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马冬梅等人离开,王崇基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总算把这些家伙送走了。

    杜荷的声音,却在一旁响起:“王院长,现在该是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吧?”

    王崇基脸黑黑的:“请驸马稍等。”

    说着,他转身离去。

    很快,王崇基将学生们召集到礼堂之中,拿出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劝说学生。

    王崇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总算找出了二十个优秀的学生。

    这些学生,家庭贫寒,成绩虽说优秀,却也只是乙等之上一点,科考成功的希望不大。

    所以,在王崇基大肆宣扬赋税局的种种好处,尤其是每个月俸禄堪比一个县官的时候,他们动心了。

    最后,这二十个人,跟着杜荷离开。

    等到了县衙,杜荷便问道:“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则,去长安赋税局,二则,留在万年县衙。”

    有个书生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驸马,有何区别?”

    杜荷笑道:“去赋税局,便是跟着我的弟子戴金云,赋税局初设,更有十二个县的赋税可以征缴,经费充足,你们每个月的俸禄,只会比王院长说的对,而留在县衙,就是跟着我,县衙事情繁杂,俸禄,却比不上赋税局。”

    二十个书生商议一番,决定都留在县衙。

    他们家庭出身不好,自己也不是绝顶聪明,就算在学院念书毕业,参加科考,也没有多大把握成功。

    若是去了赋税局,恐怕就是一辈子的小吏。

    但留在县衙,等到杜驸马飞黄腾达之日,自己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这些人的心思,杜*灰磺宥

    他说道:“既是如此,你们便充入县衙吧,好好干,将来有机会,本少爷回亲自提点你们,你们依然可以参加科考,或者举荐担任官职。”

    众人听了,眼睛一亮,个个都神采奕奕起来。

    ……

    三日时间。

    匆匆而过。

    半山学院院长王崇基,却是很苦闷。

    “好端端的一桩事,弄成这个样子,杜荷这厮……太可恶,好在,那一百人,很快要回来了……”

    王崇基虽然不喜那一百个纨绔,却也希望看到那些人全部回来。

    因为这样,就意味着杜荷的计划失败,赋税局会再次缺少大量人手。

    若是杜荷气得跳脚,王崇基就会很开心。

    他把管事叫进来,问道:“这都晌午了,为何还不见有之前的学生回来?”

    管事的说道:“院长你贵人多忘事,当日,杜驸马可是说过,让家眷们到万年县衙领人的。”

    “我当然不会忘记,但是,这些人领回来之后,不应该第一时间送回书院吗?”王崇基疑惑道。

    管事的点点头:“院长,我亲自去县衙看看吧。”

    “快去快回!”王崇基迫切道。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

    万年县衙门口。

    一大早,就聚集了许多人。

    正是三日之前的那批人。

    马冬梅也在其中。

    他站在最前面,就等着县衙大门打开,将自家儿子领走。

    等了不多时间,大门终于开了。

    一个个书生,走了出来。

    众人喜极而泣。

    马冬梅看见,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自己的儿子马文才。

    他急忙冲上去,一把抓住马文才的手:“我的儿啊,你没事吧?你总算出来了,走,爹带你去醉仙楼。吃完饭,咱们一起去平康坊,找你最喜欢的萍萍姑娘,只是事后你不告诉你娘就好。”

    马文才惊讶道:“爹,你是来接我回去的?”

    马冬梅点头。

    马文才突然站定,说道:“爹,那你回去吧,我不回家,也不会回书院了。”

    嗯?

    马冬梅突然感觉不对劲。

    几日不见,自己的儿子,似乎变了很多。

    此前,马文才是一个轻佻之人。

    现在,看上去却是成熟稳重。

    马冬梅惊讶道:“儿子,你在胡说什么?”

    马文才说道:“爹,我已经和赋税局签署了协议,我要在赋税局做事。若是违约,就要赔偿五十万贯。”

    五十万贯?

    我只是京兆府的一个小官,哪里拿得出这么一大笔钱。

    他吃惊地问道:“儿子,你是不是疯了?你是自愿的吗?是不是有人逼你?”

    马文才摇摇头:“爹,都是我自愿的,并没有人逼我。爹,你回去吧,等我在赋税局闯出一片天,再回家不迟。”

    说完,马文才转身走进了县衙。

    马冬梅彻底愣住。

    他看到,还有许多的书生,和自家儿子一样,转身进了县衙。

    周围,哭声,骂声,喊叫声,汇成一片。

    有一个商人,见自家儿子离去,竟是气晕了。

    马冬梅浓浓自语道:“这……这到底是怎么了,这还是我儿子吗?”

    最后,一百个书生,谁也没走,全部留在了赋税局。

    一时间,万年县衙门口,哭喊声震天。

    可书生们没有人出来。

    过了几个时辰,人群才渐渐散去。

    ……

    咚咚咚。

    书院管事着急忙慌地冲进院长办公小院,隔老远就喊道:“院长,大事不好了,书生,回不来了……”

    他将在万年县衙门口看到的情形,简单给王崇基复述一遍。

    王崇基听了,惊讶道:“你是说,那帮纨绔书生,跟变了个人似的,主动与赋税局签了协议,不回家,也不回书院了?”

    “正是?”

    王崇基有些傻眼:“这……杜荷是怎么做到的?”

    “属下多方打听,也没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崇基:“……”

    他有种*的冲动。

    原本,他想着这一百人回到书院后,找个机会,可以借此事羞辱杜荷一番。

    哪知道,竟然没人愿意回来。

    这特么是故意的吧!

    ……

    王崇基的疑惑,也是许多人的疑惑。

    事情却要说回两日前。

    两日前。

    鄠县。

    管城大队训练大营后的山坳中。

    清早。

    戴金云哈欠连天地走进山坳中。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老师和蜀王都断言这些书生会主动加入赋税局,可是,将人关在这小黑屋中,当真有用吗?是不是儿戏了些?”

    对关小黑屋这件事,戴金云并未放在心上。

    但就在这时,一个管城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戴公子,你总算来了。”

    见状,戴金云好奇地问道:“有事?”

    那管城说道:“你要再不来,就要出大事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好老师的好处,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