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敕旨就送到了万年县。

    杜荷看着敕旨的内容,脸色阴沉。

    戴金云小心翼翼地看着杜荷。

    啪。

    杜荷将敕旨一下拍在桌上,冷冷地说道:“此事,我早有预料,我早就知道,朝中这些家伙*,却没想到,他们竟*到此种地步。”

    前来宣旨的西门青,赶紧小声说道:“驸马,此话却是不能传出去,否则,被有心人听见,只怕要大做文章,对你不利啊。”

    戴金云气愤道:“西门总管,有心人是谁?在场的,不就是你吗?”

    西门青面色煞白:“哎呀,戴公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与驸马,交情颇深,怎能做这种下三滥之事,不然,我又怎会将昨日在太极殿上发生之事一五一十全部告知驸马。”

    西门青早就与杜荷*在了一起。

    尤其是鄠县的树根酒楼,更是让西门青赚了三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他清楚,自己一旦背叛杜荷,所拥有的一切,立刻就会化为乌有。

    杜荷扭头,看向西门青:“西门总管,如此说来,昨日提出让本少爷去担任京兆府司户参军的,正是礼部尚书陈叔达?”

    西门青点点头:“正是!不过,附和的大臣可不少。”

    杜荷点点头。

    咔。

    旁边,李恪却是将手中的茶杯一下捏碎了。

    他唰的站起身来,“老师,没曾想,我这个岳丈,竟是如此不给面子,他明知道你是我的老师,却还如此构陷你,真是岂有此理,我非要去找他问个清楚不可。”

    说着,他转身就往外走。

    “殿下,此……”戴金云急忙阻止,可惜,李恪已走出了房门。

    戴金云正要去追,却见杜荷抬手阻止道:“金云,让他去吧,殿下乃是性情中人,若是不让他出口气,只怕他心中不会好受。”

    就在这时,张俭进来禀报:“少爷,刘大人,许大人,魏大人,已到门口。”

    杜荷却是没想到,刘文通等人来的如此快,他笑道:“快快有请!”

    来的人,正是刚得到消息的刘文通,许知远,魏叔瑜。

    这三人几乎是同时得到消息,便马不停蹄地往万年县衙赶,正好在门口相遇。

    杜荷送走了西门青,将几人迎进了后院。

    ……

    江国公府。

    原本宁静的府邸,突然慌乱起来。

    下人们纷纷奔跑。

    “蜀王打进来了!”

    “快跑啊!”

    “蜀王提着狼牙大棒闯进来了!”

    男佣人们吓得脸色惨白。

    女佣人们却是花容失色。

    管家急匆匆跑进后院,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正在逗鸟的陈叔达说道:“老爷,不好了,蜀王杀到门口了。”

    陈叔达一愣,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我早就料到蜀王会忍不住为杜荷打抱不平,只是没想到,他如此不给我这个岳丈面子,竟然用如此粗鲁的方式来江国公府……来了多少人?”

    管家说道:“就一人。”

    陈叔达笑道:“就他一人,不足为惧,把府上的护卫,都送到门口去,别让他进来,就说老夫不在。”

    “老爷,可他是蜀王啊,拒绝一个皇子入府,而且还是咱们府上的姑爷,此事,是不是有些不妥啊?”管家惊讶道。

    陈叔达说道:“以蜀王的脾气,只怕他还敢跟老夫动手呢,且让他不要进府,就算陛下知道,也理解老夫的苦衷,记住,将府上的护卫全部派出去,一定不要让他闯进来。”

    “是!”

    管家急匆匆离去。

    陈叔达叹息一声:“唉,蜀王真是不识好歹啊,老夫把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你,没曾想,在你心里,还比不上杜荷……岂有此理!”

    他转身坐下,刚端起茶杯。

    咚咚咚。

    管家小旋风一样地冲进来,惊慌失措道:“老爷,大事不好了,蜀王打进来了。”

    “什么?”

    陈叔达坐不住了。

    他急忙起身问道:“不是让你将府上护卫都派出去了吗?”

    管家说道:“老爷,我已经按你的命令,将咱们府上的二十个高手派出去了,哪知道,全部被蜀王打趴在地上了。”

    陈叔达瞪大眼睛。

    蜀王的武功,竟如此厉害?

    真是恐怖如斯!

    他慌忙问道:“蜀王到哪了?”

    “已……已经到院子外了。”

    果然,外面已经传来脚步声。

    陈叔达目瞪口呆:“这可如何是好!”

    这院子就一个进出的门。

    现在出去,肯定正好撞见李恪。

    可翻墙逃走的话,陈叔达一把年纪,也翻不动了啊。

    正在这时,他的目光看到那假山下,那里有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洞口四周,却是脏兮兮的。

    陈叔达顾不上许多,咬咬牙,蹭蹭蹭跑过去,一头钻进了那洞口中。

    管家看得目瞪口呆,却不敢发声。

    正在这时,李恪已经来到院子内。

    李恪环视周围,问道:“本王的泰山呢?”

    管家摇头:“殿下,老爷……老爷不在府上。”

    李恪冷哼一声,走进几个厢房翻找一番。

    的确没有陈叔达的身影。

    重新回到院子中,李恪盯着管家,冷声说道:“不在府上?只怕是躲着本王吧?没想到,本王的泰山大人,是一个缩头乌龟呢。”

    李恪也知道,陈叔达是故意躲着自己,只怕暂时是见不到了。

    他转身就往外走。

    管家大松一口气。

    然而,李恪刚走到门槛处,却是气不过,抡起狼牙大棒,猛地砸向旁边的一根柱子。

    咔嚓。

    顿时,那柱子就断了。

    然后,他又看向不远处的池塘中的假山,倏地将狼牙大棒扔出去。

    呼呼呼呼。

    狼牙大棒旋转着,砰的一下,砸中假山的顶部。

    李恪扬长而去。

    只见那假山开始哗啦啦的崩塌。

    管家吓傻了。

    “老爷……”

    “来人,救命啊!”

    管家飞一样地冲上去。

    外面又跑过来几个家丁帮忙。

    不多时间,大家将垮塌的石头搬开。

    将陈叔达弄了出来。

    只见陈叔达浑身脏兮兮的,脑门上鲜血流淌。

    管家大惊失色:“老爷……”

    陈叔达剧烈地咳嗽着:“咳咳咳……不要声张,老夫没事,只是被一块小石头砸中了脑袋,好险,若非有一块巨石挡住,只怕今日老夫就要葬送在这里了。蜀王这厮,真是胆大包天啊!”

    想起方才的一幕幕,陈叔达心有余悸。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胆大包天,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