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高高兴兴地走出院子。

    一抬头,便看见一个皮肤黝黑,胖的堆成一团的汉子,躲在在门槛外的台阶上。

    正是魏府的厨子。

    厨子,魏徵倒是识得。

    只是,这厨子手中抱着一本书,正读的津津有味的。

    这可把魏徵吓了一跳。

    据他所知,府上的厨子,不识字。

    那你读个鸟蛋啊!

    “咳咳……”

    魏徵咳嗽一下。

    那厨子扭头,立即得意起来:“哎呀,老爷,这《论政》写的是真好啊,老爷的文章,火候刚好。”

    火候刚好?

    你以为是炒菜呢。

    魏徵黑脸问道:“你都看了?”

    “都看了!”

    “看懂了!”

    “基本懂了!”

    魏徵忍无可忍,盯着厨子手中的书:“你书拿倒了!”

    啊?

    厨子一脸懵逼。

    书还分正倒吗?

    没人告诉我啊!

    他傻眼,然后赶紧往厨房跑。

    丢人丢到家了。

    魏徵喊道:“回来!”

    厨子跑回来,耷拉着脑袋:“老爷!”

    “把书拿过来!”

    “哦!”

    厨子交上书,赶紧跑了。

    魏徵将那本书拿过来,却发现,这书很厚。

    他心中纳闷。加上房大人的二十篇文章,也不过三十六篇而已。

    怎么就能印刷出这么厚的一本书?

    他看向封面。

    封面上,除了《论证》两个大字,还有许多小字:

    一个御史大夫的官路历程。

    宰相不得不说的故事。

    大唐不读后悔一辈子的三本奇书。

    ……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人产生极大的兴趣。

    别说,连魏徵看了,都很好奇这书里面写的地啥东西。

    只是,用如此方式来吸引人,只怕会有损自己的形象啊。

    他翻开书本。

    顿时脸都黑了。

    他也搞清楚为何短短三十六篇文章,能印刷出这么一本厚厚的书了。

    因为,里面,一篇文章,就要配七八张图。

    这些图,却是魏徵从未见过的。

    只有寥寥几笔,却神态活灵活现。

    比如第一篇文章后的一幅图,名为:御史大夫幼时图。

    短短的几笔,勾勒出一个小胖子站在太阳下,头顶两根毛,正握着自己的小雀,朝一株草撒尿。

    简直绝了。

    别人看了,很难忍住不笑。

    魏徵却是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杜荷这小子,卖书也就罢了,他为何要如此作践老夫啊,天下人看了这本书,岂不是以为,老夫小时候就长成这个样子?老夫一世英名全都毁了,全都毁了。”

    管家大惊失色:“老爷老爷……”

    然后赶紧将魏徵扶着回到院子里坐下。

    魏徵几次要晕倒。

    方才,他还满心欢喜,以为自己白赚了三百贯,还能借此扬名。

    可现在,他后悔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被杜荷威胁,不该在莱国公府写下那些文章啊。

    “唉……”

    “造孽啊!”

    魏徵感觉自己病了。

    浑身打不起力气来。

    一直到天黑时分,都还没有好转。

    一道人影,趁着天光的最后一丝光亮,扛着一个箱子,钻进了魏徵的院子。

    一看见魏徵躺在屋檐下,长吁短叹,病怏怏的,那人大惊,冲上来,问道:“爹,你怎么了?”

    魏徵睁大眼睛,惊讶道:“原来是叔瑜?”

    来人,正是现如今的万年县令,魏叔瑜。

    管家急忙打招呼:“二少爷回来了。”

    魏徵看着魏叔瑜满头大汗,问道:“叔瑜,你回来就回来,扛着个箱子做什么?”

    咚。

    魏叔瑜放下箱子,得意道:“爹,这是我给你带来的书,一箱子《论政》,你还不知道,今日,整个长安城的《论政》都已经卖完了,这是我去大唐书斋……”

    他话没说完,就被管家的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管家喊道:“老爷……”

    魏叔瑜低头一看,魏徵竟然晕了过去。

    魏叔瑜吃惊道:“管家,这是怎么回事?昨日我离开家的时候,我爹不是还好好的吗?”

    管家看了魏叔瑜一眼,不敢责怪,只是说道:“二少爷,你还不知道吧,老爷现在,就见不得《论政》这本书,为了这本书,老爷坐在这里,足足骂了杜驸马一下午呢,还说,谁以后要是在他面前提这本书,他就打断他的腿……”

    魏叔瑜:“……”

    管家又将今日发生的事,简单一说。

    魏叔瑜这才知道,魏徵介意的,是书里面的配图。

    好半晌,魏徵才重新醒来。

    他指着魏叔瑜,吼道:“逆子,你给我出去。”

    魏叔瑜一把抓住魏徵的手,急切地说道:“爹,你误会了……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根本无人在意这书中的图画,现在,外面都在称颂你的文章呢。”

    魏徵悠悠地说道:“他们,一定是说我贵为御史大夫,却毫无形……嗯?你刚才说什么?”

    魏叔瑜将话重复了一遍。

    魏徵却是有些惊讶:“你是说,现在有人在称颂我的文章?”

    魏叔瑜点点头:“是啊,爹,你不知道,大唐书斋,一共印刷了两千册书,今日午后,就全部卖完了。现在,许多人都要买这本书,奈何根本无书可买……许多人,却是都在赞赏你的文章,他们说你是文曲星转世,不然写不出这么好的文章……”

    “那房大人呢?”

    “也是……”

    魏徵撇了撇嘴。

    房相治国,倒是一把好手。

    论文章,怎能是我的对手。

    这些人,不识货!

    不过,他嘴上却是说道:“照你说来,没人在意那些画?”

    魏叔瑜说道:“自然也有人看,但谁也不会当真。我问过杜兄,他说,那些画,不过是文章的调味剂,并不起作用。”

    噌。

    魏徵一下站起身来。

    管家大惊失色:“哎呀,老爷,你的病好了。”

    魏徵点头:“我感觉,无碍,浑身是力气。”

    前后不过半天,魏徵的心情,却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管家都看呆了。

    只见魏徵一挥手:“好儿子,这一箱《论政》,赶紧抬到书房去,爹要好好拜读一下。”

    魏叔瑜傻眼:“爹,这不都是你自己写的文章吗?”

    魏徵责怪道:“你懂什么,子曰,温故而知新,为父的文章,难道就不能温习了吗?”

    “爹说得有理……”魏叔瑜点头称赞。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心情跌宕起伏,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