

    重新回到县衙的马三儿问道:“大人,若是无人看守,有人回来,砸烂了大门这些,可怎么办?”

    杜荷冷笑道:“找人暗中盯着,谁动手砸的,就让他十倍赔偿。”

    ……

    半山学院。

    王崇基坐在桌子后,满脸得意的笑道:“哈哈哈,杜荷这厮,这是作茧自缚啊,竟然真的敢让管城大队把人抓走了,现在他是自尝恶果啊,如此多的人跑去万年县衙要人,而且个个来头不小,足够他头疼好一阵子了。”

    管事的也说道:“院长,你这一招,堪称一石二鸟啊,既将那些不学无术的书生全部弄走,还学院一个清净太平,又将麻烦甩给了杜县令,真是妙啊!”

    王崇基说道:“作为一个读书人,我是不屑于玩弄阴谋诡计的,奈何杜荷逼上门来,我也只好略施小计了。”

    管事的立即拍马屁道:“院长,你要是去了战场上,那就是当之无愧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杜驸马当初在幽州的那些什么水淹范阳军,三擒三纵,对你来说,都是雕虫小技。”

    王崇基听了,甚是满意地点点头。

    就在这二人不停吹捧之际,却听外面闹哄哄的。

    王崇基眉头一皱:“怎么这般吵闹?”

    却见半山学院的护卫头目王虎急匆匆跑进来,神色还然道:“院长,大事不好,山门被冲破了,那些人已经闯进来了。”

    啥?

    王崇基唰的一下站起身来:“哪些人?”

    王虎结结巴巴的说道:“就是……昨……日……被管城大队抓走……的那些学生的家人!”

    王崇基面色大变:“这些人,不是都去万年县衙了吗?怎么突然跑到半山学院来了?”

    管事的急匆匆往外走。

    不多时间,又折返回来:“院长,这些人,原来是被杜荷支棱回来的,杜荷让他们来找院长要手书,还说只要有你的手书,赋税局那边马上放人。”

    王崇基愣道:“他们就这么相信杜荷的说辞?”

    “据说杜荷将名册和院长的字据给这些人看了。”

    王崇基眼前一黑:“杜荷*,我昨日只给了他名册,什么时候给他字据了,那字据是假的……好一个杜荷,这才是真正的祸水东引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祸水东引,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