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达忍着疼痛,将午时发生的事,简单一说。

    秦怀玉听了,大惊失色,一拍桌子,怒道:“真是岂有此理,章大人,听你说来,这伙歹人,竟是冲着我来的,若非今日巡逻带队的不是章大人,遭遇毒手的,那就是我啊,章大人,是我对不住你,你这顿打,都是替我挨的啊!”

    章达心中这才好受了一些,又摆摆手:“秦公子,本官可不是来听你宽慰本官的,你立即派人,去捉拿这伙歹人,否则,本官难消心头的恶气。”

    秦怀玉却笑道:“章大人,你来晚了……若是一个时辰前,我一定马上派人去处置此事,可不凑巧的是,管城大队,除了还有一队人在长安城巡逻外,其余人,已经被派到了各县,他们已经出发了。”

    “什么?这等事,我怎么不知道?”

    “章大人刚来,还不清楚规矩,长安管城大队,每一个月都要进行一次治安大检查,这些人便要到各县去。”

    “需要多久回来?”

    秦怀玉淡淡地说道:“少则三五日,多则,半个月。”

    三五日?

    章达已经等不及了。

    他一甩袖子,走出管城大队大营。

    章达回到京兆府衙。

    刚走进院子,隔老远就看到杜荷。

    章达感觉脑袋顿时疼了起来,急忙捂着脑袋要往旁边,却见杜荷笑眯眯地问道:“章大人神色匆匆,想来是有什么急事?”

    章达冷哼道:“不劳驸马费心。”

    “我看你印堂发黑,你最近有血光之灾啊,你这段时日,就不要外出了,安心呆在县衙,免得被揍啊。”杜荷叮嘱道。

    章达捏紧拳头,一言不发,阴沉着脸离开。

    ……

    傍晚时分。

    章达正坐在公房中,怒不可遏。

    突然,一个同样跟他鼻青脸肿的一个汉子跑进来。

    这汉子身穿管城大队的衣服。

    看了看周围无人,汉子说道:“大人,好消息,咱们已经查到那伙歹人的住处了,这帮家伙也够大胆的……竟敢住在白天那条巷子附近……”

    “当真?”

    “千真万确!”

    章达心中便计算起来。

    汉子问道:“大人,要不要召集县衙的人手,将这伙歹人,一网打尽。”

    章达抬手,阻止道:“不,就用咱们管城大队的兄弟,现在,白天发生的事,已经传遍了,管城大队上下,都在看咱们的笑话呢,若是咱们借助其他的力量,就算剿灭了这伙歹人,最后,只怕有些人也不服气,而如果是咱们这支管城小队亲自剿灭,那就是大功一件,看秦怀玉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汉子恭维道:“大人英明!”

    到天黑时分。

    这汉子又回来了,神色大喜道:“大人,咱们的兄弟查明,那伙歹人,竟然在一个院落里喝酒吃肉,现在,已经伶仃大醉了。”

    唰。

    章达一下站起身来:“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也,天赐良机啊。马上召集人马,立刻出发。”

    “是!”

    章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官袍,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却看见杜荷也走出自己的公房。

    他冷哼一声,说道:“杜驸马可够辛苦的啊!”

    杜荷拱了拱手,“都是跟章大人学的,章大人这是要干嘛去?”

    章达不说话,只管往外走。

    他刚踏出门口,却听身后杜荷说道:“章大人,你的印堂黑的更厉害了,只怕血光之灾快了,你要当心啊,我这有一道灵宝天尊赐下的消灾免灾符,不如给你吧,咱们也算相熟,就收你一千贯,你看如何,绝对童叟无欺……”

    章达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他回头,给杜荷翻了个白眼:“你等着……”

    ……

    黑夜吞噬了大地。

    一队人马,突然出现在一个破旧房子的破旧院落门口。

    带头的人,正是章达。

    站在门口,只听见院子里面杯盘相碰,人声鼎沸,有人划拳,有人吵闹,有人咒骂……

    章达冷哼道:“死到临头,不自知!”

    他提着一根狼牙大棒,对身后的人说道:“待会,本官砸开这院门,你们就跟本官一起闯进去。”

    “是!”

    章达拎着狼牙大棒,走到院门口。

    一下跃起,猛地一脚。

    砰。

    那老旧的院门,应声而倒。

    他从门槛外,一步跳进去。

    举着狼牙大棒,大喊道:“歹人,你们被本官抓住了,还不束手就擒!”

    嗯?

    安静。

    惊愕声没有。

    跪地求饶的声音也没有。

    怎么回事?

    章达,脑子里浮现很多问好。

    他睁开眼睛一看,顿时傻眼。

    只见三十多个人,全都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这三十多人,依然黑衣蒙面,举着火把,个个手中都提着一把大刀。

    再看院子里,冷冷清清,连张桌子都没有,哪来的喝酒聊天?

    章达一时间傻眼了。

    再看他身后,管城一个都没跟来不说,反而全跑了。

    章达孤零零的,提着一根狼牙大棒,像极了一个*。

    他双手颤抖,声音也颤抖,“各各……位,都是误会。”

    一个黑衣蒙面人大怒:“谁是你哥哥,我认得你,你不是管城大队的那个勾日的吗?打死他!”

    “打死他!”

    众人一哄而上,将章达摁在地上,一顿摩擦。

    ……

    次日,清早。

    章达到京兆府衙的时间很早。

    早到天刚亮。

    这个时候,府衙根本不会有任何人。

    他来得如此的早,便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身上的伤。

    他小心翼翼推开京兆府衙的大门,又悄悄关上。

    一回头,只见一个人正好奇地盯着他。

    正是杜荷!

    “啊……”

    章达吓了一跳,待看见是杜荷,脸都绿了。

    这家伙,阴魂不散啊!

    只听杜荷说道:“啧啧,章大人,你昨晚又去平康坊啦?肯定没给钱吧,我都说了,你有血光之灾,你不信,现在吃亏了吧!”

    章达:“……”

    他继续往里走,表示不想跟杜荷说话。

    杜荷的声音,淡淡地从后面传来:“章大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好自为之!”

    唰。

    他转身。

    杜荷却早已不见踪影。

    章达来到公房中,冷声说道:“杜荷,你别得意,等我抓住这伙歹人,定要你好看!还敢威胁我,哼!”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血光之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