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仙楼。

    一个中等的厢房中。

    看着上来的一个个好菜。

    魏徵有些肉疼。

    作为大唐第一清官,魏徵当真是两袖清风,除了朝中的赏赐和俸禄,并没有什么进账,却要养活整个魏府上下,生活并不宽裕。

    还好,房玄龄点菜并不夸张。

    若房玄龄放开手脚点,无疑会让魏徵并不宽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唉!”

    “唉!”

    等上菜的小厮下去,魏徵和房玄龄,相互看着,竟然不约而同地叹息一声。

    房玄龄问道:“魏大人,你找我,肯定是为了杜荷送钱那件事吧?”

    魏徵点点头:“我感觉,杜荷送钱给咱们,多半是和当初咱们二人在莱国公府写的那些文章有关。”

    “不是多半,是肯定,你不知道吧,杜荷给我送去的是四百贯,比你多了一百贯,原因便在于,当初我写下的是二十篇文章,而你写下的是十六篇。”房玄龄解释道。

    魏徵问道:“杜荷这小子,对于钱财,乃是有名的只进不出,如今他给我送钱,我心底不踏实啊……”

    “我也是!”

    “这该如何是好?”

    房玄龄眼睛一转:“不如,咱们将钱退回去?”

    魏徵摇头:“我清楚杜荷的脾气,他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只怕咱们收钱容易,要送回去,并不容易。”

    房玄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二人长吁短叹。

    “魏大人,我敬你!”

    “房大人,再来三杯!”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一来二去,二人竟然喝大了。

    ……

    清早。

    长安城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几个从扬州来的书生,走出平康坊,正准备回居住的客栈,猛然听见路边有人在讨论。

    “大唐书斋新卖的书,一本要一贯钱呢。”

    “什么书,竟然卖这么贵?”

    “听说是什么当朝御史大夫、宰相写的书!”

    “不可能,御史大夫乃是魏大人,宰相是杜相和房相,他们怎么能做出此等赚钱的下流事。”

    几个书生来了兴趣,忙问这议论的几个人,大唐书斋在何处。

    那几人说明,大唐书斋在鄠县,若是买书,城中有许多书铺,都在售卖大唐书斋的书。

    几个书生急忙赶到最近的一个书铺。

    隔老远,就看见书铺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书铺楼顶,悬挂下一张巨大的纸。

    上面写着:

    《论政》

    当朝御史大夫魏徵、宰相房玄龄合著,都是亲身经验。

    满朝文武力荐!

    不读后悔一辈子!

    为官之道、读书之道、做人之道,尽在其中。

    你还为科考的策论而烦恼吗?御史大夫、宰相手把手教你做策论。

    你想目睹大唐最强男人的风采吗?

    你想知道怎样出将入相吗?

    你想知道御史大夫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吗?

    ……

    那悬垂的一张巨大的纸,文字很多,而且极尽夸张,都用大白话写成,就算不识字的百姓,听到旁人念道,也知道是啥意思。

    扬州来的几个书生,都傻眼了。

    这是……卖书?

    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有人说道:“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这《论证》乃是大唐书斋印刷的,大唐书斋属于梦幻集团,而梦幻集团是杜驸马的,别人做出这等事,很难理解,但要是杜驸马,那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几个书生闻言,急忙老实排队,说什么也要买一本《论证》,不然就虚此行了。

    ……

    魏府。

    门口。

    一个矮胖的小贩,背着一个箱子,他身边,外三层,里三层,围拢了几十个人。

    全都是魏府的人。

    有魏徵的亲属。

    有魏府的下人。

    小贩手拿一本《论证》,口若悬河地说道:“诸位,你们要想清楚了……这本书,有一半的文章,是魏大人所写,魏大人就是魏府的主人,你们仔细想想,你们在府上干活多年,为何不见当个管事的,为何没有得到魏大人的赏识,还有,魏大人的亲属,为何他管束你们很严,不让你们出去经商……”

    他的话,得到许多人的响应。

    “是啊,为什么?”

    小贩微微一笑:“现在,你们的机会来了,你们只要买下这本书,回去,好好研读,就能了解魏大人的所思所想,最主要的是,魏大人见你们都买了书,心中自然高兴,高兴之余,说不定就会高看你们一眼呢。”

    最先动心的是魏府的厨子,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急忙问道:“多少钱?我要买一本回去好好读。”

    小贩伸出两根指头:“两贯钱。”

    “两贯?别处不都是一贯钱一本吗?”有人疑问道。

    小贩巧舌如簧:“此言差矣,别人一贯钱买到,你们最好能出两贯,书本有价,但魏大人的文章,岂能用开元通宝来衡量,你们花两贯钱买下,魏大人听了,高兴还来不及。”

    厨子点点头:“有道理,我要两本。”

    “我要一本!”

    “我也要!”

    一时间,众人踊跃。

    不多时间,小贩箱子里的书,全部卖完,取而代之的是满满一箱子的钱。

    他看了看为父的大门,笑道:“杜驸马和房公子说的没错,推销,最主要的是调动人的需求。”

    说完,他扛着箱子扬长而去。

    ……

    魏府内。

    后院。

    魏徵睁开眼睛,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午后了。

    他揉了揉脑袋,忍不住说道:“喝酒误事啊!”

    他走出屋子。

    才发现管家已等候多时。

    魏徵问道:“昨日让你打听之事,如何?”

    管家回答道:“老爷,已经打听好了,昨日,大唐书斋送来的那笔钱,名目倒也奇怪,说是老爷的稿费……今日,大唐书斋已经印刷了一批书,名叫《论政》,里面,便是老爷和房大人的文章,听闻一共有三十六篇,已经开始在长安各处售卖了。”

    魏徵恍然大悟。

    怪不得,杜荷要送钱。

    这小子,竟是拿老夫的文章去赚钱。

    真是有辱斯文。

    不过,那笔钱,老夫却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收了。

    魏徵心道,早知如此,就不请房大人吃饭了。

    想着刚收入三百贯,他心情大好。

    管家问道:“老爷,你不生气?”

    魏徵笑着说道:“有什么好生气的,虽说杜荷如此做法,有辱斯文,但通过大唐书斋,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老夫的文章,有何不可?走,去看看!”

    管家看见魏徵的笑容,心中却是上下忐忑。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卖书,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