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你敢囚禁我等?”

    “你好大的胆子!”

    “谁敢关我!”

    王珪等人,怒声斥责。

    杜荷却是当没听见。

    老傅早已叫来一个个五大三粗的家丁,将众人“请”了下去。

    杜荷转身对两位公主说道:“媛姝,丽质,你二人方才也接近父亲,也回去隔离观察吧。”

    李媛姝却是摇头:“夫君,如今父亲病重,我与丽质理当留下来照料。”

    李丽质也说道:“对,我也要跟夫君一起。”

    杜荷闻言,不好再说什么,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等众人都安排妥当,杜荷亲自写了一封信,然后找到孙思邈,说道:“老孙,我打算给父皇去一封信,让他也隔离一番,只是,我的话,父皇未必会听,我想请你帮个忙。”

    孙思邈笑了笑,问道:“你是想说,这痨瘵传染人,乃是我确定的。”

    “不错!”

    “好,我答应你帮你,不过,我却有一事不明,你如何肯定,这痨瘵传染极强?”孙思邈说出自己的疑问。

    杜荷沉默一下,说道:“因为,我见过。”

    孙思邈知道杜荷不会说出*,但他选择杜荷,于是他在杜荷的信上,添了几句话。

    随后,信被送出。

    ……

    厨房内。

    烟熏火燎。

    几个下人守在外面。

    汝南公主李媛姝,长乐公主李丽质,却是在亲自煎药。

    药方是孙思邈开的,无非就是一些补气血、止咳平喘的普通药。

    中药的熬制,需要用文火慢熬,才能出药效。

    两位金枝玉叶的公主,已经在火炉旁坐了足足一下午,两个人都灰头土脸的,却也没人说累。

    吱嘎。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

    杜荷走了进来。

    李媛姝和李丽质恍然未觉。

    杜荷看了看那火炉上正在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汤药,以及满屋子刺鼻的药味,心中暗道:这只是无用功。

    在抗生素没有比发明前,肺痨以及类似的病,只能是无解。

    但这话,他却是没说出来,而是上前:“两位娘子,辛苦了。”

    李媛姝和李丽质抬头,看见杜荷。

    只见杜荷神色憔悴,眼中布满血丝。

    李媛姝心疼道:“夫君,父亲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过自责,药王说了,喝了这些药,父亲一定会有所好转的。”

    杜荷摆摆手:“我相信药王,也相信你们。”

    然后他拿出一个袋子,从里面掏出两个巴掌大小的黑布,递给李媛姝和李丽质。

    二人都不认得这东西。

    杜荷解释道:“此物名叫口罩,你们时常进出父亲的院子,就将其带上吧,避免痨瘵传染。”

    口罩?

    能防止传染?

    李媛姝和李丽质看着那小小的东西,满心疑惑,却是谁也没有开口问。

    杜荷又安慰了两女一番,回到杜如晦的屋子里,仔细观察了杜如晦一番,就去了书房,将自己关在了书房之中。

    ……

    皇宫。

    李二得到消息。

    “什么?杜荷竟然将前去看望杜爱卿的大臣,还有御医,全都关了起来?”李二一脸惊讶。

    杜荷这是要造反吗?

    内侍赵阳说道:“陛下,据说,杜驸马说杜相患的是痨瘵,痨瘵传染极强,只怕接触过杜相的人,都被传染了,若是让这些人再离开莱国公府,恐怕会传染更多的人,所以他把大家都关在来莱国公府,说是五日后要是无事,大家便可离开。”

    李二问道:“痨瘵传染人?宫中御医可知晓?”

    赵阳答道:“奴婢特意去请教过几位御医,大家都以为,杜驸马这是危言耸听。”

    “杜荷只怕是因杜爱卿患病,失去离职了,你带着朕的口谕,去一趟莱国公府……”李二打算让赵阳去莱国公府,将被杜荷关押的大臣,全部带出来。

    至于杜荷的胡闹,他觉得情有可原,也不会追究。

    只是,他话没说完,就见一道人影急匆匆跑进来。

    赵阳回头一看,顿时大喊道:“有刺客!”

    李二看了那人,也吓得一跳,赶紧去找自己的武器。

    只见那人身穿内务府的太监服侍,戴着帽子,只是,蒙着脸,只露出两个眼睛。

    门口的禁军们听到声响,纷纷冲进来。

    却见那人一下跪倒在地上:“陛下,奴才万死。”

    嗯?

    这声音有些熟悉。

    赵阳吃惊问道:“西门青?”

    那人说道:“陛下,赵总管,是我啊,西门青。”

    李二和赵阳仔细看,果然是内务府总管西门青。

    李二勃然大怒。

    赵阳怒斥道:“西门青,你装神弄鬼,意欲何为?”

    西门青急忙说道:“陛下,奴才,这都是按杜驸马的要求做的啊。”

    嗯?

    别说赵阳,就连李二也愣住了。

    李二问道:“是杜荷让你这么做的?”

    西门青点头道:“陛下,方才,莱国公府来人,送来一封书信,让我亲自交到陛下手中,还送来一个袋子,袋子里,正好有我脸上所戴之物,杜驸马说,要让所有之前和杜相接触过的人,都戴上,以免传染到其他人。”

    西门青拿出一封信,和一个袋子。

    李二先看了看信。

    信是杜荷的写的,还有药王孙思邈的亲笔签名。

    李二沉吟道:“既是药王都认为,这痨瘵,有传染的可能,那就宁可信其有,不过,这又是何物?”

    当李二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个巴掌大小的黑布做成的东西时,也有些懵逼。

    那玩意儿,是用很多层布做成的,看起来厚,却是很柔软,两侧各有两只环,正好套在耳朵上。

    看似蒙面用的,却又不是。

    西门青解释道:“送东西来的人说,杜驸马说了,只要戴上这东西,少去人多的地方,就可以避免将痨瘵传染给别人。”

    赵阳看了看西门青,说道:“陛下,万万不可,陛下乃是一国之君,九五之尊,怎能蒙面示人。”

    李二却说道:“无妨,就戴几日吧。”

    赵阳:“……”

    次日。

    早朝引起了轩然*。

    当文武大臣们进了太极殿时,才发现,朝中如王珪、房玄龄之类的大佬,全都不见了。

    大家倒是知道右相杜如晦病重,可是,其他人莫非也病倒了?

    一个个大臣,满是困惑。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李二出现时,竟然蒙面。

    连带着内侍赵阳,也戴着一块黑布,把脸遮住,只留下两个眼睛。

    这是……怎么了?

    许多人都傻眼。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有刺客,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