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封丘的夫人陈氏走过来,好奇地问道:“老爷,今日有什么喜事,你如此高兴?”

    陈氏心中其实也很纳闷,这段时间,白封丘天天发火,家里鸡犬不宁,今日竟然看见白封丘脸上有笑容,简直不敢相信。

    白封丘又抿了一口茶,笑道:“夫人,你有所不知,此前,我在城外花了一万多贯买了一些建筑原料,本打算用来建造咱们的府邸,现在,都被我卖给管城大队了!”

    陈氏惊讶得捂着嘴巴:“老爷,你疯啦?你把建筑原料卖给管城大队,那咱们住哪?”

    白封丘瞥了陈氏一眼,得意洋洋地说道:“哼,妇人之见,你懂什么,那些原料,我卖给管城大队,卖了五万贯,三倍价格啊……”

    陈氏听了,细细琢磨一番,“哎呀,老爷,你竟是有如此本事。”

    “哼,杜荷想弄我,没门!”

    白封丘脸上,就差写满得意两个字了。

    正在他与陈氏吹嘘时,门口,一道身影闯了进来。正是白府的大管家。

    管家一边跑一边说道:“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白封丘气愤地问道:“怎么回事?”

    管家说道:“老爷,咱们运钱的马车,被人给拦了。”

    唰。

    白封丘紧张万分,噌的站起身来:“老夫乃是吏部郎中,谁敢拦我白府的马车?”

    管家低垂着头,说道:“老爷,你有所不知,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咱们将那些原料卖给管城大队了,还有许多人说,此次管城大队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征用所有大户们的建筑原料,是老爷你出的主意,他们就把气撒在咱们白府身上了……”

    咚。

    白封丘一下瘫坐在地上。

    完了!

    完了!

    他眼神涣散,六神无主。

    “长安城的大户,肯定都记恨上我了!”

    “杜荷……”

    “一定是杜荷干的……”

    “快,准备人手,咱们去解释,就说和我无关啊!”

    白封丘惶恐不安地说道。

    管家摇摇头,说道:“老爷,来不及了,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了……”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吵闹的声音。

    一个下人跑进来,大喊道:“老爷,不好了,门口来了好几千人,说是要见老爷你。”

    白封丘顿时就慌了,他蹭蹭脱掉自己的袍子,一把将那下人抓过来,把下人的衣服扒掉穿在自己身上,然后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快,快,派几个人护送本官出去……”

    陈氏回过神来,跑过去,一把拽住白封丘的袖子,大喊道:“哎呀,老爷,你不能抛下我们啊……”

    啪。

    白封丘一甩袖子,将陈氏推倒在地上,骂道:“你个败家娘们,你懂什么,他们是冲我来的,只要我不在府里,你们就没事……”

    ……

    片刻之后。

    白封丘乔装打扮成白府的下人,跟着几个买菜的小厮走出来,抬头看去,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好家伙,整个白府门口,乌泱泱的全是人。

    “白封丘何在?”

    “把白封丘交出来!”

    “打死白封丘!”

    “姓白的,你有种出来……”

    “今天要不打死你,我跟你姓……”

    群情激愤。

    有许多人提着棍子,长棒,菜刀……

    白封丘低着头,赶紧往外走。

    “呼呼……”

    “好险!”

    来到不远处的巷子口处,白封丘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惊险不已地说道。

    突然,远处有人看向这边,大喊道:“大伙快看,那就是姓白的……”

    “姓白的?”

    “是他,就是他!”

    “抓住姓白的,别让他跑了!”

    “快,抓住姓白的啊!”

    乌泱泱。

    上千人便朝这边冲来。

    白封丘吓得一*坐在地上,大喊道:“救命!”

    “救命啊!”

    然后被几个下人架着狂奔而去。

    ……

    这一日下午。

    整个长安城喊杀声震天。

    甚至惊动了长安城的禁军。

    最后一查,不是有人造反,而是全城都在追杀白封丘。

    禁军统领好奇道:“这白封丘乃是礼部郎中,身居高位,竟然被全城追杀,看来一定是做了什么天人公愤之事,此人最喜欢娶小妾,该杀!”

    ……

    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

    大营中。

    时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

    戴金云眉飞色舞地说着:“……你们是不知道,白大人听说跑的都快虚脱了,最后都昏了过去,还被人追杀……也不知道现在逃到了什么地方……”

    魏叔瑜看向一旁的杜荷,情不自禁地说道:“杜兄,你这一招,简直是高啊……如今,长安城许多大户都等着重建府邸,那些建筑原料,就是他们的命根子,管城大队强行征用,肯定会把这些人彻底得罪,说不得就会生乱子……现在好了,白大人被推了出来,他一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仇恨,反倒是无人关注管城大队,哈哈哈……”

    许知远等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杜荷却摇摇头,正色道:“诸位,你们啊……还是太肤浅了,白大人能以一己之力站出来,替咱们整个指挥中心扛住所有的压力,这是何等的魄力,何等的伟大啊,每想到这里,白大人就是我最佩服的人,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能不能挺过这一次追杀,唉,我心疼啊……”

    秦怀玉忍不住说道:“三弟,你说的有道理,只是,你说话的时候,嘴角上扬,这是什么意思?”

    杜荷一愣,“有吗?”

    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

    戴金云点点头:“老师,你没有,秦大队长看错了,噗……哈哈哈……”

    “噗噗噗……”

    ……

    清晨。

    鸡叫声刚过。

    钟鼓声响起来。

    各个坊子的门打开,最先走出来的,却是卖早餐的小贩。

    小贩们走出来,沿着街边开始支起摊位,开始准备早餐。

    这时,墙角突然冒出一个脑袋。

    这家伙眼睛滴溜溜地转动一番,盯着不远处一个卖烧饼的小摊,咬咬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去,抓起两个烧饼就往回跑。

    跑到墙角,他刚咬了一口,脸上就展露出幸福的笑容:“好吃……本官好歹也是礼部郎中,朝廷大员,竟是沦落到这种地步,杜荷,我跟你不共戴天!”

    这人,正是流落街头,彻夜未归的白封丘。

    大口大口地咀嚼着烧饼,白封丘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全城追杀,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