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时刚过。

    一个衙役进来,禀报道:“公子,已经按你的吩咐,将县衙上下,没有投靠你的人,全部抓了起来。一个不落。”

    长孙冲特意选择在大清早抓人,便是想着别让人跑了。

    事实证明,他的计策很成功。

    许多人被抓的时候,还在睡梦中。

    机不可失。

    长孙冲喜上眉梢,说动:“立即升堂,本公子要亲自审问这些贪赃枉法的*。”

    说着,他就往外走。

    可是,刚走出后院,就看见一个家伙气踹嘘嘘地跑进来。

    长孙冲定眼一看,正是司空府的一个下人。

    长孙冲吃惊道:“你怎么来了?”

    那下人喘了口气,说道:“少爷,不好了,老爷病倒了,连老管家也跟着病了,夫人也病了。”

    什么?

    长孙冲脸色大变。

    他一把拽住那下人,说道:“走,快,我要回去看看。”

    说着,他就往外跑。

    那衙役却是傻眼,喊道:“大人,那升堂审问之事?”

    可惜,长孙冲已经不见踪影了。

    ……

    长孙冲急匆匆赶回长安,来到司空府。

    详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长孙无忌、老管家,还有他的母亲,都患上了痨瘵。

    这痨瘵,不是杜如晦患的吗?

    长孙冲面色一变:“这么说,杜荷不是危言耸听,痨瘵可以传染?我爹的痨瘵是被杜相传染,他回来之后,又传染给了我母亲和府中的老管家?”

    为长孙无忌诊治的御医说道:“长孙公子,你的猜测,多半是对的。”

    啪。

    “竟然是这样……你不是御医吗,还愣着干嘛,还不想办法救治我爹?”长孙冲大怒道。

    那御医急忙说道:“长孙公子,你有所不知,这痨瘵,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我等却只能尽力而为,不敢保证能治好长孙大人的病症。”

    长孙冲不耐烦地说道:“那还不赶紧去想办法!”

    ……

    莱国公府。

    杜荷睡了足足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赶紧去探望杜如晦。

    老傅说道:“少爷,按你的吩咐,每日三次给老爷喂服那仙药,老爷方才睡下,已经好很多了,今日也不再咳血了。”

    这一切,都在杜荷的预料之中。

    杜荷说道:“既是如此,我就先不打扰我爹休息。对了,此事有人知晓吗?”

    老傅说道:“少爷你熟睡的时候,陛下来过一趟,知晓县衙之事,只怕是瞒不住了。”

    杜荷沉吟道:“无妨,此事……”

    他话没说完,就见张俭急忙跑过来,附在他耳边,说道:“少爷,借一步说话。”

    杜荷心中一跳。

    他已经猜到,八成是鄠县出事了。

    来到院子外。

    听张俭把话说完。

    杜荷脸色顿时铁青。

    啪。

    他一拳砸在旁边的墙上:“长孙冲*,竟敢乘人之危,真是*之极。想来,他现在已经在审问那些官员了吧?他倒是好算计,只要快刀斩乱麻,将人全部清除出去,到时候,就算我出面,朝中怪罪,朝廷也最多申饬他一下,但那些官员,却是回不到鄠县县衙了。”

    张俭摇摇头:“少爷有所不知,长孙冲的确打算立即升堂审问,哪知道,司空府突然传出消息,长孙司空患了痨瘵,他便急匆匆回长安了,只怕没有个几日,还回不去。”

    长孙无忌患痨瘵?

    杜荷一愣,随即,嘴角突然升起一抹微笑。

    他看了看,四下无人,于是对张俭说道:“则成,现在有一件要紧事,你立即去做。”

    “请少爷吩咐!”

    杜荷想了想,才说道:“你现在立即派出毒牙的人手,将我手上有仙药之事,散步出去,就说这仙药,能治愈痨瘵,我父亲服了仙药,病症已经好转,散布的速度,越快越好。”

    张俭答应一声,匆匆离去。

    杜荷抬头看了看天空,突然冷笑一声。

    就在这时,老傅急匆匆跑过来,慌忙说道:“少爷,不好了,魏大人和房大人也患病了。”

    “走,去看看!”

    杜荷匆忙来到房玄龄和魏徵居住的小院。

    才走到院子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杜荷谨慎地拿出一个口罩戴上。

    走进院子,却见魏徵和房玄龄,分别躺在院子一个角落中的竹躺椅上,魏徵手里拿着一块手帕,手帕上鲜红一片,正是方才吐的血。

    孙思邈站在一旁,看见杜荷进来,说道:“驸马,二位大人患的,正是痨瘵!”

    杜荷沉吟道:“看来,这件事已经明朗了,当初密切接触我爹的人当中,如今,只有魏大人,房大人,长孙大人,王珪大人染上痨瘵,其他人,已经安然无恙。”

    孙思邈说道:“驸马真是料事如神,如今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这痨瘵,的确传染性极强,不过,这到底是何道理,我倒是没想明白,不行,我得先回去想想。”

    作为一个医家,孙思邈突然觉得这个发现,意义重大。

    他转身就往外走。

    房玄龄大喊道:“药王,你别走,快救救我们!”

    “药王……”

    可惜,药王头也不回地走了。

    魏徵和房玄龄,面面相觑。

    魏徵悠悠地说道:“药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我二人已经没救了吗?”

    房玄龄面色大变:“药王,我觉得我还可以救治一下……”

    杜荷哭笑不得地上前:“二位大人,你们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你们的痨瘵,交给我了,老孙看来是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魏徵看了杜荷一眼,说道:“杜荷啊,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我知道你小子聪明绝顶,作诗的本事一流,发明的本事也厉害,就是害人的本事,也是天下无双,不过,术业有专攻,这痨瘵,连药王都束手无策,你又怎么能治疗痨瘵,你就别宽慰我了,你赶紧去把药王追回来,让他给我看看,我是不是没救了!”

    房玄龄也说道:“是啊,杜荷,我与魏大人,危在旦夕,你快去将药王叫来吧。”

    二人压根不相信杜荷能治疗痨瘵。

    杜荷笑问道:“二位大人,你们难道忘记了,当初是谁治好了皇后的头痛之疾的?”

    魏徵面色一变,说道:“仙药?莫非,你有仙药?”(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我还可以抢救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