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吃惊地问道:“杜荷想干嘛?”

    张俭摇头,表示不知道。

    房玄龄自语道:“杜荷这小子,是担心咱们二人吃他的仙药,却什么好处都不给呢,小小年纪,就如此算计……”

    “原来如此……亏我拿他当朋友。”

    “岂有此理!”

    二人骂骂咧咧的。

    魏徵又说道:“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真是岂有此理,老夫吃点药,还要写文章换来,传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张俭笑道:“魏大人息怒,少爷一早就出门了,并不在府上。”

    魏徵作势要往外走。

    却被房玄龄一把拉住,房玄龄劝道:“魏大人,咱们现在急需吃药啊,现在杜荷不在,多半是躲着咱们,一时半会儿别想找到他,可是,身体要紧啊,还是先写点文章,换点仙药吧。”

    魏徵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然后,二人便开始拿过张俭早已准备好的笔墨纸砚,开始奋笔疾书。

    不多时间,两篇文章写成。

    张俭便给了二人分别吃一顿的药。

    魏徵难过道:“想我堂堂御史大夫,竟然沦落到写文章换药吃,苍天无眼啊!”

    房玄龄也感慨道:“我好歹也是大唐的宰相,竟沦落至此,呜呼!”

    二人的长吁短叹,张俭却是不管。

    他完成了杜荷交代的任务,急忙拿着两篇文章往外走。

    ……

    鄠县。

    县城。

    两匹快马朝着鄠县县衙的方向疾驰而去。

    马上的人,分别是杜荷和魏叔瑜。

    杜荷是鄠县的上上任县令。

    魏叔瑜是鄠县的上任县令。

    魏叔瑜一边挥动马鞭,一边说道:“杜兄,这几日,我为此事,焦头烂额,却是毫无头绪,无法阻止长孙冲,没曾想,你一出手,就把这件事解决了。真是让人佩服,佩服!至此以后,长孙冲便只是挂着一个县令之名,却无法撼动鄠县县衙大小官员,鄠县便可保住了。”

    作为曾经的鄠县县令,魏叔瑜为鄠县付出了许多。

    却是不想看到新任县令长孙冲胡作非为。

    说话的功夫,二人已经到了鄠县县衙门口。

    只见县衙大门紧闭,门口有四个带刀的衙役守卫。

    杜荷翻身下马,大声说道:“我乃京兆府司户参军,这位是万年县令,让县衙的人,全部出来见我。”

    那几个衙役先是一愣,随即,为首的衙役走上来,不咸不淡地说道:“原来是杜驸马,魏县令,对不住,长孙县令有令,没有他的命令,这几日,谁也不许进出县衙,你们请回吧!”

    这几人,却都是长孙冲的人,自然不将杜荷和魏叔瑜放在眼里。

    杜荷冷声道:“我乃京兆府司户参军,按说,是你们长孙县令的上官,你们连我的命令也不听吗?”

    那衙役眼睛朝天,鼻孔看人:“对不住,我们只听长孙县令的。”

    杜荷眼神一冷,举起马鞭。

    啪。

    一鞭子,直接将那衙役抽翻在地上。

    旁边,几个衙役正要动手。

    杜荷举起马鞭,噼里啪啦抽了过去。

    还不等吕布动手,这几人就被杜荷打翻在地上。

    “吕布!”

    杜荷喊了一嗓子。

    吕布点点头,上前,一脚,将那结实的县衙大门,直接踹翻在地上。

    杜荷踩着大门,走了进去。

    魏叔瑜目瞪口呆地跟着杜荷走进去。

    来到县衙大堂前,却见一个身材干瘦的中年人,正愤怒地看着杜荷和魏叔瑜。

    中年人气呼呼地说道:“反了,反了,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强闯县衙?”

    杜荷瞥了对方一眼,问道:“你又是何人?”

    中年人道:“我乃是鄠县县衙新任县丞。”

    新任县丞?

    杜荷问道:“可有京兆府任命文书?”

    中年人骄傲道:“我乃是长孙县令亲自举荐的,文书会从吏部发来。”

    杜荷冷笑道:“原来是个没手续的,不过,本少爷不管你来历,命你一炷香之内,将此前关押的鄠县大小官员,全部放出来。”

    “你敢命令我?”

    啪。

    杜荷一鞭子抽过去。

    “本少爷乃是京兆府的官员,有何不敢命令你,还不快去。”杜荷怒道。

    这县丞却是在犹豫。

    这时,一个衙役从外面跑进来,将一封信递给县丞:“大人,长安司空府送来的信。”

    县丞将信打开,却见是一封加盖了县令长孙冲官印的官文。

    官文的内容,则是宣布此前被抓进监牢的鄠县县衙官员们无罪,要立即放出来。

    县丞都傻眼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官文既是从长安送来,还有官印,想来不会有错。

    他又看了看怒气冲冲的杜荷,最后咬咬牙,带着几个衙役,去监牢放人。

    杜荷则是找了个地方坐下,静静等待着。

    不多时间。

    县衙大堂外的院子里,就站满了人。

    一共五十多人。

    全都是此前县衙的官员,大到县丞、县尉,小到鄠县赋税局的小吏。

    这些人,要么是半山学院来的学生,要么和梦幻集团有关,或者就是当初县衙招募的人员,却是不接受长孙冲的收买,继而全都被关进了监牢中。

    若非杜荷出手,这些人中,一部分会被长孙冲编造罪名流放,一部分会被赶出长安周边。

    当看到大堂上坐着的人是杜荷和魏叔瑜时,大家都激动不已。

    一个青年急忙上前,深深一揖:“学生张昊,拜见院长!”

    杜荷问道:“你是书院毕业的学生?”

    张昊说道:“回院长,学生在书院念书一年半,有幸听过院长的演讲。此前乃是鄠县的县丞。”

    杜荷摆摆手:“好,半山学院没白培养你们……你现在,依然是鄠县的县丞,以后也会是鄠县的县丞,有我在,没人能动得了你。”

    张昊吃惊地问道:“院长的意思,莫非,那长孙县令已经被调走了?”

    杜荷笑道:“那倒没有,只不过,以后长孙县令再也不能对你们动手。”

    闻言,张昊挠挠头,“院长,学生有一事不明,若是长孙县令依然在,我等,却是不知怎么做事才好。”

    杜荷站起身来,拍拍张昊的肩膀:“这有何难,一切,依规矩办事而已,想当初,本少爷已经事无巨细,为鄠县立下了许多的规矩,魏县令上任后,几乎很少发号施令,尔等不也做的有声有色吗?现在也是这样。”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打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