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闻言,纳闷道:“杜荷已经离任两年有余,这两年,鄠县县令乃是魏徵家的傻儿子,杜荷又是怎么影响到鄠县县衙的?”

    长孙冲说道:“爹,咱们都被杜荷骗了。那鄠县县衙上下,从县丞以下,大部分竟然都是当初半山学院的学生。当初,半山学院被司徒府买下,却是有一批学生追随杜荷去了鄠县,这些人便进了鄠县县衙,担任要职。另外,魏叔瑜这个傻子,却是毫无建树,只会萧规曹随,他担任鄠县县令两年,竟然未提出过一项政策,反倒是像个傻子一样整日外出,与百姓打成一片……而今,我见杜荷的大唐建设公司在鄠县大兴土木,修建房子,我便要阻止,哪知道,县衙上下,全都反对,如此一来,我这个县令,政令不出县衙,还有什么意思!”

    长孙无忌听了,神色凝重。

    “没想到,杜荷的影响,如此之大!”他又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长孙冲冷声说道:“爹,我打算借助咱们长孙家的影响,先将鄠县县衙上下的人,全部清除出去,换成咱们的人。然后,就开始对付梦幻集团,假以时日,将梦幻集团瓦解,梦幻集团的生意,自然也会落入咱们手中。”

    长孙无忌听了连连点头。

    这也正是长孙家派长孙冲去鄠县担任县令的目的所在。

    近几年来,长孙家的产业,一年不如一年,最大的原因,便是受到梦幻集团的冲击。

    长孙无忌等长孙家的族老商议后,一致认为,若是放任下去,早晚有一天,梦幻集团会完全取代长孙家这样的大族的生意,到时候,长孙氏将不再富裕。

    所以,对付梦幻集团,势在必行。

    长孙冲就是先头兵。

    但是,对长孙冲的做法,长孙无忌却是否定态度:“冲儿,此事,暂时不能轻举妄动,杜荷被调任京兆府司户参军,你又担任鄠县县令,杜荷已经失了两城,俗话说,狗急跳墙,你若是在这个时候将鄠县上下官员清除,杜荷必然会忍不住出手,虽说杜荷只是一个小小的司户参军,但朝中戴胄、尉迟恭与他交好,杜如晦还是右相,若此事被闹大,对你未必是一件好事,现在出手,机会不到。”

    “爹,那你的意思是?”

    长孙无忌说道:“你现在要紧的,便是与鄠县县衙那些官员,一团和气,慢慢了解县衙大小事务,等到时机成熟,将这些人全部赶走,也不至于出乱子。”

    “爹,那什么时候时机才到?”长孙冲心情急切,有些忍不住。

    长孙无忌看了窗外一眼,小声道:“快了,快了!”

    长孙冲却是没听出话外之意。

    ……

    皇宫。

    御书房。

    几位大臣正在奏对。

    民部尚书侯君集说道:“陛下,今岁,风调雨顺,四海升平,再有三个月,就到了秋收,各地官员已经上奏,说今年一定有个好收成,届时,粮食充足,国库充盈,我大唐,可谓是古往今来,第一大盛世也,可超秦汉繁华。”

    在场的有司徒王珪,司空长孙无忌,左相房玄龄,右相杜如晦,还有几部尚书。

    阵容豪华。

    李二听了,很是高兴。

    杜如晦站在人群前方,突然感觉一阵眩晕。

    他感觉胸腔*辣的。

    忍不住,便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

    猛烈的咳嗽声,打断了旁人的说话。

    大家都将目光放到杜如晦身上。

    却见杜如晦咳得身体供起来,面红耳赤的。

    半晌,杜如晦总算稍微平复一下,将手从嘴上拿开。

    尉迟恭却吃惊地大喊道:“杜相!”

    众人瞪大眼睛一看,只见杜如晦嘴唇上,全是鲜血。

    杜如晦发觉不对,伸出手,一看掌心,都是血。

    噗通。

    杜如晦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杜相!”

    “克明!”

    众大臣,顿时乱成一团。

    李二沉声喊道:“快,快传御医!”

    ……

    万年县衙。

    杜荷和魏叔瑜,正在商讨万年县各坊的规划。

    就在这时,张俭急匆匆跑进来,附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少爷,莱国公府出事了,方才府上有人来送信,说是老爷病倒了。”

    啪。

    杜荷手中的茶杯,一下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他唰的一下站起身来:“备马!”

    杜荷心情急切。

    魏叔瑜也听到了,他急匆匆跟着杜荷往外跑。

    杜荷来到外面,却见已经准备好了一匹马,正是杜荷的坐骑,宝马七三零。

    原来,张俭进后院前,就已经吩咐人备马了。

    杜荷一言不发,翻身上马,挥动马鞭,催动*下的快马迅速往莱国公府的方向而去。

    吕布和张俭也各自骑着马,跟在杜荷身后。

    魏叔瑜这才跑到门口,只看见三匹快马扬长而去,他大喊道:“快,快给我匹马。”

    可惜,周围无人理会他。

    “唉!”

    他一拍大腿,急忙跑着追上去。

    ……

    杜荷走进莱国公府大门。

    李媛姝和李丽质便迎了上来。

    “夫君!”

    “夫君,你总算来了!”

    杜荷看了两个憔悴的公主一眼,问道:“父亲现在如何?”

    李媛姝咬着嘴唇,说道:“还未醒过来,父皇方才来过,将宫中最好的御医留了下来,我已经派人去请药王了。”

    杜荷点点头:“我先进去看看!”

    杜荷走进院子,才发现,院子里有不少人。

    王珪,长孙无忌,侯君集,尉迟恭,李道宗,秦琼,魏徵……朝中的大佬们,全都聚集在这里。

    杜荷用眼神跟大家打招呼。

    尉迟恭迎上来,说道:“贤侄,今日,我等本来正在陛下的御书房中奏对……”

    他将事情简单一说。

    然后指着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这位是宫中尚药局的王奉御,他方才为杜相诊治。”

    杜荷看向这御医。

    王奉御说道:“杜公子,杜相他最近操劳过度,导致气血亏损,现在还在晕厥中。”

    气血亏损?

    杜荷点点头:“让我进去看看吧!”

    尉迟恭跟着杜荷走进屋子。

    只见杜如晦躺在一张床上,双眼闭着,气息有些不畅,嘴角还有血迹,脸色却是通红,跟喝醉了一般。

    杜荷心中一沉。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杜如晦病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