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衙门口。

    随着秦怀玉带人回来禀报,众人才终于肯定,管城大队疏通了长安城通往城外的几十条泄洪大沟。

    至此,没人再敢怀疑杜荷。

    等大家回头,却不见了白封丘的身影。

    刘文通走过来,对杜荷说道:“驸马,如今,大水已经消退,却是有许多受灾的百姓需要救助,长安、万年二县,人手不足,不如,将管城大队派出去如何?”

    秦怀玉正要答应,却见杜荷摇摇头。

    只听杜荷说道:“刘大人,管城大队,不能动,大灾之后,必定会大乱,许多无家可归之人,许多心怀叵测之人,等大水消退后,必然会乘机*,盗抢,若没有管城大队,长安城只怕会陷入大乱之中,管城大队人手也不充裕,只能负责治安问题,不过,救灾也刻不容缓,请刘大人立即派人去兵部,请兵部立即派军队协助救灾……”

    刘文通略微沉思一下,便说道:“驸马说的有道理,我这就去办,长安城的治安,就靠你了。”

    等刘文通离开,杜荷便转身问秦怀玉:“秦二哥,如今,长安城内的管城有多少?”

    “六百人!”

    杜荷想了想,说道:“先派出五百人,分成五十个小队,让他们从现在,不分白昼,开始巡逻,但凡有敢乘机作乱者,全部抓起来。余下一百人,跟随你我,作为机动部队。”

    秦怀玉丝毫不怀疑杜荷的安排。

    他亲眼目睹过好几次灾难。

    灾难过后,最怕的不是损坏的防务,受伤的人,最怕的是失去约束的流民,许多人无家可归之后,便开始偷盗、抢劫、打杀,手段极其残忍。

    自此,长安城的救灾工作,便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

    刘文通亲自去了兵部,得到兵部的支持,兵部协调了一大半驻守长安城的禁军,参与救灾。

    ……

    傍晚时分。

    一队管城巡逻。

    为首的正是杜荷和秦怀玉。

    为了到各处亲眼目睹治安状况,杜荷和秦怀玉亲自带着一支二十人的管城在巡逻。

    在路过一个巷子口时,只见巷子里有汹涌的大水冲出来,小小的巷子口,就像一根粗大的排水管一般,口子处,乃是一个交通要道,因为大水的冲水,许多人都不敢从这里经过。

    秦怀玉说道:“这巷子里,乃是好几个坊子,现在大水往外排,只怕一时半会儿还排不完……”

    杜荷指了指箱子左侧的那堵墙,问道:“这是谁家的府邸?”

    秦怀玉说道:“此乃白府,乃是礼部郎中白封丘的府邸。”

    白封丘?

    杜荷嘴角微微一笑。

    他说道:“这巷子口排水如此大,恐怕会伤到百姓,秦二哥,召集几个力气大的,将左侧那道墙推了。”

    秦怀玉瞪大眼睛,却还是按照杜荷的要求,选了十个力气大的,冒着大水的冲击,站到左侧那道墙的墙根下。

    “一!”

    “二!”

    “三!”

    十个壮汉一起用力。

    轰隆。

    那道高墙,轰然倒塌。

    大水四散开去,不在对出口的地方造成威胁。

    众人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

    白府。

    后院。

    白封丘正在指挥下人们,将自己书房内珍藏的好东西拿出来。

    “都慢点!”

    “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

    “价值不菲,谁打坏了,我要他的命。”

    不多时间,一个个瓷器、青铜器、字画等珍贵的古玩,就被摆放在了院子一脚的墙下。

    这些东西都受了潮,白封丘打算拿出来晒一晒。

    为了怕出意外,他亲自搬来一个椅子,坐在不远处,盯着正在晒的宝贝们。

    就在这时,他耳畔传来“一”“二”“三”的声音。

    谁人在附近喧哗?

    真是岂有此理。

    他刚想着。

    轰隆。

    在他的注视下,那道院墙,轰然倒塌。

    他花费多年收藏的各种古玩玉器,被淹没在了废墟中。

    白封丘浑身颤抖地站起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哇……”

    白封丘嚎啕大哭。

    ……

    几日后。

    早朝。

    民部尚书戴胄站在最前方,说道:“……半个月的大雨,维持在整个北方,其中,许多州县,受损严重,但勉强可以自救,并无多大问题,唯独京畿一带,损失惨重,京畿一带正准备丰收的粮食,全部被毁,泾阳县的城墙全部垮塌,整个京兆府内,房屋损毁两千多栋,死亡者五百,伤者难以统计,还有许多不知所踪者,只怕已经凶多吉少……陛下,这场大雨,乃是百年难得一见,其灾害程度,不亚于贞观七年北方的蝗灾啊……”

    戴胄的声音,久久地在大殿上回荡。

    朝臣们,没有人说话。

    李二也陷入了震惊中。

    甚至,有些懵逼。

    半晌,他问道:“这些年,朕勤政爱民,一心为了大唐社稷,没曾想,上天却是不满,降下如此大雨,这又是为何?”

    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李二又问道:“戴卿家,如今,长安城的灾情如何?”

    戴胄说道:“陛下,要说损毁最严重的,还是长安城……长安城原本有几十条泄洪大沟,寻常大雨,根本不会积水,是以,多年来,无人重视此问题,此次大雨,让泄洪大沟堵塞,长安城一片汪洋,犹如湖泊,全城有七成的房屋,全都被大水淹没,有三成的房屋被毁,就是朝中诸位大人的府邸,也多有损毁……就是臣的府邸,也岌岌可危,现在,也不能住人了……”

    戴胄的府邸,处于地势低洼处,大雨来袭,差点被大水冲走。

    李二皱起了眉头。

    他没想到,这洪灾,竟然如此严重。

    李二叹息一声,说道:“既是如此,朕欲择一名能臣,全权统领整个长安城的救灾之事,诸位爱卿以为谁可担任此大任?”

    礼部尚书陈叔达急忙说道:“陛下,臣推举工部侍郎……”

    王珪也急忙道:“陛下,臣推举我儿王敬直。”

    长孙无忌也不甘示弱:“陛下……”

    “臣推选……”

    “张大人素来擅长救灾,臣以为,他最合适不过。”

    一时间,一个个大臣站出来,纷纷推选自己认为合适的人。

    十几个大臣,竟然推选出十多个人来。

    这些家伙之所以如此积极,并非是想着救长安城于水火,而在于,担任这救灾的主官,有无数的好处。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大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