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如沐春风的笑容。

    真诚的眼神。

    和蔼的态度。

    白封丘吓了一跳。

    这小子不是一直与我对着干的吗?

    他刚坐下,有些吃惊竟是又站了起来,讪笑道:“杜驸马,我……不是来兴师问罪,只是,就在方才,管城大队,扣押了我的车队,我那车队,拉的全部是建筑材料,实不相瞒,我那府邸,在大水中损毁严重,我已经让人全部拆了,现在,我一家老小,也全部成了无家可归之人,我急需重新修建府邸啊,一刻也耽误不得,驸马能不能让我先把这些材料运送进来?”

    有求于人,白封丘自然要把态度放低。

    杜荷皱着眉头:“这告示,乃是昨日张贴的,满长安城都知道,而且,如今长安城内未清理干净,还没有进行全城消毒,若是任由人们将各种材料运送进来,只会一团乱麻,不便于管理,说不定,还会惹出乱子……不过,既然是白大人的事,那就是我的事,也不是没有变通的办法,你放心,这件事一定会给你解决好的……”

    白封丘紧张的心情,顿时舒展开来。

    “如此,就有劳杜驸马了。”

    杜荷指着椅子,说道:“白大人请坐,我马上让管城大队副队长李二狗过来办这件事……”

    白封丘左等右等。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李二狗出现在大营中。

    杜荷将事情简单一说,并说道:“二狗,白大人乃是救灾的监督官,咱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家老小居无定所,你马上去通知永宁门的管城小队,放行。”

    李二狗却是没动,摇摇头:“启禀驸马,放不了。”

    “嗯?”

    李二狗解释道:“驸马你有所不知,为了体现咱们公平公正,无论是对普通百姓,还是对达官贵人,都一视同仁,所以,只要是扣押的屋子,全都陈列在城墙外,而且,将所有屋子进行全城公示,我们还选了几十个百姓作为监督,现在,白大人的那些材料,就在城外,而且,全长安城都知道了,若是这时候将这些材料放走,监督的百姓肯定会追究,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只怕不好……”

    咯噔。

    唰。

    白封丘闻言,却是紧张得站起身来。

    杜荷转身,为难地说道:“白大人,这件事,我实在无能为力了……若是别人不知道还好办,现在全城都知道了,若是给你开了口子,那我就是长安城的罪人,到了父皇面前,我也没法交代啊。这样,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一家老小无处居住,我也很痛心,尤其是想到你那刚过门的八夫人吃苦,更有她刚生下的儿子,我就忍不住泪流……唉……二狗,给白大人拨付十顶帐篷,并派一支人马,去白大人府上,帮忙清理废墟,安装帐篷。”

    李二狗急忙答应道:“是。”

    白封丘看了杜荷一眼,咬咬牙,转身跟着李二狗离开。

    “哈哈哈……”

    “哈哈哈,你们看见没,方才白大人离开的时候,脸色白的跟面粉糊的一样,真是大快人心啊。”

    “此人作为监督官,对救灾无任何用处,相反处处找事,早该收拾他了。”

    “还有王敬直那个书呆子,他要是好好做自己的监督官也就算了,若是想掺和救灾之事,要他好看。”

    李恪等人,一边笑,一边说道。

    门口,王敬直刚走到大营外,正好听到这几句话,吓得脖子一缩,赶紧跑了。

    ……

    轰隆隆。

    砰砰砰。

    原来的白府所在的地方。

    一支管城小队指挥工匠们忙碌着。

    不多时间,整个府邸上的废墟便被清理出来,空出了一块空地。

    工匠们手脚娴熟地将十顶帐篷搭建完毕。

    白封丘一家,终于住进了帐篷,再也不用蹲守街头了。

    许多人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杜驸马好人啊!”

    “是啊,要是没有杜驸马,咱们今日就只能露宿街头了,听闻好多客栈、酒楼都损毁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杜驸马年纪轻轻,就担任了救灾的主官,真是年轻有为啊。”

    白封丘的家眷们,纷纷称赞杜荷。

    白封丘却是一脸黑黑的走过来,目露凶光说道:“都给老夫闭嘴……”

    大家都一脸懵逼。

    ……

    半晌。

    一个帐篷中。

    白封丘亲眼看见,一盆清水中的两滴血融合在一起,看了看一旁的婴儿一眼,才大松一口气。

    是我亲生的。

    他又看了看貌美如花的八夫人,冷声问道:“老夫问你,你此前,可认识杜荷?”

    八夫人不明所以,说道:“杜驸马,乃是大唐第一才子,更是长安第一首富……”

    言语间,竟是十分钦慕杜荷。

    白封丘脸色一沉,怒道:“*,你是不是和杜荷那厮有一腿,说,这孩子是谁的?”

    八夫人捂着脸,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啊,你打我,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顿时,这女子便寻死觅活起来。

    白封丘感觉一百二十个头大。

    尤其是一想到白天杜荷的话,他更是心乱如麻。

    杜荷这厮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一想到自己的八夫人,还有八夫人生的孩子,他就难过……

    白封丘走出来,把管家叫过来,问道:“你懂得医术,这滴血认亲,有道理吗?”

    管家摇摇头:“老爷,其实许多人都错了,滴血认亲,并无道理,比如老爷你的血,和猪血就可以融在一起,难不成说猪是你亲生的孩子?”

    白封丘:“……”

    他身体一晃,差点摔倒。

    就在这时,一个下人急忙跑过来,说道:“老爷,不好了,管城大队派了几十辆马车,将咱们府上清出来的东西,全部拉走了……”

    “什么?”

    府邸上清出来的,虽说大部分是废墟,却还有不少可以用的东西,更有不少是之前的金银珠宝之类的,全部在里面。

    竟然被全部弄走了?

    白封丘眼前一黑,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

    次日,杜荷吃过早饭,来到救灾临时指挥中心。

    迎面看见王敬直。

    便招呼道:“王大人,早啊!”

    王敬直也急忙回应:“杜驸马,早,对了,今日白大人身体抱恙,不能来指挥中心,让我给杜驸马带个话。”

    杜荷摆摆手:“白大人年纪大了,身体出问题在所难免。我不会怪他的……来人,给白大人记上,无辜旷工一天,过几日送去宫里给陛下看。”

    王敬直:“……”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滴血认亲,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