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看着众人,介绍道:“父皇,这样的帐篷,一共有三千顶,每个帐篷,最多可以住下五个人,用来安置八千多流离失所的人,绰绰有余。三千顶帐篷,一共有十五个安置点,考虑到城内狭窄,大部分安置点,都在城外……这些百姓安定下来,虽说条件不如之前,但好歹有一个住所,便不会再到处乱窜,也不会寻衅滋事,这才是救灾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那就是安定人心。”

    戴胄惊讶道:“杜荷,这帐篷,看起来特别,竟然能放水,想必价格不菲,而且制造不易,你又是如何在昨日弄到如此多的帐篷的?民部好像也没有吧。”

    这等好东西,民部是没有的。

    杜荷解释道:“戴大人,自打大雨过后,我便知道,救灾是头等大事,长安城房屋损毁严重,最要紧的,便是有一批能安置百姓的帐篷,是以,我便让梦幻集团开始停下所有的生产,专门生产帐篷,到昨日,正好产出三千顶帐篷……三千顶帐篷,梦幻集团的生产成本是两万贯,为了救灾,梦幻集团一文钱不赚……父皇,这便是账册。”

    杜荷说着,将账册递给李二。

    李二看了看。

    赵阳却是走过来,凑在李二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

    啪。

    李二突然脸色一沉,将那账册,摔在了地上。

    嗯?

    众人都是一愣。

    陛下发火了?

    难道这账册有问题?

    最高兴的当然是白封丘。

    白封丘哈哈一笑,说道:“陛下,臣早就发现了,杜荷借帐篷之事,中饱私囊,这一顶帐篷,成本不过几贯钱,杜荷却给了梦幻集团两万贯,却口口声声说梦幻集团一文钱不赚,简直不可理喻,现在事情已经败露,请陛下严惩杜荷,以儆效尤,否则,若是百姓知晓此事,只怕会生乱子。”

    哗。

    众人一下哗然。

    杜荷竟然敢用这件事来赚钱?

    真是岂有此理。

    有几个大臣,已经忍不住,卷起袖子,要当场*杜荷。

    白封丘张开嘴,继续说道:“陛下,救灾乃大……”

    话没说完,就被李二狠狠地瞪了一眼,“你闭嘴!”

    “啊……”

    白封丘傻眼。

    却见李二深吸一口气,说道:“诸位爱卿,朕……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方才,朕已让人查明,这帐篷,用的是梦幻集团独制的布料,不但质量上乘,而且能防水,价格十分高昂,成本自然不低,还有,这帐篷的架子,设计精巧,除了大唐家具厂,无人能制造,再加上,三千顶帐篷,梦幻集团只用了三日时间便全部制造完毕,给工人的薪钱非常之高……测算下来,这一定帐篷的成本费用,约莫十五贯……三千顶帐篷,也就是四万五千贯……”

    “若是朕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能制造三千顶帐篷吗?”

    “若是朕给你们两万贯,你们能造出这么好的帐篷吗?”

    “若是朕给你一天时间,你们能安顿好这八千多无家可归之人吗?”

    ……

    李二发问。

    无人应答。

    无人能回答。

    在场的,有本事的人不少,但唯独杜荷有梦幻集团啊。没有梦幻集团强大的支持,生产帐篷就是个笑话。

    李二自问自答:“只有杜荷能做到,白卿家,你一把年纪了,朕让你担任救灾的监督官,却不是让你无事生非的,下不为例,否则,朕饶不了你。”

    白封丘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躬身道:“陛下,臣有罪!”

    李二一甩袖子,不想再说话。

    杜荷见状,上前说道:“父皇息怒,白大人,也并非一无是处,就说管城大队能在短短几个时辰内,将长安城中无家可归之人分到各个安置点住下,白大人就功不可没,因为在此之前,这八千多人的名册,是白大人带着府上的人,走街串巷登记的,他也有功劳……”

    李二斜眼看了白封丘一眼,“是吗?荷儿,我知道,你是想跟白爱情求情,你担心他作为监督官,会对你有掣肘,大可不必,你尽管救灾,若是还有人敢无中生有,无故冤枉你,朕决饶不了他。”

    李二直接改口叫杜荷荷儿了。

    其他大臣见状,也纷纷说道:“是啊,驸马,你大可不必因此给白大人求情。”

    “白大人一把年纪了,错了就是错了!”

    “白大人,无故中伤,却是有些过分了!”

    “要说白大人亲自走街串巷,登记八千多人的名册,本官是不信的,这一切,肯定是驸马的功劳。”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却是无人相信杜荷的话。

    本来,白封丘听到杜荷为自己表功,还满脸高兴,现在,一张脸黑的跟煤炭似的。

    他看了看杜荷,捏紧拳头,心道:杜荷,好小子,你早不表功,晚不表功,偏偏趁陛下责骂我的时候表功,陛下又怎么可能相信,你好狠啊……

    ……

    李二此次出宫考察救灾事宜,非常满意地回去了。

    朝中不少大臣本打算借着这个机会找茬,哪知道,杜荷也好,管城大队、赋税局也罢,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如意的地方,许多人都失望而去。

    目送李二和朝中文武大臣的车队离开,杜荷转身,笑眯眯地对白封丘说道:“白大人,方才父皇说了,我是此次救灾的主官,你是监督官,你可要好好发挥监督的作用啊,本少爷是一个大度的人,一定不会记仇的。”

    “哼!”

    白封丘一甩袖子,表示不想说话,拂袖而去。

    杜荷又看向旁边的王敬直,说道:“王大人,你千万不要学白大人的做派,这不利于团结,你说对吗?”

    王敬直看见杜荷的笑容,没来由的也有些害怕。

    他是王珪的二儿子,以前在秘书监担任秘书丞,在司徒府耳濡目染,知道自家老爹和大哥,没少栽在杜荷手里过,因此看到杜荷,有一种本能的害怕。

    王敬直说道:“驸马说笑了,这救灾的监督官,说白了,就是辅助驸马的,哪来监督一说,更何况,驸马的救灾,井井有条,计划详细,安排周到,没有任何的差错……”

    他忐忑着,将杜荷夸赞一番。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你好狠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