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崇基闻言,苦笑道:“实不相瞒,我方才已经去了莱国公府找过杜荷,讨要仙药,并不顺利。”

    嗯?

    长孙安业怒道:“杜荷这厮,难不成狮子大开口,想要钱是不是?这也太*了,这药,乃是救命用的,他就不怕此事传出去,被天下人唾骂吗?”

    王崇基解释道:“二爷弄岔了,杜荷并非要钱,而是有一个条件,这个条件,正好落在长孙公子身上。”

    长孙冲一惊,问道:“杜荷想干嘛?”

    王崇基便说道:“听闻长孙公子在鄠县县衙,要大开杀戒,将此前县衙的官员全部换掉,杜荷已经知道此事,他的条件就是,让司空府给他一个签字画押的承诺,让长孙公子两年内不得动鄠县县衙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了这承诺,他马上就会派人将仙药送到司空府,为长孙大人治病。”

    毕竟王珪还在等着仙药救命呢。

    长孙冲听了,惊呼道:“不可能……杜荷这是在白日做梦。”

    他要对付梦幻集团,首先就要拿掉整个鄠县县衙上下的官员,换成自己的人。

    否则,自己这个县令,政令就出不了县衙,只能做个干瞪眼的县令。

    那不是个废物吗?

    长孙冲却是不能答应这条件。

    王崇基说道:“长孙公子,不管你出于何目的,要换掉鄠县县衙的大小官员,但我以为,此事,都比不上长孙大人的性命要紧。”

    长孙冲眉头紧皱:“哼,杜荷不就是凭借孝心感动上天,求得仙药吗?他能求得仙药,我也能求得!我这就去沐浴更衣,焚香,求仙药。”

    王崇基却说道:“长孙公子,这就是你不对了。”

    “嗯?有何不对?”

    “子不语怪力乱神,杜荷手中的仙药,你以为,当真是上天降下的吗?我听闻,梦幻集团有一个奇怪的研发中心,专门做各种神奇的东西,而且杜荷此人,发明创造的本事极其厉害,连玻璃这种东西都能被他捣鼓出来,这治疗痨瘵的仙药,多半也是他发明的。”王崇基说道。

    王崇基很卖力地在说服。

    长孙冲说道:“你是说,这仙药,根本不是上天降下,而是杜荷自己做的?全天下,只有他手中有仙药?我要仙药,必须去求他?”

    王崇基笑了笑,摇摇头:“长孙公子,并非是你去求他,而是答应他的条件即可。”

    长孙冲沉默了。

    眼看就要胜利了。

    眼看着,鄠县县衙,就要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没曾想,却出了这样的的事。

    就在他沉默的时候,长孙恒安突然怒斥道:“冲儿,你混账!”

    “大伯,我……”

    长孙恒安骂道:“你什么你,你爹患了痨瘵,卧病在床,现在昏迷不醒,如今,杜荷手中有仙药,你却在此犹犹豫豫,你是想看着你爹去死吗?”

    “我没有……”

    “那你还不答应杜荷的条件,莫说是这小小的条件,就是杜荷要一百万贯,也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长孙恒安冷声说道。

    长孙安业也说道:“大哥言之有理,现在,没有什么比得上你爹的病。”

    长孙氏的繁荣,几乎靠长孙无忌一人在支持。

    若是长孙无忌完蛋。

    那长孙氏也就垮了。

    长孙冲咬咬牙:“大伯,二伯,我答应杜荷的条件。”

    长孙恒安点点头:“既是如此,便由我去找杜荷谈判吧。安业,冲儿,你们留下来。”

    “是!”

    长孙恒安转身,看向王崇基:“王公子,我与你去莱国公府吧。”

    “好!”

    ……

    莱国公府。

    已是晚间。

    长孙恒安盯着杜荷的眼睛,问道:“这个条件,一点都不能改吗?”

    杜荷斩钉截铁道:“不能!”

    长孙恒安说道:“你应该清楚,我侄儿现在担任鄠县县令,若是那上下官员,一个不能动,那他这个县令,与傀儡有何区别?不如做一个木头县令。”

    杜荷笑道:“这是他的问题,我的条件,不会变,长孙大人,若是司空府不答应,那就请回吧。”

    “你……”

    长孙恒安点点头:“好,我答应你,今日,我就代表司空府,给你一个签字画押的承诺。”

    “长孙大人果然爽快,这承诺,我已经写好了,你只需在上面签字画押即可。”杜荷笑呵呵地说完,拿出一份早已写好的协议。

    长孙恒安一愣。

    他才反应过来,杜荷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他仔细看了看,无奈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还摁了手印。

    杜荷拿过来,仔细瞧了瞧,最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拿出一个小瓷瓶,交到长孙恒安手上:“这就是仙药,每日三次,每次两粒,用温水服用。这是三日的量,吃下这些药,长孙大人的病,多半就痊愈了。”

    长孙恒安虽然拿到仙药,但一想到堂堂司空府,竟然被杜荷玩的团团转,心中老大不高兴,转身就走了。

    杜荷又拿出一个小瓷瓶,交给王崇基。

    王崇基就有礼貌多了,对着杜荷深深一揖:“多谢驸马!”

    ……

    清早。

    小院子里。

    石桌两侧,分别坐着魏徵和房玄龄。

    二人正在下棋。

    下着下着。

    魏徵突然咳嗽起来。

    魏徵突然面色大变道:“不好,我的痨瘵,又犯了……”

    房玄龄吃惊道:“哎呀,昨日吃了一次那仙药,便不怎么咳嗽,竟是将此事忘了,魏大人,咱们大意了,忘吃药了。”

    魏徵苦笑道:“是啊,杜荷明明嘱咐过,那仙药,每日三次,可咱们只是昨日午时吃过一次,后来竟是把这等大事给忘了。”

    房玄龄点点头:“对,吃药要紧!”

    魏徵笑道:“哪还有药啊,杜小子说将药送来,你看这都过去快一天了,还没药呢。”

    “不行,我感觉我不行了!”房玄龄捂住胸口。

    魏徵急忙喊道:“来人,去把杜荷叫来。”

    不多时间。

    杜荷没来,来的是张俭。

    张俭上前,恭敬地说道:“二位大人,你们有何吩咐?”

    魏徵气呼呼道:“去把杜荷叫来,让他把仙药送来。”

    张俭说道:“魏大人,原来是仙药之事,我家少爷已经交代了,说二位大人在这小院子里,不能自由进出,一定十分烦闷,他想了一个法子,可以为你们解烦闷,那就是请二位大人,将这些年来为官的经验,都写下来,越详细越好,每写一篇,就给一顿药。”

    啥?

    魏徵和房玄龄同时瞪大眼睛。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忘记吃药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