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珪的提议,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

    大家的心思也简单。

    救灾虽说难,但朝廷也不可能一分钱都不给。

    万一杜荷那小子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这些钱粮都弄走了呢?

    必须找人盯着杜荷。

    李二神色不动,问道:“诸位爱卿可有合适的人选?”

    王珪说道:“我儿敬直,为人正直,可担任监督官。”

    众人嗤之以鼻。

    又见一道人影上前,说道:“陛下,臣愿毛遂自荐,担任监督官。”

    大家扭头看去,正是吏部郎中,白封丘。

    戴胄冷笑道:“听闻一场大水,冲垮了白大人的府邸,白大人不费心修建新的府邸,却还愿意担任监督官,参与到救灾,真是令人佩服。”

    白封丘咬咬牙,说道:“一切为了长安。”

    众人都很佩服。

    哪知道,白封丘心想的是:杜荷,别以为老夫不知道,哪天指使管城推倒老夫家墙壁的,就是你。这回我担任监督官,一定要你好看。

    李二听了,点点头说道:“既是如此,就让王敬直、白封丘担任监督官吧。”

    ……

    此事,便这么定了下来。

    退朝之后。

    民部尚书却是撒丫子就往外跑,他是第一个跑出太极殿的,也是第一个离开皇宫的。

    有人笑道:“戴大人这是准备跑回家躲起来吗?”

    “谁说不是呢,他把杜荷推进这个大火坑,要是杜荷知道,非得跟他拼命不可。”

    “哎呀,戴大人这回惨了!”

    大家都很同情戴胄。

    与此同时。

    王珪和长孙无忌肩并肩地走出太极殿。

    长孙无忌忍不住问道:“王大人,杜荷担任长安城的救灾主官,此事你怎么看?”

    王珪撇撇嘴:“还能怎么看,杜荷那小子,这辈子都毁了,听闻戴胄与他私交不错,不知为何会如此害他。”

    长孙无忌惊讶道:“王大人何出此言,陛下都说了,就算杜荷将这件事办砸了,也不会怪罪他。”

    王珪笑道:“陛下说不怪罪,但全天下呢,杜荷只要办砸了这件事,天下人就会认为,杜荷成不了什么大事,就算他以后入朝,又有何用,更何况,只要他救灾不力,到时候,陛下肯定会同意让杜相致仕。莱国公府,也就算完了。”

    长孙无忌抚了抚胡须:“有道理!”

    “哈哈哈……”

    二人相视一笑。

    ……

    京兆府衙。

    司户参军的公堂中。

    杜荷吃惊地看着戴胄,“这么说,是你把我推进这个大火坑的?”

    戴胄有些心虚,说道:“贤侄,我这是为你好啊!”

    杜荷斜眼看着戴胄,“戴大人,这等好事,你怎么不推举你儿子呢?”

    “咳咳……”戴胄被杜荷怼的被茶水呛了,说道,“贤侄,你先听我说,其实,我知道,你现在在等一个机会,你需要一个立大功的机会,帮助你爹登上太尉之位对不对?现在,救灾就是机会啊,只要你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到时候,陛下肯定不会同意杜相致仕,那就只能让杜相担任太尉,你也会升官,何乐而不为呢。”

    乐?

    杜荷盯着戴胄:“戴大人,这件事,我是不会答应的……我这就进宫,去找父皇说清楚,想来父皇一定会理解我的难处,我倒是认为,戴大人的犬子戴至德,最适合担任长安救灾的主官,嗯,就这么说定了。”

    说着,杜荷站起身来就往外走。

    戴胄忙问道:“贤侄,你去哪里?”

    “进宫!”

    “你又何必急匆匆,现在……啊,不好!”

    他一下跳起来,一把拽住杜荷的袖子。

    没法不激动。

    杜荷这小子,是要去找陛下推举我儿子啊。

    杜荷拍了拍戴胄的手,“戴大人,咱们两个男人,在此拉拉扯扯,成何体统。放手!”

    “不放!”

    “……”

    刘文通走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

    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哎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然后,从门口晃悠着走了过去。

    杜荷一脸黑线。

    戴胄将杜荷拽回屋子里坐下,说道:“贤侄,陛下金口玉言指定你担任此次救灾的主官,又怎么可能轻易更改,你还是不要进宫了。这件事,我是一番好意,不过,我也理解你的难处,这样,民部赈灾的钱,多拨付一些给你如何,三十五万贯?”

    杜荷眉头一挑:“戴大人,我可是听闻长安城救灾,需要两百万贯,你只给我三十五万贯?”

    戴胄陪笑道:“四十万贯,不能再多了。”

    杜荷伸出右手的食指:“一百万贯!”

    戴胄大惊:“不可能,国库,就只剩下一百多万贯,你拿走一百万贯,那其他地方怎么办,现在距离赋税征缴上来,还有几个月呢,你想让大唐死吗。”

    他急忙将杜荷的手扒拉下去,说道:“五十万贯,五十万贯,不能再多了!”

    “成交!不过,我还有用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杜荷说道:“时机不成熟,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去找戴大人的。”

    戴胄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为了自家儿子,他点点头,答应了。

    ……

    戴胄前脚刚走。

    一个小黑胖子就冲进了杜荷的公房。

    李恪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道:“老师,听闻你担任了此次长安城救灾的主官?”

    “父皇的敕旨,的确是这样的。”

    李恪勃然大怒:“父皇这个昏君,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要人没人,救灾,救个屁啊,千古第一大昏君,说的就是父皇……”

    门口,刘文通本来要来与杜荷商议事情,一只脚踏进屋子,听到李恪的话,又把脚缩了回去。

    对李恪骂李二昏君,杜荷早已习以为常。

    骂完李二,李恪还不解气,又说道:“听说,在朝堂上,是民部尚书戴胄举荐你的,老师,咱们对付不了父皇,还治不了戴胄吗?他侄儿还是你弟子呢,不如,咱们找戴金云过来,让他来个大义灭亲,他要是不答应,咱们就先灭了他,再去灭戴胄……”

    等李恪骂完,杜荷才为李恪倒了一杯水,说道:“殿下,其实,此事,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都是为你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