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达得到杜荷的建议后,回到自己的公堂,认真的思索一番,并未发现其中有什么不对劲。

    于是自语道:“看来,杜荷根本没想到,我的目的是彻底掌控管城大队……哼,他还跟个傻子一样地给我出主意,从未见过如此愚蠢之人。”

    他急忙去管城大队找秦怀玉商议。

    秦怀玉早就得到杜荷的安排,于是欣然答应,划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附近十几个坊子的地盘给章达。

    章达自然非常开心。

    ……

    杜荷接到秦淮送来的消息--鱼儿已经上钩。

    忍不住说道:“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

    立功的时候到了。

    只要能有功劳,就能与管城大队上下打成一片,撕开这道口子,还担心以后不能彻底掌控整个管城大队吧。

    那人说过,只要能掌控管城大队,就让自己到地方担任一州刺史。

    以上,就是章达的内省想法。

    所以,第二日开始,他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开始接管了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周围十几个坊子的治安。

    治安最要紧的,便是巡逻。

    章达以前觉得,管城大队的巡逻,就很霸气。

    但凡管城大队所到的地方,任何宵小之辈,都要退避三舍,更别提惹事。

    大清早,章达身穿管城大队的*,带着二十个人,背着狼牙大棒,就开始在大街上,巡视起来。

    为了区别于之前的管城,避免百姓们将功劳归到之前的管城大队身上,章达冥思苦想,总算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给自己的这队人马,重新换一支旗帜。

    一面大旗上,写着“京兆府”几个大字。

    一边巡逻,一边告诉旁人,这支人马是京兆府录事参军率领的。

    如此一来,只要半个月后,周围一带风清气正,百姓安宁,功劳自然就是他章达的。

    他的这主意一出,手下都是拍马屁的。

    “章大人英明!”

    “待咱们立了功劳,看那些家伙还敢小瞧咱们。”

    “对,等章大人做了管城大队大队长,就将之前羞辱咱们的那些管城,全部找来,我要痛打那些家伙!”

    一个个,恭维着。

    章达听了,心情很受用。

    眼看已经到午时,章达带人走到两个坊子的接壤处,两个坊子的高墙距离不过一丈,显得很狭窄,而且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

    大家往前走着。

    章达突然感觉不对劲,“你们听……这里是不是太安静了!”

    “好像有点!”

    ……

    不远处。

    一棵槐树上。

    趴着一个身材干瘦的汉子,汉子卡在一个树杈中间,手举着一个简陋的玻璃望远镜,眼睛顶在目镜后面,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远处的箱子中间。

    随后,他收起望远镜,顺着树干滑下来,到杜荷面前,恭敬道:“少爷,已经看清楚,那些家伙,进了咱们设计好的包围圈了。”

    杜荷问道:“周围的人,都支走了吗?”

    旁边,张俭说道:“少爷,已经把周围的人清理走了。”

    杜荷冷笑,一挥手:“动手吧!”

    几道黑影,从槐树下,游鱼一样地消失。

    ……

    哗啦啦。

    巷子口的地方,突然出现一堆蒙面黑衣人。

    黑衣人,足有三十多人,个个提着半人高的棍子,看见这支管城小队,便毫不犹豫地冲上来,杀气腾腾。

    章达大喜:“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鬼鬼祟祟,看来必定是歹徒无疑,快,冲上去,将他们全部抓起来,带回管城大队,这可是大功劳一件啊……”

    一个个管城,嗷嗷叫着,冲上前去。

    半晌后。

    二十多个管城,全部躺在了地上。

    章达被打得头破血流,趴在地上装死。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这些黑衣人打趴下后,还拿着棍子到处乱捅,似乎在寻找什么,好几次捅在了他的命根子上,疼的他差点交出来。

    只听一个人问道:“找到了吗?”

    有人回答道:“老大,没有秦怀玉那厮,李二狗也不在……”

    先前问话的人,恨恨地说道:“哼,便宜他们了……老子本来在这一带活得好好的,管城大队一来,就把老子赶走了,今日本以为能抓住秦怀玉和李二狗,将二人暴打一顿,出口恶气,没曾想这二人不在,走……”

    黑衣人们,扬长而去。

    半晌,章达抬眼皮看了看,确认黑衣人们离开,他才爬起来,哎哟哎哟地叫起来。

    ……

    出师不利!

    章达回到京兆府衙,一路上,许多人看见他鼻青脸肿的,都纷纷询问。

    “哎呀,章大人这是怎么了?”

    “章大人,你看起来气色不好啊!”

    章达气呼呼地往里走。

    他要回公堂。

    却在门口碰见杜荷。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哎呀,章大人,才一日不见,你怎么这副模样,难不成,是昨日去平康坊没给钱,被人打成这样?”

    章达内心火冒三丈,表面却是一团和气:“我不是那样的人……你走开!”

    “哦!”

    杜荷本来已经推开门了。

    但想到章达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出于对上司的尊重,他又退了回来。

    不小心,又把推开的门给带了回来。

    章达头也没抬,火气冲天地走过去。

    砰。

    一人,一门,正面相撞。

    章达直接连退两步,一个站不稳,躺在了地上。

    额头上本来裹着一块布的,现在,却又开始流血了。

    他回头,一脸怒意地看着杜荷。

    杜荷呵呵一笑:“章大人,方才,我正要为你开门,没曾想,你竟如此冲动,用血肉之躯开门,佩服佩服!”

    “哼!”

    章达爬起来,捂着脑袋,冷哼一声,离开了。

    杜荷看着章达的背影,嘴角冷笑。

    ……

    章达越想越气愤。

    便径直去了管城大队大营。

    大营,便在永宁门附近。此地,原本是武侯铺,自打万年县将武侯铺兼并后,长安城再无武侯铺,此处,自然也就成了管城大队的大本营。

    他怒气冲冲地找到秦怀玉。

    “秦公子,岂有此理,这长安的治安,竟是沦落到此地步,光天化日之下,有蒙面人公然殴打管城大队,简直不可理喻……”章达气呼呼地一甩袖子,坐到秦怀玉对面,说道。

    秦怀玉一脸懵逼,急忙问道:“哎呀,章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出师不利,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