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国公府。

    已经午时过后了。

    李媛姝和李丽质站在院子内,一脸焦急。

    二人的目光,都盯着院子东边的书房。

    李媛姝问道:“夫君一直未出来过吗?”

    旁边的老夫答道:“公主殿下,少爷昨晚就进书房了,我一直让人守在外面,少爷进去后,就未曾出来过。”

    李丽质忍不住问道:“姐姐,现在该怎么办?夫君不会有事吧?”

    李媛姝问道:“老傅,夫君此前有过此种情形吗?”

    老傅想了想,说道:“少爷……有过,当初他创建梦幻集团时,经常遇到难题,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中,最长时,竟然关了足足两日。”

    李媛姝点点头,对李丽质说道:“走吧,咱们不要去打扰夫君,他想必是在为父亲的病症想办法,夫君聪明绝顶,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待他出现之时,就是父亲的病症能诊治之日。”

    李媛姝担忧地看了房门紧闭的书房一眼,跟着李媛姝离开了院子。

    ……

    书房内。

    杜荷瘫坐在墙角。

    他衣衫不整,面色惨白,头发被抓的乱糟糟的。

    他脚边,却是堆放了不少的东西。

    有一个黑色的可折叠式电吹风机。

    有一支钢笔。

    有一个不锈钢烧水壶。

    还有……

    一堆东西,却都是杜荷不想要的。

    许多时间没打开抽奖系统,杜荷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了几十万震惊值。

    他便想通抽奖,看能不能抽到能治疗痨瘵病症的药。

    奈何,抽了许多次,依然没抽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眼看着,系统内的震惊值只有十万多了。

    “还能抽奖两次!”

    “狗系统,这一次,一定要给力啊!”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给我抽奖!”

    杜荷自言自语道。

    系统:“宿主,是否花费五万震惊值,抽奖一次?”

    “是!”

    杜荷紧闭双眼。

    叮!

    “恭喜宿主,获得钢弹一颗。”

    咚。

    一颗拳头大小的钢弹,落在杜荷脚边。

    杜荷都震惊了。

    “狗系统,我要这钢弹有何用?”

    系统:“宿主,此钢弹非比寻常,密度非常大,十分沉重,可用于锻炼身体。”

    杜荷看着那平平无奇的钢弹,根本没兴趣。

    只剩下五万多震惊值。

    意味着,还可以抽奖一次。

    杜荷说道:“妈咪妈咪哄,芝麻开门,给我抽!”

    系统:“宿主,是否花费五万震惊值,抽奖一次?”

    “是!”

    叮!

    “恭喜宿主,获得乙胺丁醇一箱。”

    咚。

    一个半人高的箱子,从天而降,发出巨大的动静。

    导致守在书房外的下人们都听到了响动。

    “少爷,你没事吧?”

    杜荷急忙朝外面喊道:“无事,你们出去守着院子门,谁也不许进来。”

    然后,杜荷的目光,落到这大箱子上。

    乙胺丁醇?

    杜荷将信将疑,将箱子打开。

    只见满满的一箱子药片。

    一板有十枚,这里,至少有好几百板。

    只是,箱子、药板上,都没有任何的文字。

    这玩意儿是干啥的?

    系统解释道:“宿主,乙胺丁醇,主要用于治疗肺结核。”

    听到这里,杜荷就笑了。

    肺结核,不就是痨瘵吗?

    他欣喜道:“父亲有救了,哈哈哈……”

    痨瘵这种病,想要快速根治,不可能,只能是用药物控制,待身体慢慢恢复后自然可以痊愈。

    这么多乙胺丁醇,却是足够杜如晦吃上好久了。

    杜荷夸赞道:“狗系统,本少爷没看错你。”

    他立即将方才抽奖获得的东西,全部藏在书房的暗室中,然后拆开两板乙胺丁醇,装进一个小瓷瓶,急匆匆来到杜如晦居住的小院。

    一路上,莱国公府的下人们,全都按照杜荷的要求,戴上了口罩。

    他刚到院子门口,正好撞见戴着口罩急匆匆往外走的李媛姝。

    李媛姝看见杜荷,来不及心疼,急忙说道:“夫君,父亲方才喝了药,已经醒转过来,要见你。”

    “父亲醒了?”

    杜荷拔腿就往院子里跑。

    等他进了屋子,才看见杜如晦果然醒了,老傅正在一旁伺候。

    看见杜荷进来,杜如晦挥挥手。

    老傅立即带着几个下人出去,并将房门带上。

    “爹!”杜荷急忙上前。

    杜如晦猛地咳嗽几下,才说道:“荷儿,为父时间不多了,我说,你听着。”

    不等杜荷答应,杜如晦便开口道:“此事,为父已经想了很久,为父决定,莱国公的爵位,由你来继承,你大哥不会有怨言,从今后,莱国公府,便交给你了。此事,我已经有一道奏章,等我去之后,就会送进宫里,陛*恤我,定当会答应我的这个请求。”

    “荷儿,我相信你的本领,一定能守住莱国公府的一片家业,但是,为父还有句话要告诉你,你性格太过耿直,树敌太多,这不是……咳咳咳……不是一件好事……太过刚强,不是一件好事。”

    “为父这辈子,能看到你和构儿成家立业,已经无憾了,唯一遗憾的,便是没有看到你的孩子。”

    “咳咳咳……”

    杜如晦又开始咳嗽起来。

    杜荷急忙上前,扶着杜如晦躺下。

    然后说道:“爹,你现在安心养病,就不要操劳这些琐事了。你的病,并非没有办法。”

    杜如晦叹息道:“荷儿,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再说,我方才已经问过药王和王奉御了,他们二人,都毫无办法,痨瘵此病,无药可治,你啊,就别安慰我了。”

    杜荷说道:“如果我非说有呢?爹,想当初,皇后的头痛之疾,天下人都没有办法,不是被我治好了吗?”

    杜如晦咳嗽两声,说道:“我记得,当初是你出城求药,求得仙药,才治好了皇后的病。”

    杜荷心中苦笑。

    却不能将*说明。

    他说道:“爹,不瞒你说,我昨日又去求药了,方才求到仙药,有了仙药,你定会没事的。”

    说着,他拿出那小瓷瓶。

    倒出两粒药,亲自喂杜如晦吞下。

    杜如晦吃了药,心道,这多半是荷儿哄骗我的。

    他根本不相信这是仙药。

    仙药哪有那么好求得的。

    又和杜荷说了会儿的话,杜如晦支撑不住,竟然睡着了。

    杜荷走出房门,对守在门口的老傅说道:“老傅,你派人盯着,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

    杜荷现在只想回去睡一觉。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仙药,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