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之后,杜荷才自言自语道:“长安城有许多的泄洪大沟,按说不会积这么多的水,现在看来,这些泄洪大沟,多半是堵住了,京兆府也好,长安县、万年县也罢,只怕这时候都只是忙于救人,却没想到先解决洪水淹城,此事,也只有靠管城大队了……”

    他起身,将那图纸和纸张收起来,把张俭叫来,吩咐道:“则成,你立即派人,将这东西送去管城大队大营,告诉秦大队长,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刻不容缓……”

    “是!”

    张俭匆匆离去。

    ……

    随后,杜荷将府上的匠人集中在一起。

    这些匠人没让他失望,只花了一个时辰,便打造了一艘很特别的船。

    杜荷立即乘船,赶往京兆府衙。

    ……

    京兆府衙。

    人员早就集结好了。

    衙役们,全都已经派出去救人。

    从几日前,朝堂上已经有了命令,让京兆府组织人员救人、救物资,奈何暴雨太大,连门都出不了。

    现在,总算可以出发了。

    刘文通等大小官员,站在府衙门口,密切关注着眼前的大水。

    一个个,忧心忡忡的。

    刘文通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乃是礼部侍郎,白封丘。

    白封丘看了看周围,最后问道:“刘大人,本官若是没记错的话,杜驸马便是在京兆府衙担任司户参军吧,如今,一场大水淹没了长安城,朝廷上下,大小官员,都在救灾,为何不见他的踪影,本官听闻,暴雨期间,杜驸马躲在家中打麻将,吃牛肉,难不成是真的?”

    刘文通咳嗽一下,说道:“白大人,都是谣传,谣传……”

    “那杜驸马何在?”

    “这……杜驸马身为司户参军,我已经让他去救灾了。”

    “哼?刘大人,当真如此吗?”白封丘根本不信刘文通的话。

    “快看那里!”

    就在这时,有人吃惊地喊道。

    众人急忙抬头看去。

    只见远处的大街上,突然出现了一艘小船,不,严格来说,这不是一艘船。

    那东西,底下是一艘船,船上,竟然是一顶轿子,轿子和船之间,用七八根木柱子支撑。

    如此一来,那船里面灌水,却是丝毫影响不到轿子里。

    白封丘忍不住说道:“如今,百姓受灾,长安城一片汪洋,真不知是哪个家伙竟弄出这等东西,招摇过市!”

    刘文通也忍不住说道:“此人想来一定不体恤百姓的苦难,都这时候了,还讲这等排场。”

    “这家伙,太可恶了!”

    “别让我看见他,否则,我一定会打他一顿。”

    京兆府的官员们,个个义愤填膺地说道。

    他们为了赶来县衙,吃尽苦头,有人走到半道,差点被大水冲走,有人走到府衙时,浑身是伤,有人划着木盆来府衙,多次翻盆……可这家伙竟然坐着这么一艘奇妙的船出现,简直岂有此理。

    话音未落,就见那奇怪的船,停靠在京兆府衙大门口。

    轿子里,伸出一个小楼梯。

    帘子打开。

    一个人,踩着楼梯,出现在众人面前。

    方才还议论纷纷的官员们,顿时错愕。

    刘文通吃惊道:“驸马……”

    来人正是杜荷。

    京兆府上下官员急忙打招呼:“驸马好!”

    “大家好!”杜荷笑着好众人打招呼。

    众人脸上都有些尴尬。

    方才他们数落乘船之人,想来,杜荷肯定都听到了。

    一旁,白封丘却是冷哼一声,说道:“这京兆府衙上下,都在忙着救灾,没想到,杜驸马却是如此悠闲,真是令人羡慕啊,等着,明日的早朝上,本官一定要将这件事,详细上奏陛下。”

    嗯?

    有人要弄我?

    杜荷转身,看着白封丘,仔细打量起来。

    白封丘见杜荷不说话,以为自己已经震住了杜荷,便说道:“怎么,杜驸马知道错了?晚了!”

    杜荷噗嗤一笑:“你特么谁啊,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

    白封丘脸色一阵白一阵黑的。

    “酷酷……”

    有几位京兆府的官员,忍不住偷笑起来。

    刘文通急忙介绍道:“驸马啊,这位乃是礼部侍郎,白封丘,白大人啊!”

    六部侍郎,已经算是朝廷重臣了。

    奈何这位白大人乃是方才提拔不久的。

    杜荷并不熟。

    看着对方,杜荷便笑道:“原来是白大人,只是,白大人只怕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京兆府,不是礼部。”

    刘文通解释道:“驸马有所不知,白大人的府邸,便在附近,奈何被大水冲了,白大人暂住在府衙。”

    杜荷点点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白大人也真是可怜……”

    白封丘见状,怒道:“不劳驸马费心,只是,你的所作所为,本官一定会禀明陛下。”

    杜荷冷笑,问道:“我的什么作为?”

    “当然是躲在莱国公府,不救灾!”

    杜荷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少爷没去救灾了……本少爷方才已经在长安城转了一圈,并带着管城大队做了不少工作,这大水,马上就会消退,大水淹城,首要工作是将大水泄出去,白大人以为,这不是救灾?”

    “你说大水马上消退?”

    “正是!”

    白封丘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不屑道:“杜驸马还真是天真啊,这大水都淹城多日了,也未见消退,难不成,你一句话,大水就能消退?”

    他刚说完,就听旁边有人惊讶道:“哎呀,大水退了。”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急忙跑到台阶边一看。

    只见大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不多时间,一道阶梯就露了出来。

    大水真的退了?

    许多人看向杜荷,顿时变成了钦佩之色。

    白封丘的脸色却是不好看。

    ……

    永宁门附近,城外。

    护城河拐弯的地方。

    城墙跟下,却是有三个巨大的口子,正在汹涌地往外冒水。

    这里,有三个泄洪的大沟。

    秦怀玉站在岸边,舒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三弟是对的,许多人都以为,城外肯定也是洪水滔天,他们哪知道,长安城被淹,是因为泄洪大沟被堵塞了,现在,泄洪大沟全部疏通,用不了多少时间,城内的积水,应该就能全部流淌出城了……走,去京兆府衙……”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救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