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听了,拍了拍王敬直的肩膀,说道:“我……我就喜欢你这种耿直的个性,实话实说,很好!”

    王敬直脸色微微一变。

    他都三十多岁了。

    杜荷才二十岁不到。

    杜荷竟然跟个长者一样地拍打自己的肩膀……

    只听杜荷说道:“王大人你放心,白封丘作死,我只是小小的惩戒他一下,你不一样……我与你爹,乃是多年的好友,更是多年的好兄弟,想当年,我们把酒论英雄,谈笑风生,你来参与救灾,我一定会把你当成亲侄子对待的,绝不会苛刻于你。”

    王敬直浑身一怔,牙齿都快咬碎了:“我……谢谢你啊!”

    “不谢,大侄子!”杜荷说道。

    王敬直捏紧拳头。

    杜荷奇怪地说道:“哎呀,你气色不好,我要离你远点。”

    说着,他大步流星地走了。

    王敬直挥了挥拳头,看了不远处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的吕布一眼,无力地气愤道:“太欺负人了……”

    ……

    自从杜荷接管了长安城的救灾事宜,整个长安城所有的城门,便开始严格管制,城门也由禁军手中,转交到了管城大队。

    所有过往的行人、货物,都会接受严格的检查,无问题才会放行。

    清早。

    一队车马,从安鄠大道下来,准备经永宁门进入长安城。

    这车队拉的,却都是各种木料、砖头之类,全是建筑原料。

    押车的人,正是白封丘。

    白封丘是昨夜天黑前出长安城的,他亲自跑到蓝天下,买了这么多的建筑材料,运到长安,打算重新修建自己的府邸。

    那一场大水,将他的府邸彻底冲毁了,修缮的意义不大,反倒不如新建。

    他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来到城门口,对守门的管城颐指气使地说道:“本官乃是礼部郎中,也是救灾的监督官,车上装的都是建造房子的原料,你们赶紧放行。”

    几个管城围拢过来,看了看白封丘身后足足三十多辆马车。

    一个管城摇摇头:“有通行证吗?”

    白封丘眉头一皱:“什么通行证?”

    管城小队长冷笑道:“通行证是救灾临时指挥中心出具的证明,持有通行证,人员和物资都可以不用检查……你练通行证都不知道,还敢冒充救灾监督官,我听闻那救灾的两位监督官,分别王敬直王大人,还有一个是白封丘白大人,你口中的白封丘,却是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堪称天下第一丑,你这人长得文质彬彬,又怎可能是白封丘,还不下来接受检查!”

    哗啦啦。

    七八根狼牙大棒,顿时抵在了白封丘的身上。

    白封丘一时间有些错愕。

    白封丘天下第一丑?

    我长得文质彬彬?

    这管城小队张的话,分明自相矛盾。

    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两个管城弄下马来。

    管城小队张一挥手:“没有通行证,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接受检查,给我查!”

    管城门便冲上去,对一辆辆马车,开始进行检查。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白封丘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却是不好发作。

    半晌,管城小队张走过来,说道:“你的货物,都查清楚了,全部是建筑材料。”

    白封丘冷哼道:“我都说了,是你们不信,非要检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岂有此理。”

    管城小队张拿出一张纸,递给白封丘:“你看看货物的数量对不对?如果没问题,就在下面签字画押吧。”

    白封丘拿过来看了看。

    心中还有些诧异,这些管城,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将自己的建筑材料查的一清二楚。

    他为了赶紧离开这里,将建筑材料拖到城中建造府邸,于是想都没想,就签下了名字,还按了手印,然后交给管城小队长。

    那管城小队张看了看,挥挥手:“好了,你可以走了。”

    白封丘刚转身要走,却看见,自己的车队,被管城指挥着,往东边的方向离开了。

    他大惊:“这是干什么?”

    管城小队张斜眼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知道吗?救灾临时指挥中心有令,如今,城中的废墟、淤泥还没有清除干净,而且还未经过消毒,任何人不得建造房子,而且,建筑材料,统一交给管城大队保管在城外,能进城的,只有粮食、肉类等东西,其他东西,统统不得进城……我看你也是个读书人,难道不看告示吗?”

    说着,他指了指白封丘背后。

    白封丘转身一看,果然有一张一人多高的告示,内容和这管城小队张说的差不多。

    白封丘气急败坏地问道:“既是如此,你方才为何不告诉我?”

    管城小队张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白封丘,“方才那张纸上,写的清清楚楚,你自己还签字画押了,就代表你已经同意。”

    白封丘感觉一阵眩晕,差点站不稳。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我去找杜荷……”

    “你们等着!”

    说着,他急匆匆走进永宁门。

    ……

    临时救灾指挥中心。

    杜荷,李恪,秦怀玉,戴金云,许知远,魏叔瑜,几人正坐在一起,商讨救灾之事。

    李二狗跑进来,禀报道:“驸马,白封丘在外面骂骂咧咧,说是要见你。被我让人拦下了。”

    “哦?”杜荷好奇地问道,“白封丘有何事?”

    李二狗说道:“似乎,是他出城拉了一批建造房子的原料,被管城大队扣下了。”

    杜荷笑道:“这厮是来找我给他开后门的,二狗,你让他进来吧,还有,你迅速去一趟永宁门外,将今早扣押的所有物资,做成告示,全城张贴。”

    “是!”

    许知远好奇地问道:“驸马,这法子能对付白封丘?”

    “你们等着看好戏吧!”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

    白封丘走进大营,看了看周围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到杜荷身上,忍不住怒火说道:“杜驸马,那除了粮食、肉类外,不得运送任何物资进城的告示,是你下的吧?”

    杜荷赶紧起身,说道:“哎呀,白大人,你为何如此生气,这命令,的确是我下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更好地救灾啊……是不是有什么冒犯到你的地方?”

    嗯?

    白封丘有些傻眼。

    杜荷竟然如此客气?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自相矛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