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将方才戴胄来的情形,简单一说。

    闻言,李恪一愣。

    他问道:“老师,难不成,你真的答应了?”

    杜荷笑道:“为何不呢?戴大人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个机会,若是我将救灾之事办的漂漂亮亮的,我爹就有望登上太尉之位啊。”

    李恪不解地问道:“既然老师你早就答应了,为何方才要与戴胄演戏?”

    杜荷哭笑不得地说道:“殿下,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若是不那样做,又怎么能从戴大人那里骗……要来五十万贯呢,要知道,民部一开始,只打算给长安城三十万贯啊……”

    “哦!”

    李恪恍然大悟。

    ……

    收到敕旨后,杜荷立即与刘文通商议一番。

    他这个司户参军,已经开始统领整个长安城的救灾事宜,自然不可能再在京兆府衙坐堂。

    当日,杜荷便搬到了管城大队大营。

    大营靠近永宁门附近。

    一块巨大的牌匾,新立在一旁: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

    这里,便是杜荷的新的办公场所。

    同时,长安赋税局也搬了过来。

    管城大队,赋税局,这便是杜荷能直接调动的两支人马。

    午时刚过。

    一辆辆马车,便出现在就在指挥中心门口,竟是禁军押送。

    戴胄亲自押车。

    杜荷亲自出来迎接。

    见到杜荷,戴胄便说道:“贤侄,为了给你五十万贯,我可是顶住被御史*的压力啊,国库的钱,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若是弯了,别说五十万贯,就是三十万贯,也拿不出来了,一想到你,我就先给你押送过来了……”

    戴胄的压力很大。

    杜荷拱了拱手:“多谢戴大人。”

    他立即让秦怀玉将闲暇的管城大队叫过来,开始搬开元通宝。

    五十万贯,如数交到杜荷手中,戴胄大松一口气,离开前,他问道:“早上你说的条件,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

    杜荷笑道:“时机不成熟!”

    戴胄抿了抿嘴唇,转身走了,心情很忐忑。

    ……

    “呼呼……”

    “还有两个坊子!”

    “呼……”

    白封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继续往前走,上了马车,对车夫说道:“继续往前走!”。

    他腋下夹着一本册子。

    自打白天散朝后,白封丘如愿以偿担任了此次救灾的监督官。

    他便开始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让杜荷好看。

    他离开皇宫后,来不及回去招呼无家可归的家人,便带着笔墨纸张,开始在长安城游走。

    他做的事情也很简单,那就是统计长安城房屋被毁而无家可归的人。

    当然,这项工程很浩大。

    他一个人短时间不可能完成。

    所以,他从府上找来三十多个读书识字的人,参与进来。

    到黄昏时,总算跑遍了整个长安城。

    白封丘感觉双腿都快断了。

    好在,数据基本统计清楚了。

    他赶到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的时候,杜荷正在指挥管城大队做饭。

    看见白封丘,杜荷招呼道:“白大人来的真巧啊,现在正是开饭的时候。”

    啪。

    白封丘一脸阴沉,将手中的册子扔在桌上,说道:“杜驸马,你还是先看看吧。”

    杜荷拿起来看了看,问道:“这是白大人登记的无家可归之人的名册,这些人房屋被损毁,真是太可怜了!”

    白封丘冷冷地说道:“如今,长安有多达八千多人居无定所,生活无着落,可杜驸马身为救灾官,不去体恤民情,不为民做主,却在此商讨今晚吃什么,简直岂有此理,明日一早,本官就进宫,将此事详细禀告陛下,像你这等尸位素餐之人,当发配岭南才是。”

    杜荷脸色一沉:“说完了!”

    “当然没有,杜驸马,你若是还有一点良知……”

    “你闭嘴!”

    “你想让我闭嘴,你做梦,就算你拿刀横在我脖子上,我也不可能闭嘴的,杜荷,你就是我大唐最大的蛀虫……”

    白封丘正骂的起劲,突然,吕布走过来,拿出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嘎。

    白封丘顿时脸色惨白,不敢再开口。

    杜荷拿起那本册子,转身对秦怀玉说道:“秦大队长,把方才派出去的弟兄们,先叫回来吧,这名册,白大人已经为咱们统计好了……梦幻集团的车队,应该快到了,立即派人,按照名册,设置十五个安置点,让这些无家可归的人,暂时能有一个归宿。”

    秦怀玉拿着册子,便转身离去。

    白封丘大喊道:“那是我的东西。”

    杜荷拱了拱手:“白大人辛苦了。没曾想,白大人如此敬业,真是令人敬佩,有了你这名册,救灾工作,减轻许多啊。”

    白封丘刚想怒骂杜荷,却见一个青年走过来,说道:“少爷,车队已经到了。”

    杜荷点点头,扭头看了白封丘一眼:“白大人,你若是无事,不如跟我来。”

    “本官作为监督官,当然要看看你想做什么……哼,你别以为抢走了我的名册,我就没办法了,我明天一定会*你的,八千多无家可归的人,流落街头,你作为救灾的主官,不闻不问,简直岂有此理……”

    他骂骂咧咧地跟在杜荷身后。

    ……

    永宁门口。

    安鄠大道上。

    一列长长的车队。

    一眼看不到头。

    每辆马车都装的满当当的。

    押车人,正是梦幻集团大总管,马周。

    马周上前,看着杜荷,说道:“少爷,幸不辱命,三日时间,三千顶帐篷,全部制作完毕。”

    帐篷?

    白封丘满脸困惑。

    杜荷说道:“老马,辛苦你了,账册都做好了吗?”

    马周拿出一本账本,交给杜荷,“少爷,按照你的吩咐,所有的帐篷,都只算人工费、布匹等成本费用,梦幻集团不赚一文钱,一共是两万贯。”

    杜荷转身,对戴金云说道:“金云,立刻安排人,拿出两万贯,等梦幻集团的马车将帐篷卸下后,立即装上钱返回鄠县。”

    “是,老师!”

    杜荷又对秦怀玉说道:“秦二哥,立刻安排人,卸车吧。”

    秦怀玉点头答应。

    白封丘却是一下跳在杜荷门口,拦住杜荷,问道:“你是打算给梦幻集团两万贯?”

    作为一个找茬的人,白封丘本能感觉到这件事不对劲。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救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