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珪和陈叔达相互看了看,又开始长吁短叹起来。

    长孙无忌却摇摇头:“王大人,陈大人,此事,我反而不怎么担心!”

    “嗯?”王珪一愣,“难道,长孙大人认定,杜荷救灾不会立功?”

    长孙无忌哈哈一笑,说道:“二位大人,你们方才的话,其实已经显得多余了……我来问你们,救灾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何当初无人愿意担任此次的救灾主官?”

    陈叔达笑了笑,说道:“当然是因为钱……民部早已测算过,此次长安城救灾,至少要花费两百万贯,而民部只能拿出三十万贯,这就是一个大火坑,谁跳进去都爬不出来,要不然,怎么可能落到杜荷头上!”

    长孙无忌成竹在胸地说道:“没错,救灾最重要的是钱,虽说戴胄已经给了杜荷五十万贯,但五十万贯又能解决什么……尤其是杜荷在长安城大肆拆除危房,补偿了不少钱,而今,又开始大肆购买全长安城的建筑原料,只怕这五十万贯,已经不够了。二位大人等着吧,要不了几日,杜荷肯定就傻了……朝廷的钱,每一文都来之不易,每花出去一笔,都要细细思量,可杜荷倒好,花钱如流水,这才半个月时间,就将五十万贯花完了……到时候,他两手空空,拿什么去救灾?”

    三人相视一笑。

    ……

    管城大队强征长安城的建筑原料之事,民怨的确很沸腾。

    原本,秦怀玉担心会出乱子。

    可过几日,竟然偃旗息鼓了。

    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朝廷下旨,让礼部郎中白封丘去做瓜州刺史,虽说官职不变,但这就是明显的贬谪。

    始作俑者白封丘被贬了,百姓们的火气,自然也就衰减下来,不再出现全城追杀白封丘这种情形。

    不过,管城大队却是一点也没放松。

    所有要运送进长安城的建筑原料,全部被征用。

    一来二去,民部给长安救灾临时指挥中心的钱,也就全部花完了。

    五十万贯,不到二十日时间,花的一干二净。

    戴金云说道:“老师,钱仓里,一文钱都没有了……到明日天黑前,要是再没有钱,别的不说,工人们的工钱,还有强行征用的建筑原料的钱,可就给不了了……我最担心的就是那些建筑原料的钱,本来,大户们对征用建筑原料这件事就十分反对,若是不给他们钱,还不造反啊!”

    杜荷让戴金云坐下,说道:“金云啊,为师待你不薄,如今,却是需要你,去找找你叔父,让戴大人,再给咱们拨付给一二十万贯,也好解决燃眉之急,你意下如何?”

    戴金云眼睛一亮,“老师,我这就去戴府。”

    天黑之前,戴金云又回来了。

    他一进门,就坐下,喝了口水,说道:“老师,我去找我叔父了。”

    “结果如何?”杜荷问道。

    戴金云摇摇头,“叔父把我赶出来了!”

    杜荷笑道:“看来,你叔父还对戴府重建你却一文钱不出这件事耿耿于怀啊!”

    戴金云苦笑道:“其实,我叔父不是那种人,只是侯府重建,侯毅拿了二十万贯,侯君集侯大人还天天找我叔父显摆,人和人,就怕比啊,所以我叔父现在看见我就像揍我……”

    杜荷站起身来,拍拍戴金云的肩膀,“放心吧,等时机到了,为师一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说着,杜荷就往外走。

    戴金云急忙问道:“哎呀,老师,那救灾的钱的事,还没解决呢。”

    杜荷头也不回:“明日一早,我就进宫,去找父皇要钱!”

    戴金云一脸疑惑:“听闻如今国库都快空了,老师就算找到陛下,也拿不出钱啊!”

    ……

    次日。

    早朝快结束的时候。

    西门青小碎步跑进来,说道:“启禀陛下,京兆府司户参军、长安城救灾主官杜荷求见。”

    “杜荷来了?看来定有什么要紧的事。让他快进来!”李二赶忙说道。

    长孙无忌、王珪、陈叔达,三人相互看了看,最后后二者都佩服地看着长孙无忌。

    杜荷现在来,肯定是来要钱的。

    一切,都和长孙大人预料的一样。

    杜荷来到太极殿,给李二见礼:“儿臣,见过父皇。”

    李二打量着杜荷,高兴地说道:“荷儿,多日不见,你黑了,也瘦了,哈哈……”

    苏荷撇了撇嘴。

    黑了,瘦了,父皇竟然笑的如此高兴?

    又听李二说道:“荷儿,你来找朕,是有什么事吧?”

    杜荷躬身道:”父皇,儿臣……救灾确实遇到了难题,已经停滞不前,几乎无法进行了。”

    无法进行……

    李二神色凝重。

    大臣们纷纷变了脸色。

    却听杜荷说道:“父皇,如今,救灾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钱却断了……民部此前拨付的五十万贯,已经一文钱不剩,救灾急需要大笔资金。”

    “还差多少钱?”李二问道。

    杜荷说道:“儿臣已经让人重新制定了救灾方案,按照最节省的法子,此次长安城救灾,最少需要一百五十万贯,如今还有一百万贯的缺口,救灾如救火,一刻也等不了,儿臣恳请父皇看在长安城受灾百姓的份上,给临时指挥中心再拨付一笔钱,儿臣知道国库困难,所以请父皇拨付五十万贯即可,剩下的五十万贯,可等今岁的赋税入库以后再拨付。”

    李二看向民部尚书戴胄。

    戴胄一个激灵,急忙站出来,大声说道:“启禀陛下,国库只剩下三十多万贯了,勉强够朝廷开支……”

    言外之意就是,这些钱也不够五十万贯。

    要是把钱都给了杜荷,那剩下的几个月,大家都吃土吧。

    李二面露难色。

    看着杜荷,李二想了想,问道:“荷儿,朕记得当初鄠县也是缺钱,由鄠县县衙向无敌钱庄贷款,此次救灾,能不能由朝廷向无敌钱庄贷款呢?等到赋税入库,再将钱还给无敌钱庄,你看如何?”

    杜荷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好……”

    “办法”两个字,还没出口,就听旁边一道声音大喊道:“陛下,万万不可!”

    众人扭头一看,说话的正是司空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瞥了杜荷一眼,然后缓缓抬头,看向李二。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没钱汉子难,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