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知道,手里的烧饼还没吃几口,就听不远处有人大喊道:“偷饼饼的小贼在那里,抓住他!”

    “抓住他!”

    白封丘抬头一看,只见那卖烧饼的小贩提着棍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气势汹汹个地朝这边杀了过来。

    “救命……”白封丘来不及吞下刚咀嚼的烧饼,撒丫子就狂奔起来。

    ……

    早朝。

    今日的早朝,主要是商讨救灾的问题。

    而今,各地救灾,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当然,李二和文武大臣们的重心,都放在长安城的救灾上。长安乃是大唐的国都,是大唐最繁华之地,代表了大唐的脸面,若是长安城不尽快恢复繁华,万国来贺的大唐王朝脸面往哪放。

    李二高兴地说道:“诸位爱卿,长安城的救灾情况,每日都会有人将详细过程送到朕的面前,杜荷做的很好……尤其是清扫废墟,还有消毒,简直是前无古人……此前,大灾过后,尤其是水灾后,必有瘟疫,杜荷告诉朕,那是因为没有消毒的原因,而今,长安城进行全城消毒,虽然花费了不少钱,却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长安并未发生瘟疫,朕很欣慰啊,要是我大唐多一些杜荷这样的能臣,那该有多好……”

    “陛下圣明!”众人称颂。

    李二又说道:“诸位爱卿,朕打算,将杜荷在长安城救灾的法子,让杜荷整理成册,然后送到全天下,以后再发生类似的灾难,各地官员救灾时也好遵循,你们以为如何?”

    大家都表示没意见。

    满朝文武,都对杜荷羡慕不已。

    原本以为这救灾之事,会让杜荷自缚手脚,一团乱麻。

    哪知道,这家伙竟然弄的井井有条,到目前为止,并未发生什么乱子……

    眼看就要散朝。

    突然,一道身影冲上前来。

    周围大臣一看,顿时吓一跳。

    “快,救驾!”

    “有刺客!”

    大臣们吓得纷纷逃窜。

    李二都忍不住慌乱起来。

    几个禁军立即冲进来,将那人摁在了地上。

    只听那人大喊道:“陛下饶命,饶命!”

    这声音,有些熟悉。

    李二仔细看了看。

    这人穿的破破烂烂,鼻青脸肿,头发乱糟糟的。

    他忍不住问道:“你是何人,敢行刺朕?”

    那人哭着说道:“陛下,我是白封丘啊……”

    白封丘?

    礼部郎中?

    白大人?

    大家仔细一看。

    正是白封丘。

    李二皱了皱眉头,挥挥手,让人将白封丘放开,问道:“白卿家,朕的太极殿,乃是早朝之所,不是垃圾堆,你怎么这幅打扮就来上朝了?”

    白封丘哭丧道:“陛下,臣有罪,臣来的匆忙,未曾回到府中换衣服,请陛下恕罪。”

    “你有事?”

    闻言,白封丘突然大声说道:“陛下,臣要*杜荷!”

    “臣要*杜荷,仗势欺人,欺压百姓。”

    “陛下,诸位大人,你们有所不知,昨日,管城大队全城张贴告示,竟然以修建长安城抢和街道为名,强行征用整个长安城大户们手中的建筑原料,搞得民怨沸腾,一片混乱,若是朝廷不出手制止,只怕会生大乱子啊……”

    白封丘说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

    没办法,正是因为这件事,他被全城追杀,有家难回。

    其他大臣闻言,也准备出列*杜荷。

    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

    只是,还不等这些人站出来,就见李二猛地一拍桌子,噌的站起身来,指着白封丘,吼道:“好你个白封丘,你身为礼部郎中,好歹也是朝廷重臣,朕让你去担任救灾监督官,本意是让你去看着杜荷,辅助杜荷,你可倒好,整日无事生非,诬告杜荷,你……让朕太失望了。”

    “啊……”

    白封丘一下傻眼。

    这不科学!

    陛下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

    他看向李二,满脸懵逼:“陛下……”

    李二拿起案几上的一道奏章,猛地砸过来,正好砸在白封丘的脸上。

    李二气愤地说道:“你好好看看,这是今日一早,杜荷派人送来的奏章,征用全城建筑原料这件事,杜荷已经说明,乃是为了用最快的时间将长安受损的城墙和街道、坊子修缮完毕,让长安城尽快恢复元气,此事,朕已经同意了……这奏章中,杜荷还言明,此事得到了你白封丘的鼎力支持,是你带头将白府的建筑原料卖给了管城大队,而且你还不惜背负骂名,被全长安城的人辱骂也毫无怨言……杜荷还说,此次长安城要是能顺利恢复,你白封丘就是头功……朕本来打算在今日的朝堂上好好赏赐你一番,谁曾想,你白封丘一把年纪,却还不如杜荷十之一成,你真是让朕太失望了,你这监督官,还有礼部郎中也别做了,你去瓜州担任刺史吧。”

    瓜州,地处西北,常年干旱缺水,盗贼四起,民风剽悍。许多从长安去的官员,多少年回不来。

    白封丘顿时就傻眼了。

    “陛下……臣有罪!”

    “陛下,臣知错!”

    “陛下……”

    白封丘匍匐在地上,大声哀求着。

    李二一甩袖子:“退朝!”

    ……

    礼部。

    陈叔达,王珪,长孙无忌聚集在一起。

    王珪叹息一声:“可惜了,白封丘此人,虽说有些笨拙,但好歹是礼部郎中,而且一向与杜荷不对付,他现在被贬谪到瓜州,以后朝中,就少了一个人与杜荷抗衡啊!”

    礼部尚书陈叔达无奈道:“杜荷此人,实在是小气了一些,白封丘只不过是之前*过他几次,他便紧咬不放,竟是让白封丘去了瓜州。”

    长孙无忌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依我看,这件事,完全是白封丘愚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尤其是这强行征用建筑原料这件事,我可听说了,并不是杜荷设计,而是白封丘主动揽下来的……”

    陈叔达忍不住道:“诸位,如今局势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杜荷肯定是想借着救灾这件事,立功,让杜相留在朝中,说不好还能担任太尉,当初咱们一心推举杜荷担任此次长安城救灾的主官,便是想让杜荷自缚手脚,可现在看来,杜荷竟是每一件事都办的漂亮,陛下每日都会称赞他好几次……情形有些不妙啊!”

    王珪抚了抚胡须,说道:“岂止是有些不妙,简直是非常不妙啊!”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成事不足,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